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承諾過嗎?

有多少兌現了?

有人給過你承諾嗎?

又兌現了多少呢?

曾經跟初戀男友說過這樣的話:「戀人們之間的承諾大多不能兌現,但是我相信,他們在說出那番話的時候,一定是真心的,只是後來世事變幻,承諾不得不隨風而去。然而如果因為害怕不能夠兌現,就不敢做出任何承諾,又該缺失了多少美麗的戀之風景。」

就為了這道美麗的戀之風景,曾經執著地問對方要著承諾,哪怕無法兌現。也正是為了這道風景,曾經拚命地給著對方承諾,似乎唯有這樣才能表達真心,才能轟轟烈烈。

然而,當一切時過境遷,再回首時,卻發現那道風景並未如想像中的美麗。不僅不再美麗,那些曾經輕易出口的承諾簡直如一道道結痂的傷疤,思之無奈,撫之苦笑。於是明白了,原來是我誤會了承諾!

馮夢龍《喻世明言》中有這樣一篇——「範巨卿雞黍死生交」。講的是住一南一北的兩個書生,因進京趕考而相識於途中。其中一個年紀稍長,路感過人之急癥,無人願意照料。而另一個年紀稍輕,得知此事,寧可延誤考期,並且不怕自己被傳染, 悉心照料於床榻旁數月之久,使病者終得康復。感懷此恩此遇,兩人結拜為兄弟,相約來年重陽佳節義兄親訪義弟,並以此為諾。

時光荏苒,重陽已至,義弟天不亮就開始打掃廳堂,準備宴席,一切安排妥當之後,親自去村口迎接,不食不休,直至更深。老母親自來勸,恐路上難走,或事務繁忙,一時脫不開身也是有的。此義弟只說,請母親不必再勸,義兄不來,誓不歸還。

時過三更,月色暗淡,果見義兄飄然而至,義弟大喜過望連忙請至廳堂,端出好菜好酒相待,然而義兄卻不曾動筷,後再三相問之下才告知義弟:愚兄歸家後終日為口腹奔波,竟然未感重陽已至,待之察覺,為時已晚,千里之隔,非一日可到。若不如期,賢弟以我為何物?尋思無計。常聞古人有云:「人不能日行千里,魂卻能日行千里。」遂囑咐妻子曰:「吾死之後,且勿下葬,持吾義弟至,方可入土。」囑罷,自刎而死。魂駕陰風,特來赴約。

義弟聽後放聲劫哭,翌日安頓老母于兄友,再拜告別,趕赴安葬義兄。直至趕到,見義嫂守候於靈柩之旁,尚未安葬,遂對義嫂說,安葬銀兩為弟的已準備妥當,我死後請把我安葬在兄旁,遂亦自刎而亡。

初讀此故事,感覺就是四個字:「不可思議!」而且還隱隱覺得太小題大做。然而年歲越久,歷事越多,就越能品出故事中的真意。所謂「歷千百而不磨,期一言之必踐。」原來於古人而言承諾如此之重,在承諾面前,生命都能為輕。

是的,生命中有些事物是沉重的,正是因為這些沉重才使生命有了價值。不能揹負這樣的重,就請不要輕諾甚麼,否則於人於己都絕非一件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