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春天的路上,沒有鮮花,沒有芬芳。你需要耐地住寂寞的心,和面對嚴寒的勇氣。從冬到春,雖不遙遠,卻感到漫長。

穿越冰雪,沒有歌聲,那就把風的怒號做歌吧。因為你的心靈從未荒蕪過,因為你堅信,春天就在前面。你還記得,一位詩人說:「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太寒冷了,你在數著梅花瓣度日。最難過的日子,你想到最親的人,那是冬日裏的灼灼陽光。日夜的陪伴,你怎麼會孤獨呢?你在紛至沓來的日子裏,依稀看到春天的笑容。

一些日子,需要靜息,需要積蓄與等待,需要火一樣的熱情,需要堅韌不拔的持久力量與智慧,醒來時終要醒來,就像時下,就像一切等待春天的萬物。

風一路相伴,雪不時覆壓下來,前面,不遠的地方就是一個路標:小雪——大雪——冬至——它們不是行路者敏感的日子,行者,只有一路向前。每一個寒冷的節氣,都是一道考題,都需要認真去做。有時,風追打的累了,躲到哪個角落喘息去了。太陽,沒有忘掉他眷顧的艱難的行者,送來撫慰,送來信心。那個時候,你看到了春天的燦爛,耳畔響起化開的冰河的水流聲,和鳥兒唱出的春天的歌謠。

柳條綠了,山花泛出紅暈。通往春天的路,只餘幾步之遙。隨即到來的滿眼芳華,是春對行路人最真誠,最熱烈的回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