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數日,來自全國各地數千名退役老兵聚集在河南漯河市,聲援被抓的軍嫂翟洪蓮以及數十名退役軍人,直至6月3日,官方被迫妥協,無條件釋放所有被抓人員,並且給予聲援的老兵每人補償1500元人民幣。

本報記者採訪多位老兵,但是他們出於謹慎不願意多談此事。記者通過獲取的零散消息了解到維權的大致過程。

事件起因為河南漯河軍嫂翟洪蓮到北京退役軍人事務部上訪時被當地截訪人員遣返回原籍,後又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為由非法拘留7天。

軍嫂被抓的消息在老兵當中傳開,同時還流傳出漯河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李軍信用下流髒話辱罵軍嫂的影片(但未被證實真假),引起公憤。

5月29日,七十餘名漯河退役老兵到市政府討說法,要求釋放軍嫂,結果他們又全部被抓,從而引發全國各地老兵聚在漯河聲援,這是中共設立退役軍人事務部以來老兵們首次大規模群體抗議事件。

據了解,參與此次聲援的老兵來自四川、浙江、山東、安徽、河北、內蒙古、廣西、江蘇等二十餘省,包括參戰老兵、四大銀行退役軍人、軍轉幹部和士官、參與核實驗退役老兵、傷殘退役軍人、兩參退役軍人等各個兵種退役人員。

據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老兵介紹,老兵的大規模維權引起當地政府的恐慌,派出上千名警力進行圍追堵截,同時阻止市民以及其他老兵送水、送糧等支援,但是所有老兵們齊心協力,衝破重重阻力,進入漯河,露宿街頭,堅持維權數日。

影片顯示,老兵在維權現場不停地喊著「還我自由」、「打擊腐敗」等口號,聲勢浩大。

還有許多老兵因當地政府的監控打壓,無法到達漯河維權現場,在當地以打標語形式進行聲援。

據悉,自6月1日開始,全國老兵聚集在漯河維權,一直堅持了三天兩夜,直至6月3日下午,當地政府妥協,無條件釋放了軍嫂以及所有被抓的老兵。

另據網絡上一篇題為〈漯河軍嫂自白:抗議漯河市民政局對轉業軍人的不公〉文章稱,軍嫂維權是因為丈夫在安置工作中遭遇「潛規則」,通過量化評分,排名靠後的進了市直單位,而排名靠前的、沒關係的隨意安置。

大陸退役老兵維權頻發,規模、聲勢都遠超其它維權群體,他們維權一次,當局給解決一部份,再通過維權再解決一部份,始終沒有徹底解決他們的訴求,致使他們常年不斷地維權。今年中共兩會後,中共成立了退役軍人事務部,其成為老兵們維權的新去處,但是他們的問題始終未得到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