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科技戰紛爭,讓人眼花繚亂。有專家指,萬變不離其宗。中美之間摩擦、爭吵和談判的核心在於中國沒有消費與其經濟規模相匹配的商品或服務,而美國卻恰恰相反。再展開看,中美貿易戰背後隱藏了三個層面的競爭,以及每個層面競爭中各有一個中共不敢讓人知道的事實。

中美未來科技競爭發展渠道之爭

在中美兩國爭執的背後存在一條主線:中共當局發展科技的路徑選擇。

「中國製造2025」計劃是中共未來科技發展的重要指導方針,強調在技術上自給自足,並在指定的先進技術領域佔據全球領先地位。該計劃指定的10個未來發展領域包括:新一代信息技術(5G)、數控機床和機械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智能電網與動力設備、新材料及農業機械。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表示,如果中共要在這些產業和其它國家正當競爭沒有問題,但通過投入3,000億美元補貼、限制市場准入及強制技術轉讓等手段、以犧牲它國利益為代價,那就另當別論。

中共不敢讓人知道:「2025」要靠買和偷來實現

中共當局希望靠「買」國外技術、科技公司和先進技術產品,以及通過強迫美國企業技術轉讓、偷竊美國技術等手段,來實現「中國製造2025」計劃。萊特希澤在出席國會聽證時,形容該計劃就如同「我有一個名單,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把它們都買走」。

有白宮資深貿易官員告訴媒體,美方希望用針對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行為的301條款箝制中共「中國製造2025」計劃。據美國知識產權盜竊委員會估計,中共每年盜竊知識產權,造成美國2,250億至6,000億美元的損失。

中美企業未來技術「冠軍」之爭

中興通訊是中美貿易戰的焦點之一。中美國家層面的未來技術之爭載體就是企業層面的「冠軍」之爭。

「中國製造2025」就是希望扶持行業及5G發展的冠軍,其投資對象是中興、華為這類國有或有中共背景的私有企業。3月美財政部罕見公開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信函,透露防範中共5G 技術擴張、嚴審美國科技芯片公司高通併購案,「併購可能將5G的主導權讓與中國,這會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帶來負面後果」。

中共不敢讓人知道: 企業要靠拔苗才會長

為引領未來高科技十大領域,中共計劃將大量資源投向具有戰略性的行業,使其冠軍企業浮出水面,再推向世界舞台。但因為企業獲取這類資源不是由市場驅動,而是受政治策略驅動,所以中共的這種保護主義模式,鼓勵企業把心思放到努力爭取政府補助上而不是創新上。美國商務部4月對中興激活出口禁令、致該公司陷入停擺就是真實寫照。過去中共投入巨資研發的芯片產業無一家能撐起該領域。

大陸長江商學院會計學教授薛雲奎日前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根據財報分析,「中興的利潤是很薄的,主營業務幾乎不賺錢,完全依靠出口軟體增值稅退稅和政府研發補貼才讓公司有微薄的盈利。」Government CIO聯邦研究經理和編輯普頓也撰文說:「中國科技公司要是沒有政治支持可能會(立刻)陷入危機。」

中美深層次的經濟結構轉型之爭

中美貿易結構一度令很多人不解,從出口商品類別來看,中國主要出口美國的是製造品,而美國出口給中國的主要是農產品,好像違背常識。其實這正反映了中美經濟結構上的深層次衝突。

在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人為製造的勞工「低」成本吸引下,美國大量製造業企業外遷至中國。此舉造成兩極結果:第一,美國產業流失、國內出現大量失業;第二,中國民眾收入較低,以致影響消費。這也是特朗普大選時承諾、目前一直在踐行的方向——讓美國製造業回流。

彭博社2015 年報道分析中共從2001年底入世以來,因為中國低成本出口商品,美國500萬工人中有超過200萬人失業。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去年美國製造業協會(NAM)峰會上表示,製造業和農業是美國的傳統經濟形式,也是美國創新的來源。「它必須強大才能保證美國在軍事、安全、自由和經濟上的強大。」

中共不敢讓人知道: 誰讓中國民眾消費不足

上述已提及在中共人為製造勞工「低」成本政策下,中國民眾並未全部享有外國公司投資建廠的收益,反而變成「為它國打工」、收入低,以致影響到消費。

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曾估算中國消費佔GDP的比重變化。她發現扣除政府消費,中國民眾消費佔GDP的比重只接近45%。而多數發達經濟體則佔55%至70%,印度也達到59%。

經濟成果都去了哪裏?Government CIO聯邦研究經理普頓指中共是歷史上最極端的經濟體之一,國有企業及掌控中共政治的「紅色家族」等中共「既得利益集團」,從中國過去40年的經濟增長中獲得巨大利益。

綜上所述,中美國家層面的科技競爭避免不了,而企業層面「冠軍」之爭注定要依賴出口,勢必帶來貿易盈餘。要減少中美貿易巨額順差,只能依靠增加進口、增加中國國內對美國商品或服務的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