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5日,中共新華社刊載了介紹同日法國華文報紙《歐洲時報》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的新聞,大意是美國自6月1日起對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鋁加徵關稅,引起了歐盟各界的不滿與批評,歐盟表示要強力回應。評論文章認為,「歐盟的經濟實力與美國不相上下,只有不斷推動、加強歐洲建設,才能在面對美國的壓力時以統一、堅定的立場與之談判,拒絕無理要求,維護自身利益」,其核心就是要「加強歐盟自身的團結,重建國際秩序」。

對於很多大陸讀者而言,乍一看還以為這代表了歐盟的觀點,那就是要堅決不屈服於美國的壓力。「五毛」們甚至還會歡呼歐洲也要與美國「幹上了」,美國處處施壓不得人心,等等。殊不知這又是上了中共的大當。

大家是否還記得今年兩會期間「白眼姐」牽出的中共海外媒體「全美電視台」?所謂的台長與中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而新華社援引的名頭看似很響的《歐洲時報》也是這樣一家媒體,與歐洲任何國家同樣沒有一絲關係,它是中共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出資在歐洲開辦的,由曾任上海市委宣傳部部長楊永直的女兒負責承辦,目前在歐洲幾個國家都有設點。

與「全美電視台」一樣,《歐洲時報》也是中共大外宣計劃的組成部份,受中宣部控制,其目的一方面是控制海外華人,一方面與大陸媒體配合、合謀,由其「轉內銷」,欺騙國人,讓國人以為海外到處是對中國的讚譽之聲。最為典型的一例是,89年「六四」期間,其寫的「堅決支持中國政府平息暴亂」的文章被《人民日報》轉載後,唬了一大批中國人: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是不好,連人家法國報紙也在罵他們鬧事呢。

最新的這篇要求歐洲團結、重建國際秩序的文章,採取的也是同樣的伎倆。其傳遞的恰恰是中共政府的意願。不過,對於與美國擁有共同價值基礎的歐盟而言,與美國雖然存在摩擦,但與中美貿易之間、中歐貿易間存在的結構性問題是不可同日而語的。這種摩擦可以通過雙邊、多邊談判等逐一解決,而且雙方溝通更為便捷。

此外,歐盟在許多國際問題上都與美國持相同立場,且歐盟諸國不僅需要美國的市場,亦需要美國主導的北約在軍事上提供強有力的保護,因此歐盟既不可能破壞與美國的傳統盟國關係,也絕不可能、也沒有能力挑戰業已形成的國際秩序,而偶爾的拉遠距離也屬於正常態勢。

事實上,在貿易問題上,歐盟儘管不樂意美國徵稅,但應該是樂見美國特朗普政府對華施壓的,因為他們渴望的也是與中國進行「公平的貿易」,他們與美國一樣,都拒絕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不久前,在特朗普的施壓下,中國降低進口車關稅,主要受益者就包括德國。歐盟近日在向世貿爭端機制起訴美國的增加關稅之舉的同時,也就中國強制歐盟在華企業向中方轉讓技術的不當行為進行了起訴。歐盟此舉大概就是不想讓中共有機可乘,傳遞的就是歐盟在對華貿易問題上與美國持近似立場。

不妨看看歐洲當地的媒體,就知道《歐洲時報》轉內銷的文章真正用意何在。早在3月在特朗普擬向中國進口徵收關稅後,德國《法蘭克福匯報》曾發表了一篇題為「與華盛頓並肩作戰」的文章,呼籲歐盟應避免激化與美國的貿易爭端,而是與特朗普並肩作戰,共同對抗中共的不公平貿易手段。德國《商報》在「面對貿易摩擦,歐洲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社論中,也指出「特朗普的分析並沒有錯:北京一再高調宣稱要開放市場,但是實際上卻幾乎毫無改變。歐盟一直在要求機會對等。只要中國不改善在華外企的待遇,歐洲人也可以給中資企業在歐業務增加些阻力。」

顯而易見,德國主流媒體是傾向於歐盟在對華貿易問題上與美國共同作戰的,這樣的聲音歐盟政界不可能不知曉,歐盟也並非不知道特朗普對歐盟加關稅的用意,是以未來雙方還是會尋找到途徑解決問題的。

如此看來,代表中共意願的《歐洲時報》所發文章不過是一廂情願,不僅代表不了歐洲,也代表不了法國,只能代表其背後的主子。而其主子中共在特朗普的重壓下,已是心力交瘁,自然巴不得歐盟與美國開戰,當然是愈激烈愈好,以便牽扯美國的精力,避免歐盟加入對華戰團,北京好獲得些許喘息機會,同時以此欺騙國內百姓。這也就是中共借外宣媒體給歐盟出招的司馬昭之心。

筆者認為,歐盟對於中共的小伎倆非常清楚,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近期的歐洲之行目的也在於此,只是如前邊所言,與中共有著截然相反價值觀且與其同樣存在貿易爭端的歐盟,有多大可能按照中共的意願行事呢?

最後,需要提醒海內外華人的是:對於海外喬裝打扮的眾多華文媒體,一定要有辨識力,因為不管它們怎麼包裝,其聽命於中共的本質卻從來沒有改變,尤其在重大問題上,如人權、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迫害人權律師等方面,都成為中共在海外的傳聲筒。曾有美國學者估算,中共外宣每年大概投入100億美元,原因就在於作惡多端的中共也知道自身形象不佳,世界各國媒體多有負面報道。為了欺騙海內外華人以及一些外國人,遂採取了這樣的做法。只是隨著中共畫皮被一一剝落,這些喬裝打扮的海外華文媒體的真面目也在不斷曝光。

在貿易問題上,歐盟儘管不樂意美國徵稅,但應該是樂見美國特朗普政府對華施壓的,因為他們渴望的也是與中國進行「公平的貿易」,他們與美國一樣,都拒絕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