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日前正在重新評估一個由中共參與投資的皎漂港項目。緬方官員稱,他們擔心一旦緬甸未能償還債務,該港口最終可能被北京方面控制。

這個位於緬甸西部若開邦(Rakhine)皎漂(Kyaukpyu)的擬建港口建設成本約為75億美元,另外還需要20億美元用於一個毗鄰經濟區的建設。該項目坐落在近期建造的通往中國雲南省的油氣管道起點,極具戰略意義。

據《金融時報》報道,中共的真正意圖是在中國西南部打通一條經緬甸直抵印度洋的貿易走廊,而皎漂港口是其中關鍵一環,讓中企在需要的時候可以繞開馬六甲海峽(Malacca Straits)。

2015年中共國企中信集團贏得了此項目的競標,中方佔70%的股權,緬甸政府和當地企業佔30%。

緬甸政府高級經濟顧問特內爾(Sean Turnell)表示,以股權份額計算,緬甸在該項目中需要承擔的債務約為20億美元,相當於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左右,這會「大幅增加該國的債務總額」。

美國之音引述緬甸執政黨民盟的中央經濟委員會委員索溫(Soe Win)的話說,和緬甸從日本政府獲得的貸款不同,「中共的貸款要貴得多,利息的數額就相當大」。他說:「中共正試圖對緬甸的政治施加影響,我們擔心的是,我們的結局會像斯里蘭卡那樣。」

緬甸政府擔心失去皎漂港口

《亞洲時報》稱,隨著緬甸政府對中共的意圖更加清晰時,該國開始對中共的這個巨額投資感到擔憂。緬甸政府高級經濟顧問特內爾(Sean Turnell)說,這個項目投入75億美元的巨資是「瘋狂」且「荒謬」的,「遠遠超出了這樣一座港口所需要的投資規模,(緬甸)政府必須關注這個問題。」

近期報告指出,該項目目前正在緬甸政府的審查中。該項目是在2007年首次宣佈,當時,緬甸還沒有慎重考慮對中共的負債。

《金融時報》報道稱,在緬甸任職的一位了解政府內部討論情況的官員直言不諱地稱,該項目給政策制定者帶來了「噩夢」,他們擔心如果緬甸未能償還債務,該港口可能會被中共控制。

該官員表示,「如果項目運行不好,就有違約的風險,該港口可能會變成中共所有,」

兩位對昂山素姬政府內部討論情況有直接了解的消息人士表示,經濟官員正在想辦法通過磋商降低這個項目的成本。

除了基礎設施建設外,中共在2013年還向緬甸提供了近2億美元的貸款,用於購買「農業機械和器具」。但一位緬甸經濟學家告訴《亞洲時報》說:「實際上沒有一美元跨過了邊界。所有貸款都必須用來從中國購買設備,最終證明這毫無用處。」

這筆債務目前仍在償還中。如果規模更大的皎漂港口項目按計劃進行,緬甸將會背上對中共更多的債務。批評人士稱,皎漂港口項目實際上更多地服務於中共的利益。

中共的「債務陷阱外交」

《亞洲時報》報道,緬甸現在可能面臨陷入中共的所謂「債務陷阱外交」的風險。當這些國家不能償還相關債務時,就要被迫作出主權讓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的例子。

去年12月,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對中共的債務,而不得不將其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控制權移交給中共。斯里蘭卡政府的批評者譴責此舉有損國家主權。

非洲小國吉布提目前必須償還從中共借來的建造新港口、新鐵路、新機場以及新管道的債務。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佈的數據,這些貸款至少為11億美元。風險分析公司表示,這超出了吉布提的償還能力。

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在今年3月4日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吉布提2016年底所有外債的82%都是對中共的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