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向北韓黨魁金正恩提供的兩架波音747-4J6專機,12日晚從新加坡起飛,原本目的地都是平壤,但其中一架突然中途改道降落北京。

據韓聯社13日報道,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結束新加坡的「美朝峰會」返程時,原定直飛平壤的中國國航CA63班機於12日晚上11時40分從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起飛,但就在臨近北京時,航班目的地信息從網站上消失,13日上午5時29分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降落。

報道稱,13日下午,另一架直飛平壤的波音747-4J6客機也返回了北京。

有猜測認為,回程專機中的一架突然改道,有可能是金正恩秘密訪問北京,與中方溝通。也有人懷疑,可能是北韓其他高官繞道北京,向中共「匯報」新加坡會晤的情況。

但在韓聯社的稍後一篇報道中提到,金正恩結束新加坡之旅,已乘機返回平壤,這顯示金正恩並沒有第三次訪問中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2日回應金正恩返朝途中是否將經停北京時,並沒有直接回答,而只是稱,中方向北韓提供航班服務。

目前還不知道北韓哪些高層繞道北京,但根據韓媒的報道,在回程時,中方提供兩架波音747-4J6客機是「由於北韓隨行人員增多」的原因,應該說是有北韓高層已到訪中國。

但也有分析認為,金正恩回程使用兩架中共專機,採用不同的飛行路線,可能是為混淆視線,迷惑潛在敵人,減少危險,保障金正恩的人身安全。

金正恩10日趕赴新加坡出席特金會時,外界一直不知道其乘坐了中共提供的專機,是在專機抵達新加坡後,媒體才得以知道。

另外,金正恩乘坐的專機,其航線也是採用了詭異的、掩人耳目的手法,該航班從平壤起飛時,目的地是北京,但臨近北京時突然改為新加坡。

全球航班追蹤網站flightradar24.com顯示,原定直飛平壤的中國國航CA63班機(機身編號B-2445)於12日晚上11時40分從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起飛,但就在臨近北京時,航班目的地信息從網站上消失,13日上午5時29分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降落。(網頁擷圖)
全球航班追蹤網站flightradar24.com顯示,原定直飛平壤的中國國航CA63班機(機身編號B-2445)於12日晚上11時40分從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起飛,但就在臨近北京時,航班目的地信息從網站上消失,13日上午5時29分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降落。(網頁擷圖)

全球航班追蹤網站flightradar24.com顯示,另一架波音747-4J6客機(機身編號B-2447),以CA62航班12日晚上11時23分從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起飛,同樣在臨近北京時,航班追蹤在網站上消失,13日上午6時28分在平壤國際機場降落,然後改以CA122航班飛回北京,在上午8時53分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降落。(網頁擷圖)
全球航班追蹤網站flightradar24.com顯示,另一架波音747-4J6客機(機身編號B-2447),以CA62航班12日晚上11時23分從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起飛,同樣在臨近北京時,航班追蹤在網站上消失,13日上午6時28分在平壤國際機場降落,然後改以CA122航班飛回北京,在上午8時53分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降落。(網頁擷圖)

波音747-4J6客機(機身編號B-2447)在12日晚從新加坡飛至北韓平壤後,13日早上以CA122航班飛回北京,在上午8時53分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降落。(網頁擷圖)
波音747-4J6客機(機身編號B-2447)在12日晚從新加坡飛至北韓平壤後,13日早上以CA122航班飛回北京,在上午8時53分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降落。(網頁擷圖)

北韓領導人私人飛機「蒼鷹一號」的飛行路線紀錄不完整,只顯示該客機曾於6月13日從新加坡出發,飛越越南、中國大陸領空,並從山東半島出海,飛向北韓領空。(網頁擷圖)
北韓領導人私人飛機「蒼鷹一號」的飛行路線紀錄不完整,只顯示該客機曾於6月13日從新加坡出發,飛越越南、中國大陸領空,並從山東半島出海,飛向北韓領空。(網頁擷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