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唐納德・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一改以往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對中共日漸強硬。在上個月,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在聲明中還斥責中共是「奧維爾式的胡說八道」。特朗普政府的這種改變,讓世界上更多的人開始在觀察特朗普政府的同時,也注意到了中共的暴政統治,同時使得一本書開始熱銷。這本書就是在1949年6月8日發表的《1984》,作者是英國的作家喬治・奧維爾。

奧維爾有兩部被人熟知的作品,一部是《動物農莊》,另一部就是《1984》。為甚麼特朗普對華的強硬會引起《1984》的熱銷呢?這要說一下這部小說的內容,它所描述的陰暗恐怖,在中國大陸的現實生活中隨處可見。

究竟描寫的是甚麼呢?故事發生在1984年的虛擬國家,統治者是「內黨」,領袖是「老大哥」。「老大哥」從不露面,但他的大幅照片貼得到處都是,眼睛緊盯著臣民。

「內黨」有三大原則:「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愚昧就是力量」。它有四大部門:「真理部」、「和平部」、「仁愛部」和「富裕部」。

這些內容讓我們覺得似曾相識,「真理部」有兩套思維(同時相信兩套直接矛盾的思維或語言),還有層出不窮的新口號和思想警察等等,這些我們從中共「宣傳部」那裏已經見識了。把異見者推向痛苦、絕望和絕滅的「友愛部」,我們可以看看中共所謂的「統戰部」;策動戰爭的「和平部」對應著中共四處挑釁、製造矛盾的「公安部」和「國防部」;而毒化大眾的製造機器「仁愛部」,就是中共「教育部」的真實寫照。

BBC文章表示,奧維爾使我們睜開眼睛,看到了這樣的政權是如何運作的。

主人公溫斯頓服務於「真理部」,他的工作就是修改各種原始資料。從檔案到舊報紙,全都根據指示改得面目全非。大家知道很多網友也把中宣部稱為「真理部」,它非常注意對民眾的輿論引導。每逢大小事發生後,中宣部都會及時出現,要求大小媒體使用通稿,保持口徑一致,或者轉移人們的視線,甚至製造仇恨。

一張於20世紀30年代中期拍的照片顯示,蘇共秘密警察首腦葉若夫正在與史太林同行(左圖);1940年葉若夫被處決後,蘇聯檢查員隨即把照片修改,移除了他,葉若夫因此變成了「非人」。(AFP/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一張於20世紀30年代中期拍的照片顯示,蘇共秘密警察首腦葉若夫正在與史太林同行(左圖);1940年葉若夫被處決後,蘇聯檢查員隨即把照片修改,移除了他,葉若夫因此變成了「非人」。(AFP/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我們知道中共篡改了很多歷史,像它當年被國民黨圍剿後的大逃亡,它美化成「萬里長征」;日本侵華期間中共在後方養精蓄銳、壯大力量,它吹噓自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和平上訪,它誣陷是「圍攻中南海」⋯⋯

溫斯頓的家與所有私人居室一樣,有一個無孔不入的現代化設備,叫做「電子屏幕」。每個房間都裝有一面長方形的金屬鏡子,可以視聽兩用,也可以發號施令。室內的一言一行,無時無刻不受這面鏡子的監視和支配。平時無事,電子屏幕就沒完沒了地播送大軍進行曲、政治運動的口號或「第九個三年計劃」超額勝利完成的消息。

對照現實社會,大家對這個可能更熟悉。現在使用的社交媒體QQ、微信、微博等等,早就在蒐集民眾的舉動了。這些數據不僅僅是模擬消費者的選擇,而是要服務於政治,說白了就是為了中共無所不在的監控。

今年3月,深圳的網友毛焱在微信說了這麼一件事。有一天她在公司樓下步行穿過一條馬路,馬路不寬,上面沒有斑馬線,幾年來人們都這樣走。突然有交警過來攔住了她,說她違反了交規。

警察向她要身份證,她沒有給,於是警察舉起手機對著她的臉拍了一張照片。幾秒鐘後,交警報出了她的姓名和身份證號,並在附近的交警工作檯打印機打印出了罰單。美國之音表示,這不是科幻電影,這是中共正在打造的智慧公安系統的一個日常案例,而人臉識別只是最基礎的應用。

中國異議人士高瑜表示,在中國,爬到哪都被中共維穩的蜘蛛網黏著。她說:「我覺得地方國安和公安對誰都監控。反正中國現在就是天羅地網,人就跟進了蜘蛛網似的,你爬到哪兒,都是給黏上的。」

圖為山東省濟南市,火車站廣場入口處,一根桿子上安裝了9個攝像頭,形如「葡萄串」。繼北京上海等地出現監控攝像頭密集安裝出現之後,濟南火車站廣場也出現了同一角度密集安裝的監控攝像頭。 (大紀元資料室)
圖為山東省濟南市,火車站廣場入口處,一根桿子上安裝了9個攝像頭,形如「葡萄串」。繼北京上海等地出現監控攝像頭密集安裝出現之後,濟南火車站廣場也出現了同一角度密集安裝的監控攝像頭。 (大紀元資料室)

小說中描述的最恐怖的是「老大哥」系統地剝奪語言的涵義,消滅文字的詞義和所表達的思想感受。暴君總是儘可能地扭曲現實世界,力圖用幽靈和謊言取而代之。

我們看現在的中共已經把它的控制、暴力和謊言發揮到了極致。中共歪曲事實,捏造出所謂的「1400例」,然後瘋狂地鎮壓法輪功。江澤民當時喊出「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中共在法輪功學員身上使用了古今中外所有的酷刑折磨,卻嚴控信息的傳出。

當有正義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中共製造各種藉口瘋狂抓捕維權律師。王全璋到現在仍被非法關押,生死不明;高智晟被酷刑拘禁,出獄後仍然沒有自由;江天勇被判刑後不許家屬接見;還有更多的律師被威脅恐嚇。中共的所作所為已經登峰造極,遠遠超過了奧維爾筆下的「老大哥」。

書中還有很多的描述,跟現實的中國大陸都可以一一對應。在特朗普對中共採取日漸強硬的政策後,《1984》逐漸被人們關注,銷售越來越熱。在印度,在英國,在波蘭,人們開始喜歡閱讀《1984》,特別在美國,這本書的銷售額迅速增長。就是在被強力封鎖的中國大陸,這本書也在悄悄地流傳。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