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方債飛速增長,引發了業界的關注,美國投資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曾經警告中國恐將是全球熊市惡化的引爆點。因為羅傑斯一直看好中國經濟發展,此番談話引發業界高度警惕。

據上報5月31日報道,羅傑斯今年2月接受印度電視訪問時表示,2008年金融海嘯後有中國的龐大儲蓄量可以協助穩定全球經濟,但是現在中國債台高築,恐怕會成為全球熊市惡化的引爆點。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多次警告,大陸地方融資平台公司實為中共地方政府規避舉債上限以便長期向銀行貸款的機構,這些融資平台迅速導致地方政府過度發債,中國從2008年以來負債激增,已成為經濟不定時炸彈。

去年中,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國際警告中國出現地方債違約可能性升高。

習近平去年中談到金融風險問題時首次提到「地方債終身責任制」,以免地方官員為政績違規舉債。大約同時,中共宣佈中央不再擔保地方債務。

《金融時報》曾經引述IMF的估算報道,去年底,中國地方債務達到42萬億(人民幣,下同),相當於GDP的51%。

彭博智庫去年底曾經表示,中國已在金融危機爆發邊緣——中國未來5年債務激增,2022年債務總量於GDP佔比將高達327%,比2008年高出一倍,中國將名列全球負債最重國家。

最為關鍵的是,這些地方政府借了這麼多錢卻不想還。中共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委賀鏗在今年5月底表示,40萬億的地方債,「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認為,中共地方債飆升首先是中共各地方當局要把GDP搞上去,但又沒有甚麼刺激經濟增長的方法,就大量投資「鐵公機」(鐵路、公路、機場)等;其次,中共考核地方官以當地生產總值GDP為準,地方幹部普遍為求績效而高額舉債;再有,地方最高行政長官為了升官,只管自己任期內的政績,搞好了,自己高升去了,至於走後留下的爛攤子就不管了。這些都造成了中國地方債迅速飆升,地方債雪球越滾越大。

據《金融時報》去年8月報道,2015年以來中共地方政府普遍不願投資製造業,而以基礎建設刺激經濟,致力減少鋼鐵、煤炭等過剩產能——這些措施同時導致地方政府債務惡化。

除了地方債,大陸還有巨額違約或面臨違約的企業債。

僅僅在今年1月1日至5月22日,已有19隻信用債違約,涉及10個發行人,違約金額合計171.01億元。與2017年不同的是,2018年的違約主體以上市公司居多,違約比例高達26%。這些涉事發行人中,包括富貴鳥、凱迪生態、ST中安等多家上市公司。

令這些公司雪上加霜的是,債券發行也遇到了困難。

5月25日,因計劃中的10億元規模債券發行不利,股價遭遇連跌大幅下跌後,東方園林股票宣佈停牌。東方園林有A股園林環保領域「白馬股」之稱,計劃發行的10億債券,僅以發行0.5億元,95%的流標率宣告結束。東方園林的股價也從17元下探至最低14.86元,跌幅近14.6%。

企業債發行不利的最大後果是令企業借新還舊的企圖落空,債務違約在所難免。

賀鏗認為,中國的經濟風險關鍵在於金融風險,企業債務率太高,央企資產負債率91.8%,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74.5%,民企54%,普遍超過世界認知的50%危險線,全部屬於殭屍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