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列根(Ronald Reagan),兩人出任總統的時間相距整整36年,卻不約而同地走在同一條道路上——重振美國,抗擊共產主義。

在1981年至1989年間出任總統的列根,曾在多次民調與票選中,被推崇為美國史上最受歡迎的總統之一,同時也是特朗普最欣賞的美國前總統。特朗普2014年接受《福布斯》(Forbes)雜誌專訪時曾說:「(他讓)我們國家受到了尊敬,這是我相當喜愛列根的原因之一。」

接上文:承繼列根 重振美國 特朗普抗擊共產幽靈(上)

上文提要:特朗普與列根的總統之路,有六大特點極為相似。特朗普借鏡列根在冷戰時期對抗蘇聯的經驗,融合自己的前瞻洞見,以「振興經濟、強大軍力」兩大利劍為基礎,展開重建美國、恢復傳統、重整國威的全面復興工作,並同時展開抗擊共產幽靈的絕地反攻。

四、改革政府體制,縮減政府干預

與左派政黨的「大政府」理念相左,列根認為,龐大的政府體制與過多的政府干預,會影響市場經濟與人民的自由,他因此在就職演說中留下經典名句:「政府不是問題的解方,政府本身就是問題。」

列根上任後,減少政府推出新的管制及法規數量,同時撙節政府開支、降低政府對經濟的介入與調控,並縮減貨幣發行量,讓市場儘量恢復自由與彈性。

特朗普上任後,也同樣主張「小政府」策略。

特朗普大量刪減或中止前朝政府留下的繁瑣法規與繁文縟節,並要求政府團隊若要推出一條新法規,就必須刪減兩條舊法規,減少政府體制對民間的干預與箝制。

上任第一年內,特朗普政府撤銷或廢止的舊法規超過1600項,讓中小企業的投資意願大幅提高、申請投資難度大幅下降,也加速了美國基礎建設的審批與革新。

五、重建美國傳統精神,重振道德勇氣

就任總統前,列根發現美國低迷的經濟與軟弱的國際實力,已讓美國人民對國家感到失望,甚至認為美國的輝煌歲月已經消逝,「美國夢」難再實現,「美國民眾失去對美國的信心」。

因此,他上任後,大力重整經濟與軍事,改善就業市場,提高美國的國際地位與威望,帶給人們樂觀與希望。

同時,列根極力提倡傳統精神與道德,他認為,人民的「自由意志」與「道德勇氣」是美國最強大的武器,「這是今天世上我們對手所沒有的武器」。

而特朗普面對的美國,則在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女權主義、新馬克思主義等各類左派思維的滲透侵蝕下,傳統道德幾乎消亡,多數人失去對神的信仰,傳統家庭遭到破壞解體。

因此,特朗普極力改革教育、振興傳統價值,包括「辛勤工作」、「自食其力」、「重視家庭」、「對神信仰」等傳統美德與理念;加上經濟與就業的改善,以及美國國力的增強,讓人們找回對傳統美國的信心,找回追求「美國夢」的勇氣。

他並大力打擊黑幫、掃蕩毒品與鴉片類藥物,藉此穩定社會治安,掃除頹廢人們心智的毒物,避免年輕人誤入歧途,同時淨化人心。

六、一改前朝綏靖,強硬反共、反左派

列根上任後,一改卡特政府的綏靖政策,他對蘇聯共產政權不假辭色,屢次直言批評蘇聯是「邪惡帝國」(evil empire),並且發展強大經濟與軍事力量與蘇聯抗衡,再通過外交協商,呼籲戈爾巴喬夫「推倒柏林牆」。

最終,在列根的帶領下,美國國力不但凌駕蘇聯,更將反共、追尋自由的理念傳播至東歐與蘇聯境內,最終促成蘇聯垮台,不可一世的共產政權走向解體。

有「鐵娘子」之稱的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因此讚譽,列根「未開一槍,就為自由世界打贏冷戰」。

如今,特朗普上台後,明確表態反對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等泛左派意識形態以及「政治正確」,並陸續推行「解除政府管制」、「取消強制購買健保」、「反墮胎」、「廢除跨性別廁所」、「禁止變性人從軍」等各項政策,全力扭轉前政府帶領美國走向左傾而衰落的危機。

在國內,特朗普無懼左派陣營攻訐,直接用行動反擊、拆解左派長期布局的社會機制與思維體系,力圖恢復傳統價值,帶領美國驅散共產主義的幽靈。

在國際上,去年聯合國大會上,特朗普強硬批評北韓、古巴、委內瑞拉等共產或社會主義政權,以及伊朗、伊斯蘭國等激進宗教政權與恐怖組織。特朗普不但對這些國家施行嚴厲的經濟制裁,用軍事行動打擊恐怖組織,他並呼籲世界各國聯合對抗這些「流氓政權」,一場「正邪之戰」儼然登場。

「如果正義的多數不奮起抵抗邪惡的少數,邪惡就會得逞。正直的人民和國家如果成為歷史的旁觀者,就只能聽任破壞性勢力逐漸擴張,日益坐大。」(《特朗普在第72屆聯合國大會演講》,2017年9月19日)

儘管特朗普並未直接點名當前全球最大的共產政權——中共,但特朗普在任內的多次演說中,也屢屢宣示美國對抗共產主義的決心。

「全球共產主義的威脅,從敵人垮台後留下的權力真空中浮現而出。而全世界的自由國家,再一次寄望美國能守護世界和平。」(《特朗普對美軍人員及家屬演講》,2017年9月15日)

「共產主義已成過去,自由才是未來。」(《特朗普在西班牙裔文化遺產月活動上演講》,2017年10月6日)

去年11月7日,特朗普政府宣佈將當天定為「全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日」,白宮並發表聲明表示: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全世界的共產極權政權殺害超過一億人,而遭受其剝削、暴力傷害與其它手段摧殘的人們更是不計其數。」

「我國重申堅定立場,將為那些渴望光明、自由未來的人們,投射自由之光。」

而在今年1月30日的首度國情咨文中,特朗普再度點名批評北韓、伊朗、古巴、委內瑞拉等左派政權;同時也公開直指俄羅斯、中共是美國的主要對手。

放眼當今全球,美國最大的挑戰與對手無非來自共產主義政權,特別是中共以及其身旁的北韓。

美國與北韓,已經交鋒一段時日,美國對北韓祭出史上最嚴厲的經濟封鎖以及軍事力量震懾,逼迫北韓一改囂張行徑,準備在「特金會」上以外交形式展開協商。

美國與中共,已在經濟與貿易戰場上兩軍對峙、激烈交鋒;同時,美中也在南海問題上展開初步的軍事叫陣,甚至在台灣問題上也開始悄悄過招。

未來,特朗普政府是否可能與中共、北韓展開更強力的對抗?或者,是否可能以和平方式促成中、朝兩國走向巨大轉變?或是否甚至像列根一樣,最終促成中、朝兩個共產政權的解體倒台?

特朗普的總統路,已經與列根有著諸多不謀而合之處。特朗普的未來,是否也將締造名垂青史的成就?值得矚目。

承繼列根 特朗普將帶領美國驅散共產幽靈

不過,當年列根面對的共產威脅,主要是來自國外的蘇聯勢力。如今,特朗普面對的共產威脅,不但有中共、北韓、古巴等海外政權的挑戰,還有已經廣泛滲透在美國本土境內的左派勢力,包括各級政府機關、校園、媒體、企業等均已被左派浸滲,彷彿癌細胞擴散至全身,甚至許多民眾已經習以為常,難以自覺。

因此,這次特朗普對抗共產勢力的挑戰難度,恐怕不下於列根,甚至可能尤有過之。

面對如此嚴峻的非常挑戰,需要非常人物與非常力量才能過關斬將。而特朗普,或許正是這樣的非常人物。

特朗普與列根一樣,重視美國的未來與人民的福祉,力圖振興經濟、強化軍力,確保國民的經濟安定與國家安全。

特朗普與列根一樣,重視美國社會的傳統價值與生活精神,致力於復興傳統價值,重建美國精神,讓民眾看見「美國夢」的希望。

特朗普與列根一樣,重視對抗邪惡的道德勇氣,強硬對抗威脅美國與國際安全的流氓國家,並全力抵抗共產勢力的擴張、侵略及滲透。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與列根一樣,都秉持著對神的虔誠信仰。

他們篤信神,相信神是智慧的來源與道德的指引,並從信仰中獲得強大剛毅的精神力量,從而堅定地與鼓吹「無神論」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或泛左派對抗作戰,帶領美國走出危機。

「在所有促成政治昌盛的秉性與習性當中,信仰與道德是必不可少的支柱。」222年前,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在告別演說中曾經如此提醒後人。

如今,特朗普正追隨列根的腳步,帶領著美國驅散共產幽靈,破除「無神論」枷鎖,重建幾近流失的信仰道德與傳統價值體系,讓美國的經濟、軍事與政治再次強大——並向華盛頓遙遙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