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支聯會今日晚上在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舉行六四29周年燭光集會,今年再有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缺席晚會,支聯會表示理解香港年輕一代與大陸有疏離感,但就算切割「中國人身份」仍無法脫離被中共專政管治的事實;若不去爭取,「香港人身份」將會完蛋。有本港議員寫信給年輕人,強調六四屬於每一代、每一個相信真理和正義的人。亦有美國議員發表聲明表示未遺忘中國人的犧牲。「天安門母親」則發出公開信,稱堅持真相、賠償及問責。

六四事件今日踏入29周年,部份大專院校學生會今年繼續不出席支聯會舉辦的六四燭光悼念晚會,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昨日播出的一個電視台節目中表示,年輕人拒絕悼念原因很多,不能勉強他們參加,希望他們日後改變想法。他指部份年輕人對國家抱切割心態,不關注大陸的民主進程,同時年輕一代與親身經歷六四事件的一代感受不同。他提到,近年支聯會獲邀到學校講解六四事件的次數減少,今年更只有一間,他估計學校受到政治壓力。支聯會計劃透過不同途徑,包括加強網上宣傳,將六四的回憶及精神傳承給下一代。

另外,何俊仁表明,支聯會並非參政組織,將繼續高叫「結束一黨專政」口號,不會考慮會否有人因而被取消參選立法會的資格。

「港人無法脫離中共專政」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昨早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表示,對外界質疑六四燭光悼念晚會「行禮如儀」的說法感到痛心,認為這說法有如否定參與者希望推動中國民主,堅持平反六四的感情。他說:「每個人來都是帶著感情。貪得意呀?!如果行禮的人,一定不會來。」

李卓人又認為大陸與香港根本無法切割,切割也不代表香港脫離中共專政。若港人珍惜自由,應該用盡「香港人身份」去為香港為中國的改變而貢獻,就算切割中國人身份,仍然無法脫離身處被中共專政管治的地方的事實;假如不去爭取,香港人身份將會「玩完」。他強調,大陸有不少人權問題,若港人不為他們發聲,就沒有人為他們發聲。

他又強調即使年輕一代沒有親身經歷六四,只要了解有關歷史,並且堅持法治公義,就會感受到該段歷史的衝擊。

支聯會常委張文光認為,出席集會的人數已不是焦點,而是持續的時間,沒有太多群眾運動可以堅持29年,同時仍有為數不少的支持者,相信本港和平悼念六四活動的力量能持久下去。他指六四晚會不是支聯會的堅持,而是香港人的堅持。他相信六四會獲得平反,屆時香港人一定會感到驕傲。

張文光希望運動者之間有「尊重、尊敬、尊嚴」,不要隨意否定他人的所思所為,否則將不利團結運動。他又呼籲運動者有足夠的冷靜和胸襟去思考「過去某些地方是不是做過火」,支聯會也反思自己過去是否太軟弱。

「六四不只屬一代人」

對於近年有年輕人不參加由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晚會、又稱不同意建設民主中國等理念,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議員在港台節目《給香港的信》中,撰寫信函給一名剛完成DSE考試的學生Annie。他表示,理解人們很難為一些感受不深的事件奮鬥和抗爭,亦不會怪責她,但強調六四事件不是已過去和沒有意義的慘劇,六四仍然深深影響每一個人,甚至是影響港人與北京關係的最大因素。他指,香港是大陸惟一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因此必須團結起來記住六四,即使六四晚會每年重複一樣的口號,但不代表沒有意義。

他說:「六四不只屬於一代人,它屬於每一代、每一個相信真理和正義的人。」

另一方面,今晚7時半在尖沙咀文化中心自由戰士像前亦有另一個悼念集會。活動發起人、社運人士巫堃泰指,已知會警方將舉辦集會,亦向文化中心提出申請,雖然文化中心不批准申請,警方建議其將集會移至彌敦道九龍公園旁、清真寺附近一帶舉行,但巫認為在自由戰士像前舉行較具意義,故將按計劃於自由戰士像前舉行。 

去年支聯會六四悼念晚會。(大紀元資料圖片)
去年支聯會六四悼念晚會。(大紀元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