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一位高級談判人士透露,中共與斯里蘭卡之間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遇到了重大障礙,主要是因為中共不同意斯國提出的10年後要審查自貿協議的要求。

這個一度依賴中共的南亞小國,為何要審查與中共的協議?中共近年來向斯國投資數十億美元建設港口、道路及發電站,這些投資到底給斯里蘭卡帶來了甚麼?

最吸引中共的是斯里蘭卡的港口

斯里蘭卡前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自2005年上任以後,被美國等西方國家指責其在內戰期間嚴重違反人權。美國因而在2007年暫停對斯國的軍事援助。同年,中共乘虛而入,向斯國伸出「友誼之手」,為其提供巨額軍事援助。

根據軍事雜誌Jane’s Defence Weekly的報告,斯里蘭卡於2007年4月簽訂了3760萬美元的協議購買中共的武器和彈藥。

除了出售武器,中共也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對斯里蘭卡給予強有力的外交支持,阻止任何想要制裁斯里蘭卡的努力。與此同時,中共對斯里蘭卡的援助也從2005年的幾百萬美金飆升到2008年的約10億美金。

於是,斯里蘭卡便成了支持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最早國家之一。對於中共來說,斯里蘭卡最大的吸引力是它的港口,它們是中國連接中東和非洲的能源供應路線,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意義。

拉賈帕克薩在任時和中共簽署了一系列大交易,包括10億美元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建設和14億美元的科倫坡港口城市計劃等。

斯里蘭卡第二大機場、馬特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Mattala Rajapaksa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協助規劃及建設也是由中共援助的。

中共的大手筆投資為斯里蘭卡帶來了甚麼?

《紐約時報》去年9月的一篇文章指出,斯里蘭卡從中共的投資中獲得的不是收入,而是帳單。文章說,馬特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原計劃每年接待旅客100萬人次。而建好後,它每天接待的旅客只有十幾個。此外,中共投資建設的漢班托塔港也沒有給斯國人民帶來效益。

斯里蘭卡交通與民航部(Transport and Civil Aviation Ministry)表示,馬特拉機場每年的收入約為30萬美元,但它在未來8年間,每年都要還給中共2360萬美元。

BBC報道,中共這些年的投資正讓斯里蘭卡變成了一個「身陷債務泥潭的國家」。

2015年反對派領袖席瑞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上任斯里蘭卡總統後,叫停前總統拉賈帕克薩簽署的多個項目。但這仍無法使斯里蘭卡擺脫債務危機。

BBC說,當這些借來的錢被揮霍在看起來沒有回報跡象的基礎設施上的時候,就會造成很大的破壞力。斯里蘭卡的債務總額為640億美元,政府全部財政收入的大約95%都被用於償還債務。

斯里蘭卡外交部長拉維・卡魯納納亞克(Ravi Karunanayake)說:「一項帶不來任何經濟回報的活動是負擔不起的。」

去年12月,斯國因無力償還對中共的債務,最後不得不將其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共。斯里蘭卡政府的批評者譴責此舉有損國家主權。分析人士警告說,要注意將控制權過多地交給中共的後果。很多國民覺得,這是在將國土讓給中共。

去年12月,斯國因無力償還對中共的債務,而不得不將其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共。(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去年12月,斯國因無力償還對中共的債務,而不得不將其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共。(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席瑞塞納政府誓言重新審查中共與斯國前任政府之間簽署的合同,說這些合同不透明。

路透社說,近幾個月來,斯里蘭卡越來越擔憂中共的這種投資會使這個2100萬人口的國家陷入更深的債務,使其主權受到損害,這些擔憂促使該國對中共的貿易協議進行更嚴格的審查。

斯里蘭卡除了因中共投資而深陷債務危機外,在進出口貿易方面,該國和中國之間存在著巨額貿易逆差。斯國2016年進口了價值42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而其對中國的出口卻只有2.11億美元。中共想要獲得「零關稅」,斯里蘭卡主要談判官員K.J. Weerasinghe近日透露,這也是中斯兩國存在的另外一個爭論點:中方希望一旦雙方協議簽署,兩國90%的互賣產品要實行零關稅,而斯方則希望開始階段,僅對50%的產品實行零關稅,並在20年內逐漸放大零關稅的範圍。

Weerasinghe還表示,斯國還堅持要有10年後再次審查自由貿易協議的權利,但中共並未打算同意。

Weerasinghe說,自去年3月以來,中斯兩國沒有進行部長級討論。而雙方低層官員的討論基本上沒有取得甚麼進展。

Weerasinghe告訴路透社,「談判已經陷入停滯狀態。中共希望去除重新審查條款。」斯里蘭卡則希望能夠重新審查條款,因為這將會允許該國改變與中共達成協議中的一些條款(如果這些條款損害了這個島國的商業利益)。

多國陷入中共債務風險

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3月4日發佈的一份新研究報告指出,與中共就「一帶一路」簽署協議的68個國家中,有23個國家被發現已經有「相當高」債務困擾(debt distress)風險。其中包括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是面臨風險最大的國家。

「亞洲時報在線」2017年12月的一篇文章披露,瓜達爾港協議是中巴雙方簽署的中巴經濟走廊一部份。根據這項長達40年的協議安排,中共將獲得瓜達爾港總收入的91%以及周邊自由貿易區85%的收益。

根據中巴協議安排,中共將獲得瓜達爾港總收入的91%以及周邊自由貿易區85%的收益。(Umargondal/Wikimedia commons)
根據中巴協議安排,中共將獲得瓜達爾港總收入的91%以及周邊自由貿易區85%的收益。(Umargondal/Wikimedia commons)

巴基斯坦港口航運部長Hasil Bizenjo於去年11月24日在參議院披露,對於中共開發瓜達爾港、自由貿易區以及所有通訊基建的160億美元的貸款,巴方則需要支付超過13%的高利率,其中包括7%的保險費用。

「全球發展中心」稱,「耗資巨大的一帶一路項目和中共收取相當高的利率加大了巴基斯坦的債務困擾風險。」

Bizenjo指出,在40年協議到期後,巴方將收回瓜達爾港口的營運權,並承擔基建設施的維護。但當地商界人士指責稱,在40年協議到期後,大部份的基建設施將會變得十分殘舊,無法再用。那時候巴國政府接手的將是一個爛攤子,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用於維修升級。

中共大舉進行基建投資背後的驅動力

《紐約時報》說,中共對斯里蘭卡馬特拉機場這樣的項目背後的驅動力,並不是當地的經濟需要,而是著眼長遠的謀劃。中共想要確保自己能獲得關鍵資源,想要輸出國內閒置的工業產能,甚至想要讓世界秩序的天平向自己這一邊傾斜。

中共提供的貸款極少是免息或低息貸款。更弱小的國家渴望獲得那些貸款,但可能難以償還。

紐時說,就算那些項目非常適合當地經濟,結果也可能看起來有點像空殼遊戲:東西建好了,錢到了中國公司手裏,但借款國背上了更多的債務。

金融分析師Asantha Sirimanne指出,來自中共進出口銀行的貸款「主要是提供來購買中國的產品和服務」,而勞工和分包商都是中國人,「所有的原材料是從中國進口」。

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的戰略研究教授布拉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表示,中共向這些小國提議的項目規模大,聽起來很具吸引力,於是,「它們(這些小國)像染上毒癮一樣貸款,然後陷入債務奴役狀態。這顯然是中共地緣戰略構想的一部份。」

CNN認為,中共的目的之一是,如果和中共借債的國家中有任何國家在債務管理方面遇到問題,那麼中共將會處於一個強有力地位,從而能夠影響這些國家的戰略決定,或者獲得重要基礎設施的控制權。

「全球發展中心」也指出,中共不是要幫助刺激這些國家的增長和經濟機遇,而是會推動一個能夠在「發展中國家引入新的債務脆弱性,使其增長受挫」的項目。

亞洲小國開始覺醒

BBC說,中共對斯里蘭卡的大手筆投資越發讓斯國民眾感到不滿。

漢班托塔港被中共接管並沒有滿足中共的擴張野心,在中國大陸實行的拆遷也計劃被引入斯里蘭卡。中共要在該地再購入1.5萬英畝的土地,建造工廠和辦公室。

該地區的很多居民不想放棄他們的家和田地,於是在去年引發當地人的大規模抗議。

斯里蘭卡現任政府也開始提出要求重新審議與中共的貿易協議。與此同時,更多的亞洲國家也都開始覺醒。

5月10日就任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為拯救經濟,對中共投資項目屢屢說不。他宣佈取消了籌建中的新加坡至吉隆坡高鐵項目,並與中共重新談判東海岸鐵路。這兩個資金來自中共的超大型計劃,曾由馬國前首相納吉極力推行。

馬哈蒂爾就東海岸鐵路項目表示:「我們正與中方重新談判,該合同條款對我們的經濟十分有害。」「我們從中國借錢支付建設費用,這筆建設費用卻不流入馬來西亞,而是支付給中國企業,這是個奇怪的合同。」

去年11月,媒體還爆出巴基斯坦拒絕了中共對迪阿莫−巴沙大壩工程的資助。據《印度時報》報道,巴基斯坦要求中方把該項目從中巴經濟走廊中劃掉,改由巴方建造該水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