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年前,跟一個朋友聊到馬克思和共產黨。令我頗為意外的是,這位朋友雖然反對共產黨,卻不反對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照他的說法,共產黨的罪行不應該歸結於馬克思,而應歸結於列寧和史太林。共產黨的暴行暴政不但跟馬克思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恰恰是因為違反了馬克思的理論造成的。言下之意馬克思主義本來是對的,是比較溫和的,是主張民主和自由的,是列寧、史太林和毛澤東等人把經念歪了,違背了馬克思的初心。

事實真是這樣嗎?我認為,這完全是對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的誤讀。

縱觀全球共產主義運動一百多年的歷史,各國共產黨幹的「大事」無非兩件:一個就是通過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奪取國家政權,再一個就是在奪取國家政權後,用專政手段維繫和鞏固這個政權。而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自始至終都充滿了暴力、血腥、罪惡,堪稱是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浩劫。

那麼各國共產黨為甚麼要通過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的方式奪取國家政權,並在奪取國家政權後用專政手段維繫和鞏固政權呢?這固然來自於列寧和史太林的理論,但追根溯源,列寧和史太林的理論卻並非他們自己的獨創發明,而是來源於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的馬克思主義,也正因為如此,各國共產黨,包括列寧、史太林和毛澤東無一不視馬克思主義為自己思想的源頭,無一不把馬克思當做自己的宗師,甚至連共產黨員去世都叫做「去見馬克思」。

那麼這裏面是不是存在這樣一種可能,就是列寧、史太林和毛澤東等人誤讀了馬克思,馬克思主義其實與他們搞的那一套根本就沒關係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最好的方法莫過於來看看馬克思恩格斯本人是怎麼說的。

眾所周知,馬克思主義有三大組成部份: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對各國共產黨影響最大最直接的是第三部份,即馬克思的所謂共產主義革命學說。這個學說的要點主要有兩條:一、無產階級應該在共產黨的領導下,通過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奪取政權;二、用強制的手段(無產階級專政)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逐步實現「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制度。

早在《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和恩格斯就直言:「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過去遺留下來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所以,毫不奇怪,它在自已的發展進程中要同過去遺留下來的各種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在這個意義上,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用一句話來表示:消滅私有財產權。」在《共產黨宣言》的結尾,馬克思和恩格斯更是殺氣騰騰的宣佈:「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佈: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在《哥達綱領批判》中,馬克思又斷言說:「在資本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之間,有一個從前者變為後者的革命轉變時期。同這個時期相適應的也有一個政治上的過渡時期,這個時期的國家只能是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

可見,馬克思主義不僅要推翻資本主義,實現共產主義,而且認為暴力革命是推翻資本主義的必要手段,無產階級專政是實現共產主義的必經之路。對於馬克思主義的這些基本理論,列寧、史太林和毛澤東及各國共產黨可以說都老老實實的照著做了,一點都沒有違反。既然如此,怎麼能說他們犯下的罪行與馬克思無關呢?

以六四事件為例,鄧小平指示27軍和38軍等部隊要不惜一切代價在12點以前佔領天安門廣場。這些部隊在行進的過程中遇到老百姓的阻撓,於是便開槍掃射,打開通路,按時到達了天安門。鄧小平雖然沒有具體指示如何開槍,可是戒嚴部隊在前往天安門的過程中所犯下的罪行,是執行他的命令造成的,你能說這和他沒關係嗎?同理,各國共產黨所犯下的一樁樁罪行,哪樁不是由於他們努力實踐馬克思的學說造成的?事實明擺著,如果不執行他的那套理論,這些罪行根本就不會發生,也不可能發生。

有論者說的好:「馬克思主義的錯誤主要在於:一、他關於階級鬥爭和暴力奪取政權的理論,打破了原來自然形成的比較合理的社會秩序,並且殺戮了大量無辜的人民;二、他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導致共產黨長期一黨專政,導致黨的領袖個人獨裁和胡作非為,導致對黨內外不同意見者的殘酷鎮壓,從而使人民喪失了最基本的自由和人權,甚至淪為奴隸;三、他關於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理論違反了人的天性和經濟規律,嚴重破壞了經濟發展,使國家和人民都陷入極度的貧困。總之,在奉行了馬克思主義的國家,都出現了歷史大倒退,人民都過著缺吃少穿而且沒有人身自由的悲慘生活,在許多國家還出現了和平時期大量餓死人、打死人的慘劇。按照馬克思主義理論建立起來的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制度,是世界數千年歷史上最壞的制度。」

一言以蔽之,把共產黨的罪行和馬克思切割開來完全違背事實,列寧、史太林和毛澤東固然要為共產黨的罪行買單,但最早應為此買單的則是馬克思,當然還有恩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