「結石寶寶」是一個悲劇性的大陸特有名詞。2008年,中國驚曝毒奶製品事件,波及數十萬兒童。許多家長眼看孩子無辜中毒、飽受尿結石、腎結石等病症所害,被迫維權,組成了「結石寶寶之家」。

蔣亞林來自浙江金華,是「結石寶寶之家」的成員。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6月14日晚,蔣亞林帶著放假的孩子打算去香港旅遊,不料在廣州火車站被攔截,連夜被帶回金華居住地。

蔣亞林透露,她在途中用微信告訴其他家長,說要去香港紀念結石寶寶十周年。就是這句話,驚動了政府的多個部門。她說:「我過來(香港)這事情,金華市政府、市政法委等,全部都驚動了。他們連忙乘飛機過來(廣州)追我的。這麼多年,他們還這麼緊張。」

蔣亞林的女兒今年11歲,經常雙腎疼痛,且有尿結石。蔣亞林表示,這十年來,除了普通的醫保報銷,每一年的醫療費都是自己承擔。

兩年前,蔣亞林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曾說,孩子的傷痛時時刻刻都在她面前發生。「我不光對中國的奶粉不信任,我對中國的疫苗這些都不信任。如果我有那個本事直接在國外市場買,那我絕對不會在國內買任何東西,包括水。」

「結石寶寶」們終生健康受損,許多父母因維權而遭當局的刁難和打壓,有人甚至被誣告判刑。

原上海《東方早報》記者簡光洲,在2008年9月11日,報道了甘肅14名嬰兒疑喝三鹿奶粉導致腎病。這條新聞讓多名高官先後下台,包括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

2012年,簡光洲在微博上透露他已經離職。他說:「沒有人知道,在我離開前有多少個不眠夜,我試圖說服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但最終還是選擇放棄⋯⋯好吧,理想已死,我先撤了。」

「結石寶寶」事件凸顯中共之惡。數以萬計的嬰幼兒和家長們沒有獲得應有的補償和道歉,涉案的各級官員和人員未被嚴懲,製造悲劇根源的機制仍在運作,在繼續釀造不公。在痛苦中,有的人理想破滅。

「結石寶寶」承受的痛苦,家長們歷經的煎熬,從未驚動過中共官員。然而,當一位家長發出了一句「紀念」的訊息,眾多政府領導立刻捕捉到了,並且馬上出動、出手、壓制。一位母親想讓孩子去迪士尼開開眼界,竟未能成行。

蔣亞林曾說:「這個國家的不安全感,不光是農業部的恥辱,我覺得是整個國家的恥辱,整個政府的恥辱。」

中共的黑暗和腐敗,先是摧毀了兒童的健康,繼而剝奪父母們維權的權利,再接著侵犯他們自由行動和享受微小快樂的權利。69年來,紅色暴政就是這樣侵害著中國人的肉體和精神,容不得任何美好與最基本的抗爭。

中共為所欲為,犧牲廣大國民、子孫後代的利益福祉,並以恐怖來逼迫民眾放棄追求和實現理想的勇氣。在這樣的體制下,受害的人群,不止是「結石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