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機構基礎設施本來是由美國及其盟友主導,但是現在,中共在建立其競爭機構,並利用它們作為滲透世界努力的一部份。

彭博社報道,過去幾十年,中共在世界上的地位發生了劇烈改變。在上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毛澤東政府甚至不是聯合國的一員。在中共70年代開始對外開放之後,它逐漸地融入國際機構秩序,加入世界銀行、國際貨幣組織、世貿組織、《核不擴散條約》、亞太經濟合作論壇和其它機構。

目前,基於現有國際機構格局抵制中共的崛起的局面,以及在國際機構中扮演領導角色可以作為中共國際競爭的工具二個原因,中共領導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利用它自己主導的機構建立全球影響力。這個策略產生了三個主要產品。

首先,在2015年,北京建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

其次,自從2012年以來,中共就在推動地區全面經濟夥伴關係,這是一個涉及東盟10個國家以及中國、印度、日本、南韓、澳洲、新西蘭的貿易協議。

最後一個是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這是一個涵蓋基礎設施、經濟、開發項目的計劃,跨越歐亞大陸以及更多地區。

那麼中共的一帶一路對美國利益和國際系統意味著甚麼?

沒有任何機構是真的非政治性的。所有國際機構都反映了創辦者的地緣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傾向性。美國的很大擔憂是,中共將利用這些機構推廣它自己的國際秩序概念,那將是非常不同於美國及其盟友的。

比如,中共很可能將把它的地區經濟協定和基礎設施銀行作為吸引鄰國進入自己經濟圈的工具,讓它們越來越無法在地緣政治上獨立於中共。

權威專家也相信,中共將利用一帶一路項目來加強腐敗專制政權,贏得外交和經濟影響力,侵蝕美國的影響力。

比如,中共的貸款和開發援助已經變成斯里蘭卡等貧窮國家的債務陷阱,逼迫它們向北京交出關鍵基礎設施的控制權。

在實現野心方面,中共仍然面臨許多障礙。美國的全球機構領導地位仍然高於中共。

除了建立國際金融機構和貿易網絡,中共還在海外大學裏設立孔子學院,利用孔子學院等貌似獨立的機構推行自己的議程。有報道說,中共黨支部跟中國留學生協調行動,推動課程改變,以美化中共。

此外,中共也開始建立海外軍事基地。2017年7月中旬,中共派駐部隊到吉布提這個位於非洲之角的小國,建立起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北京當局稱,這個基地將用於履行維和任務。但是,其它世界大國對此說法抱持懷疑。有些國家擔心,中共此舉是在非洲實現擴張野心的徵兆。中共的軍事基地距離美國在非洲唯一的、最大的軍事基地萊蒙尼爾營只有幾英里。

特朗普政府已經認識到中共對自由世界構成的挑戰。特朗普政府去年12月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寫道:「中共和俄羅斯想要塑造一個與美國價值觀和利益背道而馳的世界。中共試圖在印太地區取代美國,擴大其以國家力量驅動的經濟模式,並以其喜好的方式重建這個區域的秩序。」

特朗普強調要恢復美國競爭優勢:「我們要提高我們的競爭力,迎接挑戰,保護美國的利益,推進我們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