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國聯邦參議院和眾議院各自的軍事委員會,分別通過各自版本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2019 NDAA),把中共和俄羅斯描述為美國及其盟友面臨的威脅。

長期被美國視為洪水猛獸的中共,曾經一度被克林頓和奧巴馬政府當成戰略夥伴對待,如今為何又再度成為美國的威脅?

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上周四(24日)通過的法案,為國防提供7,160億美元預算。該法案還仿照眾議院,強調中共和俄羅斯對美國及其盟友構成威脅。

法案羅列如何針對中共的具體措施,包括加緊貿易規則控制、禁止美國國防部與任何使用華為和中興產品的商業個體打交道等。

依照程序,參眾兩院以其各自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版本進行協商,以達成內容一致的版本。並在兩院通過後,送交白宮給總統簽署,才成為法律。國會眾議院的版本以351票對66票通過。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國防授權法案是美國國會每年通過的少數法案之一,它也被用來作為其它一系列不同政策措施的載體。

另外,美國眾議院也在同一日通過同一條草案,要求美國國會要求行政部門全面評估台灣軍力,特別是後備軍力,並評估加強雙邊合作與提高台灣自我防衛能力。美國國防部部長及國務卿協商後,應對國會提出應對報告。

此外,國會也要求依據《台灣旅行法》,美國國防部應派遣軍種部長或參謀首長聯席會議成員前往台灣,進行高階官員往來。

前浙江師範大學法政學院教授黃繼豪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擴張手段及目的太過明顯、過火,「法西斯的特徵都在它身上體現出來,所以美國就開始改變過去的戰略,把中國(中共)列為首要的對付對象,這樣中國(中共)要在美國搞經濟上的擴張和信息上的滲透開始有困難了。」

美國政府態度改變

在克林頓時代和奧巴馬時代,美國一度把中共稱為戰略夥伴,不但給其經濟和技術上的支持,還扶持其加入世貿組織(WTO)等國際組織。

旅美時政事論員唐靖遠認為,從表面上看,特朗普之前的幾任美國政府是希望通過和中共合作,使其真正融入正常社會的體系後,促使其內部主動轉變體制,但實際上中共不但利用了西方社會的支持和寬容,幾次度過政權危機,而且在經濟上迅速發展後,中共變得更加囂張。

唐靖遠說:「以經濟為後盾在全世界各國開始進行全方位的從意識形態到政治收買,甚至軍事威脅,對周邊國家和自由世界都在進行全方位的擴張和滲透,伴隨這個滲透的過程,表現在它中共黨文化系統裏就是它有幾個自信,要做它的『大國夢』。」

特朗普上台後,美國越來越多的政界人物和分析人士把中共看作是潛在威脅。

中共體制內人士:西方市場恐孤立中共

有中共體制內人士也認識到了這一點,原中共進出口銀行行長李若谷在最近的一次會議上強調,如果把中美爭端僅僅看作是中美貿易問題,就是嚴重的誤解,現在中美爭端完全是關於中共發展方向的爭議。

李若谷表示,中共的發展方向不但不符合美國的期望值,並且政治經濟制度都在倒退,美國在過去40年容忍了貿易不平衡,現在無法再忍,不論哪個黨派、甚麼階層都主張對華強硬,絕大多數專家現在已經不願意站出來為中共說話。

有分析指,中共當初簽下諸多國際公約表明會有所改變,但多年來國際社會給予其足夠時間,但中共並沒有任何改變,甚至有所倒退,因此美國便開始覺醒。

李若谷認為,如果中國不能按照美國的期望值進行市場化的競爭,美國有可能重返《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同時和歐洲建立《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IPP,然後架空WTO。李若谷擔心,一旦中共被美國孤立,整個西方市場都會孤立中共。

唐靖遠則表示,不是世界要孤立中共,而是中共作為一個怪物,是無法與人類合拍的。「中共它是反人類、反社會,也反傳統,可以說是十惡俱全的邪教,以前它邪惡是關起門來殺自己的人民,所以許多國家還沒有這麼強烈的危機感,但是現在隨著中共的坐大,已經明顯的讓世界各國感覺到了這種威脅,所以這種孤立是中共自己的這種邪性,可以說它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

唐靖遠認為,一旦全世界都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都拒絕和中共打交道的時候,中共的死期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