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6月7日成功在香港舉行,共有43位選手參賽,4人入圍複賽。在「劇目」環節,選手以中國古典舞的高超技巧和身韻,將中華五千年歷史人物重現舞台,精彩紛呈。選手在演活歷史人物的同時,也從中華傳統文化中獲益良多。

來自台灣的青年男子組選手鄭登富表示,這次來港參賽收穫滿滿,「透過這次比賽,找到自己很多不足。要練到更熟,才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第二度來港參賽的鄭登富認為,能夠參加新唐人大賽已經是一種榮幸,「新唐人用純真的中國古典舞,當作比賽的核心,所以這一點更專業,要求更高。再加上對於舞蹈的質量和美感,比台灣舞蹈大賽要求更高。」他還表示,這麼高要求的比賽,「比起來才有挑戰性。」他對香港之行有期待,「我們知道中國古典舞在大陸很多人跳,我們也期望能夠碰到中國人,做文化上的交流。」

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青年男子組選手鄭登富是第二次來港參與「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他表示獲益良多。(余鋼/大紀元)
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青年男子組選手鄭登富是第二次來港參與「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他表示獲益良多。(余鋼/大紀元)

學舞六年的鄭登富參賽的劇目是《棄文從武》。他表示,本來喜歡演武將,但在研究古代歷史人物故事時,他看到東漢大將班超投筆從戎的故事,備受觸動,「他本是文人,但因為戰場和環境因素,迫使他要放下,投筆從戎。」

學跳中國古典舞,鄭登富坦言受益匪淺。因為不少劇目都是取材於歷史故事,所以為更好地了解人物特色,他會閱讀大量歷史書籍,「道家、法家等思想,就自然而然充實到自己腦海裏,自己變得有文化。」

這也讓他比現今多沉迷於網絡世界的孩子,多了一份樂趣。他說:「比起看網絡影片,歷史性、故事性書籍既有味道,又嚼不膩。」個人修為也在潛移默化中得以提高,「當我練習時,有時候遇到瓶頸,原本會自責。但看了歷史書籍,知道這只是逆境,無需自責鑽牛角尖。這樣持續練習,關很快就過去了。」

選手鄭祺翰:個性變安靜專注

首次來港參賽的青年男子組選手鄭祺翰,參賽的劇目是《紙扇書生》,透過書生刻畫扇子的文化內涵,「扇子是書生懷中之物,也是地位的象徵。」他演繹此舞劇時,結合扇子的韻味,舞蹈動作有提有沉,展現古代書生剛柔並濟的風骨。

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青年男子組選手鄭祺翰,因學習中國古典舞而涉獵更多的歷史文化故事,在文化涵養上和性格上、個人修為上都有助益。(余鋼/大紀元)
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青年男子組選手鄭祺翰,因學習中國古典舞而涉獵更多的歷史文化故事,在文化涵養上和性格上、個人修為上都有助益。(余鋼/大紀元)

青年男子組選手鄭祺翰,參賽的劇目是《紙扇書生》。(宋碧龍/大紀元)
青年男子組選手鄭祺翰,參賽的劇目是《紙扇書生》。(宋碧龍/大紀元)

因為跳中國古典舞的緣故,鄭祺翰坦言會涉獵更多的歷史文化故事,在文化涵養上和性格上、個人修為上都有助益,「個性變得比較靜,沉得住氣,因為練習古典舞時,每個動作都需要精雕細琢、深入去揣摩,需要專注地集中精神。」

他期盼未來將中國傳統文化推廣到全世界,「跳中國古典舞可以學到古代比較好的典範。舞蹈和舞道同音,好的就留下來,特別在道德方面。但在中共的統治下,傳統美的價值觀已被破壞,因此能夠通過跳古典舞,將中國傳統文化傳給世界各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