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雨天,朋友在薄扶林道看見一位步履不穩的老人家顫抖而行,看似支撐不住,朋友便急跑兩枝紅綠燈趕緊攙扶,撐傘直至送他到住所樓下。朋友慨歎當時路上其實有不少行人,中學生,大學生,乜生,物生也有不少,但大家望望便繼續有說有笑便行過,彷彿人未倒下,事情還未惡化,便可視而不見,無知無聞。人性冷漠,是行騙事件過度氾濫?是學校教育徹底失敗?還是傳統家教完全失傳?以至本世代的人,做人基本的惻隱之心亦湮沒無聞。人生後悔有時未必一定是「做了甚麼」,而往往是「未做甚麼」。如果別人的不幸,只因個人「見善而行之不勇」,事後會否生出後悔之心?還是哪有這種心?

另一位朋友在跑馬地一間醫院門外,看到一位行動不便的婆婆柱杖而行。天有微雨,老婆婆沒法打傘又用枴杖,便冒雨慢行。朋友看見,便為她打傘,緩步送行回家。正當我大讚朋友心地好,朋友便說:「這位婆婆的處境,活該!」我笑說:「阻你少少送行時間,為何如此涼薄?」她說:「我一路送她回家,她便將自己的處境及對人的態度漸漸顯露,細節不說,但一個老人家自己到私家醫院看病卻沒有任何親人陪伴,是親人差?還是自己差?個人現有的處境,往往是個人行為的結果。我做了路人應有的本份,但這位婆婆未必做好老人家的本份。」我說:「人如能做好自己的本份當然無可非議,但想想自己,也能嗎?」

有天在行人路上,看到一位年輕人因天雨路滑摔倒,雨傘拋在路邊,我為他拾起雨傘並且扶他起身,怎知他一手搶了雨傘便帶著怒氣行開。自己的行為全是自然反應,但這位年輕人的反應卻全不自然。別人善意援手,無禮貌、無謝意、無說話便帶著怒氣離去,人面對橫逆的態度,何以至此?奇怪自己當時全無怒氣,反而會心微笑,心想做人如此,難怪摔倒!沒有恭敬辭讓之心,人生怎會順利?怎會不摔跤?

炎陽高照,不少愛白的女性都打傘而行。有位朋友抱怨,現在的女子都少有高雅,更不懂持傘技巧。可能是男女高度不同,女性舉傘行路,如果不帶眼看前,傘邊頗易撞上男性的頭部。朋友可能曾受其苦,所以對持傘技巧頗有觀察。他說:「看一個人持傘,就知他或她有沒有教養,有教養的人,開傘收傘也會留意左右,更會將傘用角度遷就別人,即使自己濕身也不以為忤。而那些用傘作擋箭牌的衝鋒車,可想而知是甚麼貨色。態度隱含了內涵,而為他人設想的態度正是教養,可惜現在的人不教不養,更欠缺本份修養。」

人在路上,遇上種種人生百態,究竟作何反應或者堅持那些本份,當然各自不同。但是非對錯、客觀標準,在當今世代已經日漸模糊。職份要交代,卻心無恭敬謙卑更「話之你」,這是甚麼態度?「四端」已經扭曲到沒有開端,而教養修養涵養以至學養已不再培養。慶幸認識一些樂意摻扶老人家,更盡本分為別人打傘的朋友。風雨同路未必人人持有雨傘,假如巧遇路過,那管是散步,跑步,拍拖,遊行,示威或者悼念,只要懷有四端本份,必然知所應對,為別人撐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