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繼前不久一名駐廣州的美國外交官被神秘聲波攻擊後,昨天(6月6日)又有至少2名駐華美國官員聽到奇怪的聲音後患病,目前已經被送回美國。同時美國派出了一個醫療團隊抵達中國,對一些外交官和他們的家屬進行體檢。

但是中共外交部在今天表示,自從第一例「聲波」事件發生後,中方已經展開了調查,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Heather Nauert)表示,撤離的人員會在賓夕凡尼亞大學接受進一步醫療評估。《紐約時報》披露,撤離的美國官員是總領館的安全工程官員馬克・A・倫齊(Mark A. Lenzi),他和妻子帶著兩個孩子,在昨天晚上離開了廣州。近幾個月來,他和他的妻子都出現了神經性症狀。

倫齊表示,在過去的一年中,他和妻子都感覺到了相似的身體症狀,包括頭痛、失眠、噁心,並且還聽見了三四次奇怪的聲音。直到上個月美國政府披露了第一位僱員被聲波攻擊的事件,他們才把這些症狀聯繫在一起。

倫齊曾在外交安全部門工作,他認為可能是自己的工作使他成為了目標。《紐約時報》文中稱,在2011年進入駐外事務局之前,倫齊曾經在國會資助的國際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工作,在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等地推行民主改革。這兩個國家都是俄羅斯批評美國干預的國家。倫齊認為這「不是一宗孤立的事件」。

據倫齊稱,他和那位4月份撤離的官員都住在同一座公寓大樓裏,這是廣粵天地小區的一座高層建築。倫齊在這裏曾聽到一種聲音,是彈球在金屬漏斗裏滾動的聲音,這種聲音和震動令人感覺到心煩。

不過蓬佩奧在前天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不同的人對這種聲音的描述是不同的,有的說像蟬的聲音,有的說像靜電的聲音,而有的則說像是揮動金屬板的聲音。

諾爾特表示目前不清楚有多少人出現了症狀,但估計會有更多的美國人被撤離。國務卿蓬佩奧則宣佈,要組建一個特別工作組調查這宗事件。他說:「受影響者所遭遇傷害的確切性質以及各宗事件是否存在共同誘因,目前尚未解。」

上個月在眾議院的一個聽證會上,蓬佩奧作證表示,廣州出現的第一個官員生病症狀「與在古巴工作的美國人出現的醫學指徵非常相似,完全相符」。但他表示原因還不確定。

美國官員擔心外交官受到了有針對性的攻擊,攻擊中有一種奇怪的聲音,導致受害人出現類似於「腦震盪或輕微創傷性腦損傷」的症狀。

蓬佩奧所說的廣州第一個病例出現在5月23日,一名美國駐廣州總領事館的官員生病,隨後被立即撤離,但這名被撤離的美國官員身份不明。美國國務院透露,從去年年底到今年4月,幾個月當中他一直抱怨,有一種「輕微、模糊但異常的聲音感覺和壓力」。

在這名官員被確診遭到神秘聲波攻擊後,美國政府告誡其他在華人員,當發覺有不明聲音或患上不尋常的疾病時,要立即遠離那個區域並尋求醫療幫助。隨後這個陰雲一直籠罩著美國在華人員,人們的擔憂也在加劇,甚至引發了美國政府在華員工的焦慮和憤怒。

這種情況最早發生在古巴,2017年,美國駐哈瓦那大使館的僱員和家人當中,有24個人聽到了古怪的聲音後,紛紛出現頭痛、噁心、聽力下降、認知問題和其它的不適症狀。隨後美國驅逐了古巴的外交官,指責古巴官員沒有很好地保護美國外交官。無獨有偶,加拿大駐古巴的10名外交官和家屬也出現了類似腦部創傷的症狀。但古巴政府對「聲波襲擊」從來不承認。

而現在廣州又發生類似的情況,《紐約時報》表示,美國官方開始懷疑罪魁禍首或許是其它國家,比如中共或俄羅斯。文中分析認為,這將會導致美國與這兩個國家的關係變得更加複雜。因為各種政治、經濟和安全問題,美國與它們的關係本身就比較緊張。

大家知道俄羅斯被指曾對美國的總統大選進行干預,而中國正與美國發生貿易爭端。此外美國官員也擔心,還有幾天就要舉行美朝首腦峰會了,中共正在暗中使壞。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