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1月就任總統後,不僅在國內大刀闊斧推行系列改革,推動美國經濟持續向好,美國老百姓信心十足,而且在國際事務上也是以前所未有的凌厲之勢,帶給世界震撼,尤其特朗普在對朝核武、對華貿易和人權等問題上的強硬姿態,給平壤、北京帶來了難以言表的壓力。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上講,特朗普之舉帶給北京現當政者的也是千載難逢的良機。

首先,特朗普在促進宗教自由方面的行動,為北京切實推行依法治國提供了天賜良機。

5月29日,美國國務院發佈了2017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國再次被列為「特別關注國」。報告中亦關注了法輪功、基督教等信仰團體受迫害的情況。同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促進宗教自由,是特朗普政府的優先事項」,「 美國不會對侵犯國際宗教自由問題袖手旁觀」。

深受特朗普信任的蓬佩奧立場鮮明的表態,對外傳遞的信息就是:為了捍衛和堅守美國的基本價值觀,特朗普不會再延續前幾屆美國政府「袖手旁觀」的態度,美國對於中國人權惡化的情況,將有新舉措,而這個行動是「開創新局面的」,對北京政局的影響也是不言而喻的。

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就釋放了「依法治國」的信號,還抓捕了大量江派迫害法輪功的如王立軍、薄熙來、蘇榮、李東生、徐才厚、周永康、郭伯雄等高官以及公檢法司各級官員——儘管是在貪腐的名義下。也是在習近平的推動下,大陸廢除了勞教制度。2015年5月,在北京當局公佈「有案必立,有訴必應」後,有超過20萬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向中共最高法院和檢察院遞交訴狀,控告元凶江澤民。

此外,在3月21日中共官媒剛剛發佈的中共中央擬定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不僅確認了組建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而且撤併了中央「綜治辦」、「維穩辦」和「610辦」三大主導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機構,尤其是權力如同中央文革小組、可以調動幾乎所有中共各部門的「610辦」職權併入政法委和公安部,更是點中了江的死穴。

今年4月初,中共國務院又推出了《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實踐》白皮書,第一部份即提到「尊重和保護宗教信仰自由是中共和中國政府對待宗教的基本政策。每個公民既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信仰某一種宗教的自由,也有在同一宗教中信仰某個教派的自由;有過去不信教而現在信教的自由,也有過去信教而現在不信教的自由⋯⋯國家對待各宗教一律平等,一視同仁,不以行政力量發展或禁止某個宗教」。第二部份則提到「宗教信仰自由權利受中國《憲法》保障」,「 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上述部份的潛台詞或許可以理解為:此前中共動用行政力量禁止法輪功是錯誤的,信仰法輪功是公民的自由權利。

在北京當局以隱晦的方式以及行動暗示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之後,下一步的走向理應是在適當的時機公開承認錯誤,糾正錯誤。習近平曾在2014年1月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稱:「不要說有了冤假錯案,我們現在糾錯會給我們帶來甚麼傷害和衝擊,而要看到我們已經給人家帶來了甚麼樣的傷害和影響,對我們整個的執法公信力帶來甚麼樣的傷害和影響。做糾錯的工作,就是亡羊補牢的工作。」

如今,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等信仰之舉開始高調行動,無疑也是給北京當局提供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順應天意、人心,結束迫害,這是北京當局走向世界,真正被世界接受,從而走出因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焦頭爛額困境的最佳契機,無論誰邁出這一步,都將在歷史上書寫濃重的一筆。

其次,北韓若全面棄核,對北京現當權者也是利好。目前,熟悉《孫子兵法》的特朗普以「不戰而屈人之兵」之法迫使業已擁有核武的金正恩,已然意識到其可選項並不多,如果不棄核,北韓將在更為嚴厲的經濟制裁乃至軍事打擊下走向崩潰,其不僅政權不保,小命能否保住也是個問題。因此,金正恩在得到美國的保證後,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滿足美國的要求,尚有待「特金會」的舉行。

事實上,對北京當局而言,由江澤民集團扶植髮展的北韓核武器在美國的壓力下,被廢除或受到嚴重限制,也減少了其潛在的核威脅。可以說,北韓擁有核武對中國的威脅最大。因為若金正恩「發狂」,試驗或使用核武器,以及由此引發的局部戰爭,最有可能的受害者是中國的東北。外媒曾披露,北韓幾次核試驗對東北的部份水域很可能造成了核污染。

而去年12月初的《人民日報》社評也曾點出:北韓開發核武器「導致了東北亞的地緣政治震盪,驟然增加了中國的安全挑戰」;「北韓核試驗以及半島再度爆發戰爭的風險威脅到中國東北地區的安全,整個朝核危機成為中國戰略機遇期面臨的外部頭號不確定性」。換言之,北韓擁核也不符合北京的戰略意圖,因此北京當局已明確表態支持半島無核化。

是以,雖然期望在半島無核化方面扮演某種角色受挫,但北京當局至少對北韓無核化應該樂見其成,特朗普對朝施壓對北京並無壞處。

再者,北京若開始遵守貿易規則,將更有助於其國內經濟走向真正的市場經濟,改變扭曲的經濟發展模式,並最終被國際社會接納。近半年來,特朗普在貿易問題上連出重手,使得北京當局先後將進口抗癌藥關稅降至零,汽車進口關稅降至15%,並剛剛宣佈從7月1日起,較大範圍下調日用消費品進口關稅,其中服裝鞋帽、廚房和體育健身用品等進口關稅平均稅率由15.9%降至7.1%,洗衣機、冰箱等家用電器進口關稅平均稅率由20.5%降至8%。與此同時,中共還大幅度提高了知識產權侵權法定賠償上限。

雖然降稅後,由於其他高稅負的存在,老百姓享受的好處有限,但此舉畢竟還是有助於推動國內消費,亦證明了北京當局默認了高關稅傷害老百姓的說法,同時也是在割某些利益集團的肉。

不過,多個分析早已指出,中美貿易問題的實質是結構上造成的,特朗普政府施壓的最終目的,就是改變中共在貿易上推行的國家干預、政府補貼、出口退稅、操縱匯率等做法,即從結構上真正改變,這樣才會保證貿易平衡。

特朗普之舉無疑觸動了中共盤根錯節的各種利益集團,他們不顧中國的現實情況,不顧中國老百姓的福祉,為了一己私利,不惜與美國「拼到底」。在中美貿易戰中,北京傳出的一種「無所畏懼」的聲音就源於這部份人。而另一種聲音則是中國應繼續向美國學習。哪個才是真正符合「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哪個會造成難以預料的巨大損失?哪個是擁抱世界,順應歷史大潮?哪個是逆歷史潮流而動?

無疑,在天賜良機面前,作為最高決策者的抉擇會影響千千萬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