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2日,特朗普和金正恩在新加坡聖淘沙的嘉佩樂酒店會面。大約在當地時間下午1點40分,兩人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雙方同意要致力於朝鮮半島的徹底無核化,並建立新的美朝關係。

舉世關注的特金會塵埃落定,其結果正如特朗普所說,這次會面「比任何人預期的都要好」。

特朗普在特金會之前曾說,這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難逢的機會,一旦錯過,不會再有第二次。從特金會的結果來看,顯然,金正恩不想放棄,同時也正在抓住這唯一的一次機會。

不同於金正恩在與南韓總統文在寅會面時的氣定神閒,在與特朗普的會面中,金正恩的身體語言和表情多次顯示出緊張不安和慌亂。特朗普則扮演了一個寬容的長者,給予金正恩以安撫——特朗普在特金會中完全處於主導地位。這證實了金正恩更加渴望特金會的成功,因為,這次機會,是金正恩一個生死攸關的選擇。

特朗普和金正恩達成的聯合聲明,具有重大的實質意義。

北韓實現完全無核化,是特朗普與金正恩會談的底線。特朗普能否停止對北韓的經濟制裁,取決於完全無核化能否順利實施,具體操作的步驟和細節,其實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因此,這個內容在聯合聲明中出現,並沒有太多的解讀空間。

而美國和北韓「建立新型美朝關係」,卻釋放出重要的信息。這是美國外交的一個突破,是特朗普的勝利,也給世界格局帶來新的改變。

朝鮮半島危機,是上個世紀二戰之後冷戰的產物。這二十多年來,北韓成為中共政權對抗西方世界和美國的工具和籌碼。朝鮮半島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的遊戲規則,是由中共主導做中間人進行所謂的「談判」,中共與北韓則持續表演雙簧戲或苦肉計,把美國和國際社會玩弄於掌股之間。其結果是,面對從金正日到金正恩多年來的核訛詐,美國和國際社會多次的重啟談判和經濟制裁等方案都沒有顯著成效,因為幾乎所有的經濟層面的制裁,都無法真正切斷中共對北韓的秘密資源供給。

特朗普上任之前的幾屆美國總統,特別是前任奧巴馬,對解決北韓問題可以說是束手無策,在政治正確的作用下,更沒有魄力和勇氣與金正恩會面展開談判。

北韓問題成為了無解的難題。

特朗普與眾不同。特朗普對共產主義和中共有著深刻和清醒的認識,特朗普知道,北韓的背後是中共,中共是北韓危機的製造者和背後推手。解決北韓的問題,其實是如何面對和解決中共的問題。

「美朝將合作在朝鮮半島建立持久穩定的和平機制」,這標誌著美國和北韓將會直接交流合作,改變朝鮮半島的現狀,而沒有任何包括中共在內的力量掣肘。這意味著中共失去對北韓的控制和影響力,已經開始。中共失去對北韓的控制力,是解決北韓危機的第一步,如今,特朗普已經邁出了這一步。

特金會的順利舉行以及達成的聯合聲明,是特朗普重塑朝鮮半島政治遊戲規則的歷史性事件,這預示著東亞政治格局將會發生重大變化,北韓有望走向和平轉型。這對於中共政權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打擊。在中共失去了北韓這個對抗西方世界和美國的籌碼之後,美國對中共的政策將會趨向更加強硬,在短期趨勢上,可能將會體現在美國對中共的貿易反擊戰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