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社交媒體公司Facebook承認向中國公司提供用戶資料受到美國國會關注之後,美國國會開始審查谷歌公司和中國科技公司之間的合作,推特也受到美參議員的詢問。那麼,美國為何關注社交媒體公司與中國公司的合作?中共在這些合作中的目的又是甚麼呢?

美國社交媒體Facebook日前被媒體曝出給中國華為等4家公司提供用戶數據,引發美國對國家安全的疑慮。

《紐約時報》6月6日報道,讓中國電訊設備公司華為、聯想、廣東歐珀移動通信有限公司和TCL得以取得Facebook部份用戶數據的協議可追溯到2010年。而華為近年被美國情報部門列為國家安全威脅。

在Facebook宣佈將在本周內終止與華為的協議時,美國會議員將目標轉向谷歌與華為合作的安卓操作系統。今年初,谷歌與華為公司達成協議,允許華為製造的設備使用安卓的發送信息服務功能來發送文本、照片和其它媒體信息。

據報道,谷歌的母公司字母表公司先前已宣佈與華為、小米以及科技平台騰訊建立戰略夥伴關係。谷歌表示,包括華為在內的全球幾十家合作協議中,不會提供接觸谷歌用戶數據的特別許可。

不過有消息稱,包括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參議員馬克・華納在內的部份議員對谷歌與華為的交易感到震驚,希望更深入了解這類合作夥伴關係的運作。

美國為何關注社交媒體公司與中國公司的合作

針對近期美國國會對社交媒體與中國公司合作的關注,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對大紀元表示,美國政府在這個時候出手是非常重要的。

曾建元說,中國的公司大都具有官方色彩,即使沒有官方的資本,也是在官方的特許之下才有辦法從事跨國的軟體的服務,「所以,美國如果對於這些社交媒體跟中國公司的合作沒有把關或提醒,很有可能中共官方就藉由在全球普及廣泛的軟體很容易的掌握全球40億人的資訊,這個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紐約時報》說,華為獲得了中國大型國有政策性銀行數以十億美元計的信貸額度,幫助推動其在非洲、歐洲和拉丁美洲的海外擴張。其創始人任正非曾是中共軍方的一名工程師。

另外,華為現在是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不僅賣手機,還賣關鍵的網路基礎設施。

曾建元說:「中國社會本來就沒有法治的精神,就很容易通過跟西方國家這些軟體公司表面上的商業合作,就可輕易取得全球每一個人的資料,那對於全球的資訊安全、所有人的隱私的保護,甚至對於人類文明的進步、自由的思想會產生一種全球性的電子監視下的恐怖的氣氛。所以,這個調查是非常及時和有幫助的。」

曾建元表示,美國對這件事情的重視和作為,「一方面可以減緩中共對這些軟體公司的壓力,阻止傷害繼續的擴大;另外,對出賣、洩漏客戶資料給第三方的公司加以嚴懲。」

Facebook的承諾和失信

2011年,Facebook與聯邦貿易委員會簽訂協議,保證只在用戶許可的情況下才能與包括廣告商和程序商在內的第三方分享用戶信息。

曾建元說:「但今天被揭露出他們為了要進軍大陸市場,然後和具有官方色彩的華為合作,有可能暴露了、或出賣了客戶的資料,這就違反了與客戶的契約,以及背叛了消費者或客戶對它的信任。」

曾建元認為,Facebook、谷歌在全球被廣泛使用,是因為基於它的價值和精神,「即會去維護它的客戶基本的權益,最重要就是客戶的隱私權和其他個人通訊信息秘密的保護,大家對它有這個基本的信任、相信它才去使用它。」

曾建元表示,在一個大數據、巨量資訊的時代,任何信息上網路被截取,以中共龐大網路科技的實力與能力,這個資訊它就永久掌握了,「這是一個無法挽回的錯誤和傷害,所以這個事情非常嚴重,也讓Facebook的用戶感到非常的失望。」

Facebook和華為對分享用戶數據的辯解

Facebook同華為等中國公司的協議授予對方可獲取設備用戶和所有朋友的詳細信息,包括工作和教育經歷、感情狀態和喜好。

Facebook副總裁瓦雷拉解釋稱,與華為共享的數據是保存在華為的手機而不是伺服器上。華為也出面否認收集Facebook用戶資料,稱「從未收集或儲存Facebook用戶的數據。」

前英特爾資深軟體工程師高木對大紀元表示,Facebook分享數據的動機從商業的角度考慮是為了賺錢,「可是,它跟中國的公司來分享數據,其問題和性質跟分享數據給美國的公司完全不一樣,某種程度上是分享給了中共政府,這件事情是很嚴重的。」

高木說,Facebook只要把數據給了華為的手機,華為的手機完全可以選擇性的把一些數據發到它的伺服器上,「它甚至不發這個原始數據,它可以發一些衍生出來的數據。」

高木解釋,所謂衍生是指,數據本身經過加工整理,「比如,在用戶的數據裏發現一些文章,而寫這些文章的人是中共比較感興趣的那些人,作為華為它不會完全把這些人寫的文章整個發出去,它只要把用戶的名字,或能夠定位用戶的信息發到伺服器,這樣對用戶的特別的監視就足夠了,即沒有把用戶原始的數據發出去,可是這些由原始數據衍生出來的數據同樣起到破壞作用。」

美國情報委員會質疑Facebook的說辭,表示「希望瞭解更多有關Facebook如何確保用戶信息沒有被發送到中國的伺服器上的情況。」

中共的陰謀

曾建元說,中共就是要掌握各國全球的資訊,從個人資訊進一步伸展到個人所服務的機關,透過資料的比對,很容易取得各國的政府和民間企業、非政府組織等等資訊,「中共在進行全球擴張的時候,這些資訊的取得對它來說是一個制勝的關鍵,這就是中共主要的用意。」

自特朗普上任後,對中共大量盜取其他國家的智慧財產或企業秘密採取了一些列措施進行遏制。

「現在中共能夠透過資訊軟體、社交軟體去蒐集到個人及機構的資訊,這個手法比過去這個間諜行為更加的高明,而且更加的隱秘,對其他國家就防不勝防。」曾建元說,何況中國大陸擁有龐大的資源,投入大量的人力,又重視這些巨量資訊及大數據的蒐集,「是它擴張稱霸全球最重要的武器。」

曾建元說,中共現在是第二大經濟體、軍事力量也強大,但絲毫沒有對人權法治基本價值的信守,缺乏對人類普世價值的忠誠,「在中國,中共動用國家的力量到每個個人身上,卻沒有一個機構可以去監督和制衡它;在國際間又是實力原則來主導,面對中共在政治軍事科技的力量都比較強大,除非其他國家能夠聯合起來,否則很難對付中共全球稱霸的作為跟強烈的意圖。」

曾建元認為,世界各國對中共應該特別防範,「因為中共這樣一個共產國家它對全球的擴張造成嚴重的威脅,在黨國專制的今天,中共對全球人類文明的秩序所產生的威脅與其說是共產主義的威脅,倒不如更精確的說,就是中國共產黨這個黨國體制對全球人類文明秩序的威脅。」

曾建元表示,如果美國不遏制中共對社交媒體的遏制,後果不堪設想,「因為透過這些資訊的運算,它可以鎖定到每個個人,只要任何人去阻擋中共政治經濟利益的擴張,就很容易被中共鎖定被警告和打擊。」

美國應立法來保護美企並遏制中共

Facebook分享用戶個人數據給多家中國公司的報道引發美國一些立法人員的擔憂。6月7日,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馬克・華納寫信給推特和谷歌的母公司字母表,詢問是否與中國的移動設備製造商簽有類似Facebook的數據共享合作。

曾建元認為,美國應該立法來約束美國社交媒體公司,「立法在防堵遏制今天這個情況的惡化是非常重要的。」

「對於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或者有巨大國家安全疑慮的廠商不要與它合作。」曾建元說,對於有前科、證據確鑿的廠商,甚至可以禁止美國的公司跟它合作,或者禁止這些廠商進入美國,「這是最根本最有效的做法。」

「其次,對於有安全顧慮的中國廠商,美國政府在法律的基礎之上,對全球發出警訊,就美國實際掌握的狀況、調查的結果來提醒美國及全世界,這是透過立法來要求美國政府要做到的任務。」

今年1月,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已拒絕承銷華為最新推出的智能手機Mate 10。4月,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提出,禁止接受聯邦政府補貼的電信公司使用被視為國家安全威脅的供應商。

「還有更進一步對中共的反制做法。」曾建元說,如果中國廠商盜取資訊秘密的作為是政府默許、鼓勵,甚至政府指使的中共國家的、全球的資訊的恐怖主義,它就會拉伸到每個國家安全的高度,「那對中共實質的去實施侵略和侵害他國國家安全利益的作為,就可以從國際法的角度對中共官方進行制裁,最常見的最有效的就是經濟的制裁,還有政治上圍堵及軍事上的制裁,去警告中共不要再犯。」

聯邦參議員沃納(Mark Warner)表示,美國從2012年就開始關注並擔心華為、中興等設備製造商與中共的關係。美國情報部門擔心,北京透過這家高科技公司從事間諜活動或者發動網路攻擊。

有消息稱,國會參眾兩院正在研究制定新的法案,進一步限制華為和中興這兩家中國科技公司在美國的銷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