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統」特務 遇上共黨女特工

胡老闆,因年深日久,已忘其大名,當時才三十多歲,風華正茂,一表人才;用今天的話來說絕對是個「帥哥」。他就在我當時就讀的成都市七中不遠的西順城街開了一家茶館,家中比較富有,我都認識他。

此人有「登徒子」之癖好,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喜歡泡妞。於是就經人介紹在國民黨的「調查統計局」(簡稱鬥調統一)去掛了個名,以表現自己有錢又是官,好讓女人喜歡。

共產黨一來,「調統」被定為特務組織,他趕忙去自首。由於他確實無任何活動。當時要抓的人太多,所以就暫時沒有動他。時間稍長,他以為當真沒有事了,老「毛病」又來了。

一天在大街上看見一女郎,穿著時髦,雖非花容月貌,卻也楚楚動人,頗有幾分姿色,他便主動去向人家獻殷勤。誰知那女子十分大方,眉目含情,秋波頻送。胡老闆神魂顛倒,以為是難得的「艷遇」,身不由己地與那女子來到一深宅大院門前。女郎示意請他進去,他更是喜出望外。

來到一屋內,他正探身向前欲與女郎來個「零距離」的親密接觸。說時遲,那時快,幾個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漢,似從天而降一擁而上,兩手「格鬥擒拿功」就將他放倒在地,立馬捆了起來。他開始還以為是中了「仙人跳舞」(即利用女色勾引勒索財物)計,連忙說「饒了我,我願出錢」。誰知人家並不想要他的錢,只要他的命!

原來那女郎是化了妝的共黨便衣公安女特工。專門在街上到處私查暗訪,這所屋子是「鎮反」鬥争中特工設的秘密據點。美女特工的任務就是成天外出「艷服私訪」以發現可疑之人。這天胡老闆運氣特好,偏偏就碰上了這條「美女蛇」。

一查他胡老闆是「調統特務」身份,那美女特工當然不提胡老闆對她心存「非份之想」一事,那豈不太損「我黨公安人員」的光輝形象了,那多沒面子,於是一口咬定他「妄圖殺害我解放軍女戰士」。最後的結果就去了昭覺寺刑場。這種「反革命」當然比較「另類」,但也可見這場「鎮反運動」殺人之隨意與輕率。(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