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六四29周年即將到來之際,讓我們重溫八九民運。這對於我們強化對中國人民、對自己的同胞的信心,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

八九民運是中國歷史上規模空前的一次非暴力的民主運動。在50多天的時間裏,這場運動席捲了全國200多個大小城市,累計參加人數超過5千萬。如此巨大的規模,在人類歷史上也是相當罕見、甚至絕無僅有的。

八九民運明確地提出了爭自由爭民主的口號,學生、工人、知識份子和市民紛紛成立了獨立的組織,很多中共黨政機關的人也走上街頭或發表聲明,公開表態支持民運、反對戒嚴。這就有力地證明了,在中國,自由民主絕不只是極少數異議人士的追求,而是千千萬萬民眾的共同願望。任何一個人,只要他參加過這場運動,或者是目擊過這場運動,那麼他就沒有理由對中國人、對我們的同胞持悲觀態度。

不少人說:中國人天生奴性重,只要吃飽了飯,就甘於受奴役;有的還說,中國人就是餓死了也不會反抗。可是,八九民運證明這個看法是完全站不住腳的。八九民運不是饑民暴動,不是饑民造反;八九民運不是發生在天災人禍、民不聊生的背景之下,而是發生在經濟發展迅速,各個階層的人都普遍受益的背景之下;發起運動的更是衣食無憂的大學生。

另外也一直有人認為中國發生的反抗事件,總是社會的邊緣人士興風作浪搞起來的,但是八九民運證明,這種說法也站不住腳,因為民運的先鋒和主體是大學生,首先是首都的名校的大學生。那時大學還沒有搞「擴招」,大學生被視為天之驕子,這顯然和歷史上常見的饑民暴動或底層人鋌而走險等行為完全不一樣。另外,在整個運動中表現出的高度遵守非暴力的原則,也和歷史上司空見慣的暴力鬥爭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照。

在八九民運中,知識份子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八九民運的前奏是知識界發起的要求釋放思想犯的一波接一波的簽名信活動。正是這一批知識份子啟蒙了八九那一代大學生。在「新時期」暫露頭角的知識份子,絕大多數都以這種或那種的形式參加了八九民運。

有人說,八九民運之所以爆發,是因為中共上層發生了分裂。不對,不是上層的分裂催生了民間的抗議行動,相反,是民間的大規模的英勇抗爭促成了上層的分裂,然後才是上層的分裂進一步鼓勵了民間的抗爭。
不少人說,中國人不反抗時是順民,一旦反抗就變成暴民。八九民運有力地駁斥了這種觀點。

在長達50多天的運動中,國人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和平與理性、那種自發的紀律與秩序,令全世界為之讚歎。我們知道,即便在英國、法國、美國這些老牌民主國家發生人數多、時間長的抗議活動,有時都會發生某種騷亂,發生打砸搶,但是中國八九民運持續50多天,參加人數上千萬,卻幾乎沒有發生任何一起暴力事件。這簡直是一個奇蹟。

有人斷言,別看現今的中共當局鼓吹排外的民族主義,反美反西方,如果中國實現民主,未來的中國只會更排外、更反美反西方。八九民運有力地駁斥了這種說法。

八九民運有力地顯示出中國民眾對美國、對西方是何等的開放與友善,對普世價值是何等的擁護和信奉。八九民運中在天安門廣場樹立的那座民主女神像,明顯是照著美國紐約的自由女神像造的,可見當時國人是怎樣的胸懷,根本沒有狹隘的排外的民族主義。

八九民運無疑是我們民族的一次高峰體驗。中國人的精神面貌從來沒有表現得那麼純真,那麼美好,那麼讓人感動。可惜八九民運功虧一簣。

六四後29年的持續高壓,導致了民族精神的可怕沉淪。然而我們不應對我們的同胞失去信心。既然你曾目睹它飛掠高峰,你就該知道它不是雞,它是鷹。是鷹,就不會永遠蜷伏,總有一天它會再一次展開翅膀,掠過高峰。越是在今天這樣的時刻,我們越是要對此懷抱希望,懷抱信心。

(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