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美國最高法院以7票對2票表決裁定,科羅拉多州一位糕點師有權以宗教信仰為由,拒絕為同性婚姻伴侶訂製婚禮蛋糕。

2012年7月,科羅拉多州糕點師傑克・菲利普斯拒絕為一對同性婚姻者訂做婚禮使用的蛋糕,而被科羅拉多民權委員會(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判決違反了反歧視法。其後菲利普斯上訴到科羅拉多州最高法院,但2016年科羅拉多州最高法院拒絕受理此案,糕點師最終上訴到美國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投票,以7票對2票裁定,菲利普斯有權基於個人宗教拒絕為同性伴侶提供服務;而科羅拉多民權委員會侵犯了菲利普斯的權利,即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及宗教自由保障。

最高法院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負責撰寫的多數意見判決書中指出,由於菲利普斯宗教信仰的關係,科羅拉多民權委員會在處理這宗案件的過程中對他的宗教信仰充滿「敵意」。他稱,在審議過程中對菲利浦斯宗教信仰「敵意」的表現,包含「將他真誠的宗教信仰,跟奴役制度與納粹大屠殺相比較」,而這侵犯了菲利普斯受到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言論自由保障的權利。

這是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打破政治正確、帶領美國向傳統價值觀回歸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長期以來,政治正確橫行於美國社會,嚴重地侵蝕著人們的言論自由。許多簡單的是非判斷和嘗試,竟然成為禁忌話題。科羅拉多民權委員會對糕點師的判決,就是這樣。以捍衛自由和保障人權的招牌,在侵犯著糕點師的基本人權、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

因此,美國最高法院的這一判決,可以看作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僅僅在幾年之前的2015年,美國肯塔基州羅萬縣法院書記員吉姆・戴維斯(Kim Davis)因為堅拒向同性伴侶頒發結婚證而被拘押,在被關5天後於9月8日獲釋。

戴維斯公開表示,根據基督信仰,同性戀是有罪的,如果她在同性婚姻的結婚證上簽名,那麼她自己也是犯罪。她說:「簽發一個違反上帝對婚姻的定義的結婚證,在證書上面寫上我的名字,這將違背我的良心。對我而言,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做一個進天堂還是下地獄的抉擇。

「在我看來,這不是一個同性戀的問題,而是關乎婚姻和上帝的大事,是信仰自由的問題。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肯塔基憲法和肯塔基宗教自由法案都保護這種自由。⋯⋯我已經收到了死亡威脅的信件,那是我不認識的人發出的,我對他們毫無恨意。我是被選出來的職員,我會繼續為本鎮的居民服務,但是我不能違背我的良心。」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5:4的表決結果做出裁決: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此後,同性戀者紛紛登記結婚。美國以基督教立國,雖然美國實行政教分離,但是,同性婚姻合法,還是給信奉基督教信仰的人們帶來重大的衝擊和震驚。

美國的現實走得更遠。在政治正確下,即使人們不認同同性戀和同性婚姻,想保持沉默已經越來越困難,在很多時候,政治正確逼迫人們做出背離信仰的表態和選擇。這一點,印證了九評編輯部在大紀元網站發表的新書《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中所述:

「政治正確」人為地給思想劃定界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武斷地給人扣上「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同性戀恐懼者」、「伊斯蘭恐懼者」的帽子,使本應該有自由研討之風的大學成為禁錮思想的場所,使全社會噤若寒蟬,無法嚴肅討論重要的政治、經濟、文化課題。某些團體以「政治正確」為名,進一步擠壓傳統宗教的空間。更有甚者,很多國家就所謂「仇恨言論」立法,或者擴大原有的「仇恨言論」概念,用法律形式把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固定下來,逼迫學校、媒體、互聯網公司和個人就範。這是向共產黨國家對言論嚴厲管制邁出的一大步。政治正確的實質是用變異的政治標準取代正的道德標準;它是魔鬼的思想警察。

特朗普總統上任之後,重拾美國立國之本,尊天敬神,帶領美國全面向傳統和對神的信仰回歸。此次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將具有示範效應,標誌著美國正在打破政治正確的禁忌,已經走在回歸傳統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