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官媒連續發文,炒作大陸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成就」,指其為「中國經驗」。黃潔夫等人出面,反駁有關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紀錄片和報告,但是除了 「不值一駁」的說辭外,卻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資料和證據。

1999 年7 月,中共鎮壓法輪功。2001 年,大陸器官移植開始飆升,迅速發展為利潤巨大的另類產業,並且吸引外國病人前往「移植旅遊」。2006 年3 月,有證人在海外現身,首次曝光中共在勞教所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並焚屍滅跡。之後,針對這一指控的調查隨之展開,相關報告也陸續問世,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和正義民眾的譴責。

對於活體摘取法輪功等良心犯器官的指控,中共在拒不認賬的同時,不僅出爾反爾,而且一直無法回答以下問題:大陸器官移植起飛的時間點為何與鎮壓法輪功契合?在器官嚴重短缺的大陸,等待供體的時間為何短得離譜?為何拒絕海外獨立調查人員入境考查?

器官捐獻的光環背後

今年5 月24 日,在世界衛生大會的一個邊會上,黃潔夫等宣講大陸器官捐獻的「進步」。大陸媒體報道說,「特別是2015 年,中國政府宣佈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公民自願捐獻已成為人體器官唯一合法來源。」

僅憑公民捐獻就能夠滿足大量的器官移植手術的需求嗎?來看海外的調查追蹤:「追查國際」在2015 年12月6 日至17 日期間,分別調查了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紅十字會器官捐獻機構,了解2015 年的器官捐獻情況。

調查結果顯示:「北京市紅十字協會值班職員說,紅十字會捐獻系統正在籌建,還沒開始。」「天津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說,從2003 年建庫(器官捐獻庫)到現在捐了170 多個。」「上海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工作人員說,從2014 年開始到2015 年,全上海市器官捐獻成功的只有5 宗。」而河北秦皇島和河南濮陽器官捐獻辦公室都向調查人員表示,目前(調查時)還沒有成功一宗。

北京阜外心血管病醫院副院長鄭哲在發佈會上說,2017 年,中國完成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5,146 宗,進行器官移植手術1.6 萬宗。

5,146 對1.6 萬,乍看起來,這一比例導向合理推測,即一例捐獻者或可提供3 個器官。然而,事實上,5,146 例捐獻,並不意味著5 千多個或1.6 萬個器官適用、並已用於移植手術。考慮到死亡時間、器官保存條件、供體與受體的配型等嚴格的醫學限制,真正能夠用於移植的器官數字,肯定遠遠低於捐出的器官數字。因此,鄭哲提供的1 乘3 的例子,要大打折扣。

中共支撐的器官移植

有外國專家認為,「器官移植『中國模式』的最大特點是中國政府的強力支持。」「中國政府」乃中共政權,它的「強力支持」值得探究。

2016 年6 月22 日,3 位獨立調查員——大衛喬高、伊森葛特曼和大衛麥塔斯聯合發佈了約24 萬字的關於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調查發現,中國的器官移植具備「按需移植」的特徵,雖然缺乏有效運作的器官捐獻系統,卻一直有著充足的器官供應。

這份報告基於對中國數百家移植醫院的調查,引用了2,300 多條參考文獻,取材包括媒體報道、大陸官方宣傳材料、醫學期刊、醫院網站、以及大量被刪除的網頁存檔。報告對大陸移植醫院的器官移植手術量、病床周轉率、移植專業人員數量、技術培訓、政策法規、政府資助項目等進行了深入分析。

中共對此報告,只是一概籠統的否認,而未能有針對性地逐項反論。拒絕調查員入境中國,恰恰表明當局的心虛。

以色列著名心臟外科醫生雅各勒維(Jacob Lavee)講述過一宗病例:2005 年,他的一位等待心臟移植的病人告訴他,以色列保險公司安排他去中國換心臟,手術已經安排在兩周後進行。勒維教授感覺非常奇怪,移植心臟的手術怎麼能夠提前確定日期呢?結果,那位病人真的在預定的日期換了心臟。

2007 年,雲南昆明腎臟病醫院介紹該院腎移植手術的優勢時,提到一點:「本中心每周都有器官移植手術,是全國唯一開展供體找受體的器官移植醫院。」還說:「若不成功,做到成功為止,不再收取手術費用。」

顯然,出現在大陸多家醫院的源源不斷的器官供體,非是某個販賣器官的個人或團夥所能觸及和掌控的。

大衛麥塔斯表示,中共鎮壓法輪功學員的政策是「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活摘器官正是肉體消滅的一種手段。他認為,眾多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都接受過體檢和驗血,就是為器官配型作準備,沒有其它的解釋。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也對活摘器官進行了10 餘年的持續追查,包括對5 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 名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前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長等,對中國865 家器官移植醫院的上萬通電話調查,對9,500 多名移植執業醫生的幾十萬份公開媒體報道、醫生論文、醫院網站備份和數據庫資料的多輪搜索和分析論證,共採集到2 千多個電話錄音證據,獲取了上萬條資料證據,證實: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下令、中共主導的國家系統犯罪。

在「追查國際」的電話調查中,中共原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親口供出:是江澤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中共前國防部長梁光烈也承認:中央軍委曾開會討論過軍隊醫院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聽到「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話題後,馬上回答「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他知道。」

罪犯的話

據報道,在2017 年世界衛生大會上,中國代表團提出設立世界衛生組織器官捐獻與移植特別委員會,對成員國的器官移植進行監督。黃潔夫稱,此建議正在實施中。

中共為了擺脫活摘指控,又搬出新花樣:把自己裝扮成維護合法器官移植的義士。犯下活摘罪行的中共提出建議,並加入委員會,這無異於讓殺人犯來監督醫生拯救病人,實在是荒唐絕頂。

2014 年10 月30 日,「追查國際」發佈了〈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涉嫌推動和參與活摘器官、誤導國際社會的調查報告〉,指出「黃潔夫涉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有大陸網友留言說:「黃潔夫你一共殺害了多少中國人你自己心裏清楚。」

意大利參議員毛里齊羅曼尼(Maurizio Romani)是該國在2016 年11 月23 日通過禁止非法買賣人體器官的法律規定的主要推手。他說過:「一個曾在中國推動強摘器官的人(黃潔夫),不是政治罪犯就是宗教罪犯。」

中共是個甚麼樣的黨?踐踏人 權、漠視生命,其建政以來造成了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時至今日, 它還在以酷刑、精神摧殘等各種手段 迫害善良的民眾。這個政權的任何承 諾都不可信,為其代言者同樣不可信。

結語

中共若想洗脫活摘的指控,只需打開大門,歡迎專業調查人員到訪,允許他們進行不受干預和限制的自由調查活動,包括走訪移植醫院,訪問醫生、護士、接受器官移植的國內外病人及家屬、器官捐獻者的家屬,以及各省、市紅十字會等相關機構的各級人員等,查看相關的各類數據庫等等。而中共所做的,卻恰恰相反:將獨立調查員拒之門外,召開閉門會議,通過媒體發佈消息、鼓譟造勢,營造對中共有利的局面,自欺欺人。

器官移植,事關生命安全、尊嚴和道德良知。活摘器官是喪失道德底線的反人類重罪。此罪行與迫害法輪功緊密相關,涉及中共前最高領導人、許多部門系統的高官和各級人員。中共因此拚命掩蓋真相,企圖以謊言騙取信任,阻擋罪行被清算。

對於中共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新近動作,國際社會必須警覺。為兇手放行,代價是犧牲更多無辜的中國公民的生命,等同共犯。中共推銷的「中國經驗」、「中國模式」,包裹著血腥的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