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唐大詩人白居易考取進士後,曾被任命為諫官左拾遺。面對朝廷的腐敗和權臣奸宦的卑鄙齷齪,他不僅屢次上書,請求皇帝革除弊政,並且寫了許多使「豪貴相目變色」、使「執政者扼腕、握軍要者切齒」的諷喻詩。昏君唐憲宗深惡白居易僭越言事,將他貶謫到忠州(今四川忠縣),當了一名被架空的刺史。

當地有個大鹽商薛良興為人刻薄,心狠手毒,吃人不吐骨頭。一年秋天,薛良興在城東修了一座佔地十多畝的走馬轉閣樓。落成之日,薛良興特為請詩名赫赫的白居易題匾,以抬高自己身價。

白居易來忠州後,素聞百姓暗罵這傢伙(薛良興)為「黑良心」,很想為受害百姓出出氣,於是佯笑應喏,要他次日派人來取。

翌日,薛良興一見白刺史親筆書寫的堂匾乃「極其廣大」四字,以為是讚他家房高屋大,田產無邊,於是滿臉得意,令大放鞭炮,高高掛起。

後來,一位熟讀古書的親戚,告訴他:「『極其廣大』乃出自《詩經》。」並附耳悄言,「《詩經》中寫道:『極其廣大,草木生之,禽獸居之』。」他聽後,肺都氣炸了,跳腳高呼:

「快把那罵人匾取下來!取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