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成協議對世界來說是件好事,對中國來說也是件好事,我想中國也不會因為有個那麼近的核武器(庫)高興,」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6月12日)在「特金會」後出席記者會時如此表述。

北韓一直是中共手中對抗美國的撲克牌。作為北韓最大的貿易夥伴,以及這個封閉國家的傳統政治盟友,中共將在特金會後扮演何種角色?又如何應對與美國日益難解的貿易衝突?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近日發表社論稱,現在是時候考慮「適當減少對北韓的制裁」。言外之意,繼續通過北韓問題對美國施壓,讓特朗普政府受制於聯合中共、優先解決北韓核問題,而延後中美貿易問題。

不過特朗普多次公開否認會用北韓核問題跟中共做交易,更表示必須同時解決北韓核問題以及中美巨額貿易逆差。

特朗普:中美貿易必須解決 已預料中共放鬆對朝施壓

在新加坡的記者會上,特朗普直言,中美之間正在進行非常艱難的貿易磋商,並可能會影響中國(中共)。同時,美國也發現,過去兩個月中共放鬆了對北韓的邊境制裁,允許雙方進行更多的貿易活動。

特朗普說,當開始預備、並準備中美貿易戰的時候,就已經預料到可能會對北韓邊境施壓造成影響。

特朗普表示,他理解中共放鬆施壓是有意讓美國知道,「它對華府在貿易談判中對北京採取的強硬態度不滿」。

他再次表達跟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良好個人關係,但也重申解決中美貿易問題「別無選擇」。「我必須這樣做,為了我們國家,我必須這樣做。」

特朗普說:「我們在對華貿易上有巨大赤字,我們必須作出(改變),不能繼續讓這種事情發生。」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中共一直是想把貿易問題和北韓核問題扯到一起,而美國是想把這兩個問題分開。」

但現在經過特金會後,在北韓決定拋開中共、直接跟美國對話後,就意味著中共不能再把朝核問題當牌打。

「這是美國制約中共非常好的一招。」他說:「既能達到北韓去核,至少特朗普比前任總統做得多很多,又避免中共利用北韓攪局,當牌來威脅美國。」

金正恩看了甚麼錄像片 或許其真想換條路走走

在特金會臨近結束時,美方為金正恩和北韓代表團播放了一個美國製作的錄像片,展示北韓未來的發展前景。

在記者會上被問到,特朗普透露了更多細節。他說,金正恩看了錄像,也看了iPad,金正恩和八名北韓代表都看得很盡興。

究竟特朗普讓金正恩看到了甚麼?特朗普舉例說,北韓有很棒的海灘,當然北韓也是通過海上進行導彈測試。所以,他告訴金正恩:「孩子,看看這裏的風景,不能在這後面建個好公寓嗎?不建公寓的話,你可以在那兒建個世界上最好的酒店。」

他建議金正恩從房地產的角度來想想看,北韓又正好地處南韓和中國之間。

特朗普說,也許北韓不想這麼大規模地發展,只是更小規模地發展,這完全取決於他們。

橫河分析說,「對金正恩來說,維持統治是第一位的,但窮維持、還是富維持,他可能也想換條路走走。」

「因為看到中共的利益集團都很有錢,他們也希望自己家族能從中得到好處,金正恩想搞經濟可能也是真的。」他說:「而所有國家都清楚,如果要投資做生意,只能在美國市場,他不可能去中國。」

縱觀二戰後的世界經濟史,也的確證明這一點。作為世界頭號強國,但凡美國市場向哪個國家或地區開放,哪個國家或地區便可以很快富強起來。振興歐洲的馬歇爾計劃如此,亞洲如日本、南韓、台灣等國的致富莫不例外。

金正恩不想當中共的「兒皇帝」 棄中親美是必經之路

橫河分析說,當然中共也能幫金正恩搞經濟,但顯然金正恩不願意當中共的「兒皇帝」。

他表示,金正恩利用中共,但絕不信任中共,「本質上,他寧願相信美國,不願相信中共」。

「金家三代為何跟中共鬧翻過?原因是存在根本上的不信任。因中共是意識形態關係不得不支持,但要讓他們去信任中共是根本不可能。」

從歷史來看也是如此。冷戰時期,中西方國家之間沒打過仗,但社會主義國家之間沒停止過打仗。這是由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邪惡本質決定的。

橫河表示,中、朝聯合對美是共產主義製造出來的一種假象。「雖然中共和北韓勞動黨都是流氓,關鍵時候是可能一致對外,但現在完全沒有那個基礎。」

橫河分析,金正恩在西方受過教育,知道即使美國對北韓制裁,只要他不惹事,美國基本上對他沒有甚麼要求。「雖然在意識形態上有衝突,但本質上美國不想要他甚麼東西。在這一點上,中共也同樣清楚,所以才會把那麼多高幹子弟送到美國來。」

他說:「反美只是一個形式、一個口號,欺騙民眾維持統治的工具。如果美國真要消滅北韓政權,北韓也知道它擋不住。」

「在美國沒有計劃消滅中共和北韓政權的情況下,這就決定了中、朝雖私下勾結,卻分別爭先討好美國,這是必然走的路。」橫河補充,但在北韓真正去核之前這個過程中,中共一定會繼續攪局。

特朗普罕見對比中美經濟 似透言外之音

無獨有偶的是,在新加坡的記者會上,特朗普回答中共黨媒新華社記者提問,他表示,相信習近平會高興特金會取得進展,並可能很快跟習通電話。

但他旋即補充道,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創造了經濟紀錄,現在美國經濟的規模幾乎是過去的兩倍。

根據中、美兩國官方發佈的數據,2017年中、美兩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分別為13.1萬億美元和19.4萬億美元。單從數據顯示,美國比中國多出6.3萬億美元。人均GDP更是差距甚大,美國2017年的人均GDP是6萬美元,全球排第五名;中國人均GDP不足1萬美元(9,482美元),全球排名第70位。

特朗普指出,「沒有人談論這件事,因為大家聽到太多中國的事。但現在,美國的經濟規模將近是中國的兩倍(編註:2017年的數據顯示,美國GDP約為中國GDP的1.5倍)。」

外界認為,特朗普此刻的「秀經濟」貌似透露言外之音,尤其是該問題本身由中共黨媒記者提出。在5月特金會經過一波三折時,特朗普曾透露金正恩兩次訪華後態度發生變化,這令特朗普不滿意。

外界認為,中共希望能制定一個方案介入北韓去核化進程。美國北韓問題專家、《核對決:北韓挑戰世界》一書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周二(6月12日)接受霍士商業台採訪時表示,中共很可能會讓金正恩在去核問題上「拖拖拉拉」。

他說,北京在上個月的大連會議上,實際已給金正恩傳遞信號——類似「我們會照顧你,你不需要美國的救濟,因為我們也可以給你貿易救濟」。

章家敦表示,中共此舉「真的是不好的行為、是惡意影響」。而特金會最終如期進行,也可能已證實中共不能完全操控北韓。

他說,如果按照美國理解的成功實現北韓去核,並進行經濟改革,中共可以完全被忽略。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博斯科(Joseph Bosco)也表示,中共過去一方面利用朝核危機來制衡美國;另一方面,在國際舞台上,利用這個危機把自己打造成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形象。但若危機消失,中共會失去在各個方面與美國喊價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