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冷戰時的一次絕密海軍任務,鐵達尼號沉船可能會在海底休息更長時間。鐵達尼號被發現的那個夜晚,與沉沒的夜晚非常相似,大海非常平靜、天空中都沒有一絲月光。

鐵達尼號背後的解密故事近期將在國家地理雜誌的展覽中跟觀眾首次見面。該展覽名為「泰坦尼克號:不為人知的故事」,展出了海洋學家巴拉德(Robert Ballard)發現的鐵達尼號殘骸,以及當年倖存者和從救生艇中收集的物品。

巴拉德發現鐵達尼號的故事很有意思。得先從他的身份說起,首先,他是海洋學家、國家地理探險家,同時他也是海軍軍官。

他於1982年要求美國海軍贊助潛水技術,他一直相信這項技術可以找到鐵達尼號。1985年,美國海軍委託巴拉德利用潛水技術探索兩艘核潛艇SUS Thresher和USS Scorpion的殘骸。

這兩艘潛艇在冷戰期間沉沒在北大西洋,美國政府希望知道這些沉沒潛艇造成的環境影響,以及是否有惡意行為導致潛艇沉沒。

於是,接到任務的巴拉德跟當時負責潛艇作戰的海軍作戰副總參謀長圖曼(Ronald Thunman)會面,巴拉德提議說,能否把尋找鐵達尼號作為這次行動的一部份。

Ballard說:「我建議,因為鐵達尼號的沉沒地點位於Thresher和Scorpion潛水艇之間,也許可以告訴世界,我也在尋找鐵達尼號。」

在聽說巴拉德的主意後,副參謀長圖曼儘管覺得很瘋狂,但仍表示:「如果你完成你的任務,我不介意你在剩餘時間做甚麼。」

巴拉德和他的團隊成功找到這兩艘美軍潛艇,然後「直奔鐵達尼號」,僅用了12天就發現了殘骸。他非常幸運,因為之前有探索人員花幾個月時間都無法找到鐵達尼號的位置。

巴拉德說,鐵達尼號的位置既不是在大家認為它沉沒的地方,也不在發現救生艇的地方。「我知道它不是在每個人都說的那個地方。」

他講述自己如何找到鐵達尼號殘骸的過程。「有點像要拍攝一隻隱藏在冬天的鹿,得先找到它的足跡、然後再順著腳印找。」他說,自己就是從殘骸入手,一點點順線索找,最後才鎖定範圍。

1985年9月1日上午2點,巴拉德和幾名團隊成員觀看到機械人潛水器傳回的鐵達尼號鍋爐圖像。巴拉德說:「我們真到了鐵達尼號沉沒的地方,我們找到了。」

除了巴拉德發現鐵達尼號的故事,在2019年1月6日國家地理雜誌展覽中還會展出鐵達尼號的一些人物故事。

比如:甲板上演奏音樂的八名藝術家,他們一直堅守到船體沉沒的最後一刻。

看過電影「鐵達尼號」的觀眾都能清晰記得他們。當船開始下沉,他們沒有逃生或找救生艇,而是選擇了在甲板上演奏;即使船體傾斜、變得難以站立時,他們仍恪守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悲劇發生後,樂隊領隊、小提琴家哈特利(Wallace Hartley)的屍體被發現,當時他手中仍緊握著樂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