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休戰」10天後,白宮宣佈,對500億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的最終清單將在6月15日前公佈。特朗普為何突然反轉?真的會加關稅?中共會讓步?

5月29日,白宮發表聲明,宣佈將反制中共不公平貿易行為,措施包括:在6月30日之前,美國將宣佈在工業重要技術領域對中國個人和實體的投資限制以及「強化出口管制」;美國將繼續就知識產權違反相關協議在世界貿易組織對中共提起訴訟;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在6月15日之前,美國將公佈價值約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清單,這些商品將被追加25%的關稅。

而中美雙方在5月19日發表聯合聲明,稱北京同意購買更多的美國商品以「大幅減少」高額貿易逆差,美國財長姆欽宣佈雙方達成共識,暫不對彼此施加高額新關稅。

為何「休戰」才10天,美國突然又「宣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分析說,一個原因是,特朗普及其團隊對5月19日的聯合聲明並不滿意,因為僅讓中共增加採購是不能從根本上改變貿易逆差的。

「他要求中共貿易有結構上的轉變,因為他們知道中共現在答應增加2000億採購,過一段時間後可能這個順差又上來了,它用其它方式阻礙進口、擴大出口,因此還會有出現問題。」

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所以美國要求結構上的改變,就是說中共在貿易上造成不平衡的根本原因——國家干預、政府補貼、出口退稅、操縱匯率,把這些統統作出改變,從結構上真正改變,這樣才會保證貿易平衡。特朗普真正的目標是徹底摧毀中共這種單方面獲益的貿易政策。」

中國時政評論家文昭認為,特朗普突然反轉的原因是,其貿易談判團隊內部有嚴重的分歧,如今是強硬派佔上風。

文昭在他的YouTube頻道《文昭談古論今》中表示:「5月份前兩次的談判,美國主導人是財政部長姆欽,他是相對比較溫和的,傾向於用增加採購來緩解美國的貿易赤字。但是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是強硬的,他們主張從結構上來解決問題。」

他分析說,這一輪反覆表明強硬派佔據了上風,不是暫停加徵關稅,而是要實施加徵關稅。「接下來財長姆欽的去向就值得關注,他是會配合目前的解決思路,還是會辭職或被解職,像前國務卿蒂勒森那樣?姆欽的去向也預示著未來的發展方向,如果溫和派出局,以後可能就會向強硬的路線發展下去。」

而另一個原因就是北韓局勢的逆轉。謝田說:「北韓金正恩跟中共兩次會談後,突然改變腔調,改變姿態,變得強硬起來,威脅要打核戰爭。特朗普威脅要撤出談判,迫使金正恩放軟身段,同意進行和談。我想,中共在朝核問題上從中攪局,讓美國白宮非常懊喪、惱火。」

他認為,特朗普擔心中共可能不會嚴格地執行第二輪談判的結果。所以在關稅觀察期過後,又沒有書面協議的情況下,繼續實施之前的關稅制裁。

金正恩在5月16日突然變臉,威脅要取消即將召開的特金會,正是在劉鶴去美國進行中美第二輪談判前夕。5月19日中美發表聯合聲明。文昭表示,在當時、特金會之前,聯合聲明是特朗普所能接受的最低程度的貿易休戰條件,當時他能夠忍耐,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出於對北韓談判的需要。

「而現在北韓的局勢已經起了變化,他上個星期四宣佈取消特金會之後,他已經掌握了發牌權,現在是金正恩需要表達誠意,爭取美朝峰會能夠恢復的時候。特朗普在北韓問題上的主動權上升了,也就讓5月20號那個貿易聲明變得面目可憎。」

文昭說:「當初是順從了中共方面的要求,沒在聯合聲明中加進縮小貿易逆差的具體承諾。如今特朗普靠自己拿回了在北韓牌局的主動權,那為甚麼還要維持那份聯合聲明呢?於是這次貿易休戰只經歷了短暫的10天就壽終正寢了。」

特朗普在「特金會」上的反轉,是否預示這次徵收關稅還會出現反轉呢?文昭表示,不是沒有可能,但是很難。

他說:「特朗普取消特金會使用的是個人公開信的方式,而這次宣佈加徵關稅使用的是白宮聲明的方式。白宮聲明更具有正式的色彩,表示這個決定更加具有確定性。另外,特朗普上個星期四宣佈取消特金會還留有餘地,說金正恩你如果轉變心意可以隨時給我來信或打電話。而今天白宮的聲明在語氣上沒有留有這樣的餘地。」

他認為,第一階段針對500億美元加徵關稅的行動可能真的會到來,而且還會延續一段時間。

謝田也認為中共會讓步。「中共非常清楚,它與美國開始貿易戰,雙方互相加徵關稅,最終的結果就是雙方沒有貿易。這對於美國來說,它可以找越南、印度、馬來西亞等國家來進口廉價、中低端製造業的產品。但是對中共來說,失去了美國市場,對它的經濟是巨大的打擊。對中共來講,少賺錢與完全賺不到錢,它肯定選少賺錢。」

他認為,特朗普此時宣佈加徵關稅,「對商務部長羅斯馬上去中國進行第三輪2000億美元的具體項目實施會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