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支聯會諸公於六四集會擬用「愛國愛民」口號,備受批評,天安們母親發起人丁子霖認為那是「愚蠢」的選擇,支聯會常委徐漢光批評丁子霖「不了解香港形勢」、稱「泛民本質關心中國的事和發展,這就是愛國」,還嘲笑丁子霖「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丁回應指她了解香港情況,並怒稱「(支聯會)把我這老太太當成文盲、當成猴耍啊!」

其實香港開始出現很多不想被「當成猴耍」的年輕人,拒絕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不屑與建制保皇奴才們為伍、做吮癰舐痔之輩,更不甘加入一些偽民主派,被中共挾持的、閹割的、滲透的、統戰的,在中共的淫威下臣服共產黨的大隊。這群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被「綁架」的港人,已與「綁架者」─共產黨結為夥伴,口說「結束一黨專政」,其實已加入跳忠字舞,小罵大幫忙,口說「建設民主中國」,其實只是虛晃招數。守舊僵化的架構只會出現迂腐無能的成員。於是很多年輕人決定不去維園。

但是,很多港人堅持出席六四燭光晚會,去年依然有十一萬市民參與,說明了一件事,支聯會做得如何守舊僵化,香港人也會出席燭光晚會,堅持要說給中共聽:我們不會忘記一九八九年六月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和附近發生的慘劇;我們不會忘記中共屠殺學生和人民的暴行;我們更不會忘記「天安門的母親」的淚未乾、心還在淌血。當維園的燭光亮起時,我們想著死去的年輕學生和勇敢的北京市民,沒有期盼這個冷血的中共政權會悔改並為暴行道歉,更不會幻想「建設民主中國」,而是要令中共的劊子手們知道,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我們會堅持到底,直至看到專制政權倒台、殘暴殺人的領導人琅璫入獄、香港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沒有幻滅,到時候,六四燭光晚會將是歡天喜地的聚會,大家繼續在維園相聚,說給亡魂聽:你們得到平反了。

今年六四,無論你在維園、尖沙咀、百萬大道、中山廣場、時代廣場或是自己家裏度過,都要記著這段歷史,記著這群人,抱著丁子霖所說「還有些事情沒做完,還得堅持」的態度,自己香港自己救。只要六四燭光不滅,這段歷史便長存,即使舐共的教育局不把它列入中史課綱,我們的下一代都會看到這燭光璀璨的一晚,都會知道共產黨的惡行昭昭,都會期盼中共倒台、劉霞和無數的維權人士得到自由、老百姓可以重獲人權、港人的真普選夢成真。這年六四,維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