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常年到處旅遊的摯友告訴我,每到一地,用不著事先了解,更不必做甚麼研究,掃一眼當地風土民情、建築廟宇,就能八九不離十地猜中此地在遠古時期,是否曾經做過中國的藩鎮、屬地。原因無它,留下很多的蛛絲馬跡,都充滿了「中國味」!他還說,要染上洋味兒很快,要具有中國味兒,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得經過久遠的吸取、淬煉、沉澱才行。問他何謂中國味?他卻輕蔑地瞅我一眼:到處是!虧你還是個中國人,自個兒仔細發掘吧!

放眼四周,是!那中國味,在在都是,處處能尋:那塔尖簷牙,幽幽的風鈴脆響;那燕尾屋脊,燦燦的琉璃碧瓦;那九龍蟠壁,重重的祥雲瑞氣;那神龕佛堂,裊裊的青煙繚繞;那「鍋巴海參」,滋滋的作響餘韻。那是中國味!

龍飛鳳舞的書法、毛筆;幽深綿緲的水墨、意境;收放自如的筷子、摺扇;溫文儒雅的長袍、馬褂;魅力十足的轎子、龍舟;清淡爽口的皮蛋、豆腐。對!這都是獨一無二的中國味!

一拱手、一抱拳;一作揖、一合十;一斂衽、一低眉;是!這是中國味特有的禮節。飛簷走壁、兔起鶻落;行俠仗義、兩肋插刀;劫富濟貧、打抱不平;對!這是中國味的俠義精神!

方塊文字、詩詞曲賦、對句春聯、算卜拆字;古箏琵琶、笙笛鐘磬;太極武術、品茗煮酒、旗袍二胡;敬天知命、天人合一、善惡有報;儒釋內涵、佛道修煉、神仙世界……等等,不勝枚舉。那是中華民族五十個世紀的精髓,五千年神傳文化造就出的,獨特的、殊勝的中國味兒!

如今那風靡全球上流社會的世界第一秀──神韻藝術團,那不疾不徐、氣定神閑、乾淨俐落的滾躺、翻騰、跳躍等一連串一氣呵成的動作,以及高難度連續騰躍的舞步,帶有武術的功底,展現的是中國行俠仗義的男兒豪邁味;舞衣的多元與多彩,讓人目不暇給,鋪陳的是神州各朝代,悠遠的文史內蘊。那軟帶、披帛以及長長的錦帶、素綢……等等的配件,不僅是裝飾,它們隨著舞者輕重緩急的舞步、時刻變換的動作,起著引領觀賞者拓展想像力的作用:

那行雲流水的移步與輕巧的騰挪,帶出了歡樂的中國節慶味兒;那纖細粉嫩的蘭花手腕,靈活張、舒裏,剎時寒梅朵朵怒放;那淺藍軟帶貼地相連,輕擺、緩蕩,瞬間讓人領略千頃碧波的西湖景色;那擂鼓的昂揚臂膀與咚咚鼓聲相呼應,使人感受到天朝上國千軍萬馬奔馳的威嚴。

這一切所營造出的氣氛,帶動著你的視線轉移,而陸續湧現於腦海中的是:五千年深邃內涵造就的民間女子,悄悄的訴說著過往的典故傳奇;凸顯的是古代深閨仕女溫婉賢淑的風采,默默地演繹著神傳的雍容華貴;強調的是精忠報國的浩然正氣與代父從軍的大忠大孝;浮現的是悠久的民族道德操守,曖曖內含光的中華審美價值。這就是中國古典舞的風韻,這就是中國味!

筆者不才,閑來無事,偶也畫它兩幅,雖然用的是西洋進口的繪畫媒材,但泰半以國畫的毛筆代替,畫出來的樹就是峰頂絕壁、虬幹糾結的松柏,傲骨錚錚;破筆拖出的就是裊娜飄飛、嬌羞不勝的條條柳絲,離情依依……就這樣,成了頗具中國山水意境的「水彩渲染風景畫」。

我幾乎沒有旅遊寫生過,都是「胸中有丘壑,左手取山川」的「閉門造車」。只因酷愛中國古典文學而長年涵泳其間,憑著那些耐人咀嚼的詩詞名句,發揮想像力的塗鴉而已。只因那中國味已根深柢固的深植於我的靈魂底部,每個細胞都已被中國味浸染得吸飽、泡足,所以畫出的東西自然散發出濃濃的中國味兒來。

縱目環顧,中國味在哪?在那飽讀詩書的煦煦儒者一舉手、一投足間;在那東坡肉入口即化的細火慢燉中;在那廟宇道觀香火鼎盛的虔誠裏;在那「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的情緒轉折裏;在那「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的歌舞酣暢中。中國味在哪?在那「大唐鼓吏」一敲一擊的剛毅間;在那「雪山白蓮」揚起的妙嫚素綢中;在那觀眾頻頻拭淚的莫名觸動裏。

每個人的記憶深處都潛藏著「中國味」!這也就是為何全球多處的有緣觀眾,在欣賞「神韻藝術團」演出時老掉淚的緣由所在!總覺得有些遠古的甚麼被輕輕喚起:既陌生可又熟悉;似相識但又疑惑;說不清道不明的一團迷霧,似乎觸及了心海深處那神聖的殿堂,靈魂底部那莊嚴的神龕般的,愛極了這種中國味的演出,怎麼樣也移不開自己眷戀不捨的視線!

因為中國味是上天賦予的,是修煉的精華,是悠遠的陶醉,是長久的浸淫!其實中國味無處不在!因為那是神傳文化,那是神的賜予,那是中國人的根。因為那是神的思維、神的光彩、神的豐姿、神對祂子民的惦念。這中國味洋溢在每個角落,流淌在每個炎黃子孫的血脈中,慈悲地將你我悄悄包圍,輕輕呵護。別排斥,別錯失,別猶豫,別延誤。快去訂票,快去觀賞「神韻藝術團」,快去沐浴中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