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成帝有個妃子,名叫班姬,是校尉班況的女兒。有一天,漢成帝在後宮遊玩,叫班姬與他同坐一輛車子。班姬彬彬有禮,婉言謝絕,說:「自古以來的聖主明君,都是賢良方正的人陪奉左右,只有國勢衰敗的國君,才會違規讓寵愛的姬妾伴隨左右。我不敢因為皇上的寵愛,而損害了皇上的聖明呀。」

漢成帝覺得她講得有道理,心裏很慚愧。後來,太后也聽說了這件事,高興地讚揚道:「古時候有個賢女叫樊姬,現在又出了個賢女班婕妤(即班姬)。」

當時,後宮有個妃子叫趙飛燕,她有個妹妹也在宮裏。趙家姐妹,很得皇帝的寵愛。不過她們怕班姬奪去了寵愛,經常在皇上面前說她的壞話。班姬從來都不為自己辯駁,心平氣和。後來為了避妒,她自願到太后那裏做了一名侍女。

呂坤評論說:「與皇帝同坐一輛車子,是多少妃子夢寐以求的事啊!班婕妤不但拒絕,還大膽地向皇帝進言,使皇帝明白禮儀,實在是賢德之舉啊!」

皇甫夫人痛罵 奸臣賊子董卓

漢朝有個叫皇甫規的人,他的後妻非常有才華,擅長作文章,又寫得一手好字。皇甫規死後,當時的大奸臣董卓聽到皇甫夫人的名氣後,非常傾慕,就強硬地下了聘禮要娶她。

皇甫夫人不願嫁給他,就穿上了喪服跪在董卓的門前,苦苦請求放過她,可是董卓不聽。見哀求無效,皇甫夫人站起來,擦掉眼淚,痛罵道:「你這個亂臣賊子,竟敢向你的君夫人非禮嗎?」董卓聽了大怒,就把她的頭吊在車子扼馬頸的木頭上狠狠鞭打,鞭子揮得密如雨點,讓人眼花繚亂。但皇甫夫人卻一聲也不呻吟,並對打她的人說:「你們為甚麼不再打重一點啊?快些打死我好了,我九泉之下也會感激你們的!」她又對董卓罵不絕口,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

人們都非常敬佩皇甫夫人的德行,就給她畫了像,並尊稱她為「禮宗」。

呂坤評論說:「皇甫夫人外貌美麗、才華橫溢,如此通達禮節卻早早死了丈夫,實在讓人憐惜!董卓強下聘禮、嚴刑拷打,也不能改變她的志向。由此可見,她是一個多麼講氣節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