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與子女的關係,是電影中經久不衰的話題,父親在子女眼中是甚麼樣子?近日香港有不少「父親」主題的電影相繼上映,以不同的角度展示父親的面貌。父親節即將來臨,小編精選四部與父親有關的電影與讀者分享。

缺席的父親──《紅盒子》(Father)

導演楊力州費時10年拍攝的紀錄片《紅盒子》劇照。(台北金馬影展執委會提供)
導演楊力州費時10年拍攝的紀錄片《紅盒子》劇照。(台北金馬影展執委會提供)

在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的台灣紀錄片《紅盒子》(Father),令人印象深刻。

乍一看《紅盒子》的英文譯名Father(父親),會感到有些納悶,似乎中英文名並非對應,事實上這正是電影的主題之一。導演楊力州說,世界上最難學的語言是父子之間對話,因而中英文命名不同,包含父子溝通和傳承兩種含意。

電影以台灣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之子陳錫煌為主線,歷時十年拍攝,中途曾因無法達到導演目標而一度擱置。

陳錫煌是李天祿的長子,李天祿因入贅陳家,長子按規定姓陳,次子方從父姓。父親巨人般的身影、異姓父子的特殊關係,為兩人種下難解心結,二人之間的微妙關係,透過「紅盒子」中的田都元帥(戲神)展示出來。

影片中的一幕,楊導問陳師傅:「有沒有甚麼話想對父親說?」陳師傅有所遲疑,但除了說「謝謝」二字,別無他言。於是楊導即改口:「那有甚麼想對田都元帥說嗎?」陳師傅下一秒竟侃侃而談。其前後對比的反差令觀眾揣摩。

比弟弟整整大15歲的陳錫煌,自小跟從父親學藝,但卻不曾得到父親的疼愛,在成長過程中,兩人更像是師徒關係,除了練布袋戲,兩人幾乎沒有其它共同語言,心事都維繫在「紅盒子」中。

過往的演出中,主持人的開場白通常是「讓我們歡迎李天祿師傅的長子」,對陳錫煌來說,這句話並不令他好受。李天祿離世後,所創辦的亦宛然劇團最後交棒給弟弟李傳燦。或者是活在父親的光環下,壓抑太久,陳錫煌不甘心。在79歲的高齡,他另立「陳錫煌傳統布袋戲團」,晚年方有機會證明自己,不必成為父親名下的配角。

《紅盒子》以「技藝、傳承、父子」為主題,講述了兩代人的辛酸往事,也探討父子之間的相處之道。

返老還童──《脫皮爸爸》

六個年齡段的田一雄相遇。(洲立影片提供)
六個年齡段的田一雄相遇。(洲立影片提供)

由香港話劇團導演司徒慧焯執導的電影《脫皮爸爸》,改編自同名舞台劇,2016拍攝完畢後隨即於東京國際電影節舉行首映,卻遲遲未能在港上畫,今年5月終於在港正式搬上大銀幕。

陷於人生低谷的電影導演田力行。(洲立影片提供)
陷於人生低谷的電影導演田力行。(洲立影片提供)

影片透過奇幻的說故事方式道出人生哲理,故事講述陷於人生低谷的電影導演田力行(古天樂飾),家有79歲的癡呆老父田一雄(吳鎮宇飾),忽然在七日內不斷脫皮,變回年輕,重新回到自己的60歲、52歲、37歲、28歲和19歲等六個不同年齡段,令身處人生困境的兒子田力行隨著父親的蛻變而更了解父親過往的一切,以「脫皮」這個「魔法」打破了父子多年來的隔閡,令他找到了自己突破困局的出口,從而成功重啟自己的人生,找到生活方向。

電影以細膩的情節展示父子情,影片中有一幕是父子二人回到當年一起看球賽的地方,重拾過往相處的美好回憶;另一幕為爸爸將力行從債主手中救出,且化解了力行家人的心結。血濃於水的親情,在時空逆轉中更能凸顯父愛的珍貴。

窩心之作──《爸爸的便當》

從未下過廚的單親爸爸,親自下廚為女兒準備便當。(Golden Scene提供)
從未下過廚的單親爸爸,親自下廚為女兒準備便當。(Golden Scene提供)
「今天起,你的便當由爸爸負責。」(Golden Scene提供)
「今天起,你的便當由爸爸負責。」(Golden Scene提供)

「今天起,你的便當(飯盒)由爸爸負責。」

從未下過廚的單親爸爸,突然有一天在桌上放上一個飯盒,留下字條給讀高中的女兒小綠,從此負責起為女兒做便當的角色,持續三年不曾間斷。

即將於6月28日在港上畫的日本電影《爸爸的便當》改編自一則關於父親為女兒做便當、感動35萬人的Twitter貼文。該貼文獲得8萬人轉發及26萬人讚好。

影片由深津昌和執導,著名樂隊「TOKYO No.1 SOUL SET」主音兼結他手渡邊俊美(Toshimi Watanabe)和新生代演員武田玲奈(Rena Takeda)分別在影片中扮演父親和女兒的角色,細緻地演繹了父女間真摯感人的親情。

就讀高中的綠子(武田玲奈飾)每天的午餐都是父親(渡邊俊美飾)為自己做的便當,三年來從不間斷。在她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天,如平常一樣,打開便當,發現便當盒裏放了父親三年前首次為自己做的便當的相片,相片背後有父親親手寫給自己的信。

飾演父親的渡邊俊美在真實生活中,亦是如此。在兒子就讀高中期間,堅持每天為孩子烹製便當,更將三年的入廚經驗用心記錄。2014年出版了《461個便當──是父子之間的約定》一書,成為暢銷書作家。2015年被改編成漫畫及電視劇《461次感謝~便當與父子間的牽絆~》。這亦是渡邊首次出演電影。觀眾可以在影片中感受演員戲裏戲外作為父親的不易,並且可以感受到深沉以外的細膩父愛。

父親的角色──《嫲煩家族》系列

一家之主平田先生( 左一)這位父親幽默、詼諧、自以為是,在家中說一不二。
一家之主平田先生( 左一)這位父親幽默、詼諧、自以為是,在家中說一不二。

《嫲煩家族》系列自2016年起每年推出一部,已年屆86歲高齡的日本導演山田洋次依舊活躍影壇,今年即將在港推出第三部,影片曾作為2018年香港國際電影節閉幕電影在港首映,影片中塑造的一家之主平田先生(橋爪功飾)的父親形像深入人心,他幽默、詼諧、自以為是,在家中說一不二,妻子需要幫他執褲、反襪、掛衫、開水沖涼,即使如此還是不夠滿意,一把年紀的妻子甚至忍不住要與他離婚。在第二部戲中,則講述頑固的平田先生不肯放棄駕駛,甚至還想買新車,縱使家人全都認為他老眼昏花,但他依然自認年輕瀟灑,甚至還要與居酒屋老闆娘暢遊,引發召開「家庭會議」。

今部《嫲煩家族3》則以長子幸之助一家的故事為主線,講述了一個「阿嫂離家出走」的故事。為人媳婦和母親的史枝為這個家辛勞工作,卻遭遇小偷入室盜竊,她未得到幸之助丈夫的關心,反而遭到丈夫的責怪,因而一怒之下離家出走。

平時任勞任怨的媳婦和母親突然消失,令一家人突然失去依靠,日常生活出現大混亂,作為父親的幸之助亦變得不知所措,早上起來,兒子們看著父親,等待著早餐和上學的便當,而他只能給兒子們吃香蕉,自己的生活也變得無序混亂,苦不堪言。常常出洋相的長子幸之助,其實是平田先生年輕時的一面鏡子,營營役役,為工作費心費力卻忽視了家庭。

「父親」在《嫲煩家族》中的角色演繹趣味十足,但也引發了眾人的思考,究竟如何平衡家庭與工作,如何體諒家中的親人,父親在兒女面前應扮演怎樣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