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自2010年動工至今問題不斷,除了造價由669億元飆升至844億元,通車時間因多重問題不斷延遲。日前再被傳媒揭露上月試車期間,列車返回車廠時車輪偏離維修路軌。港鐵昨日向政府提交調查報告,承認是承辦商設計時低估了橫向壓力所致。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田北辰要求港鐵應向涉事顧問公司追究責任,並質疑二間「A字頭」顧問公司長期獨攬全港鐵路工程顧問。

上月3日一輛試行的高鐵列車返回港鐵石崗車廠時,於第四號維修軌道上出軌,港鐵昨日提交調查報告給政府相關部門及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報告指,一列高鐵列車上月初試車後返回石崗,經4號維修軌道進入維修車庫,這條全長435米的軌道,有6.6米的彎位,列車以慢速經過彎位時,車輪產生較強的橫向壓力,令承托路軌的工字鐵輕微變形,令軌距變寬,車輪偏離了路軌2至3吋。港鐵指是承辦商設計時低估了橫向壓力,建議改用混凝土取代工字鐵,增強承托力。港鐵並指,石崗4條維修路軌,只有出事的4號路軌有彎位,會拆除4號軌道的工字鐵結構,並加裝混凝土矮牆固定路軌,高鐵仍可維持於9月通車。

港鐵營運總監李聖基。(郭威利/大紀元)
港鐵營運總監李聖基。(郭威利/大紀元)

田北辰表示,報告證實是負責設計的顧問,在預計彎位及直位時出問題,在彎位及直位皆使用同一種計算方法,即是同樣的工程設定(assumptions)。而且據他了解,該路軌彎位不只是稍為弧形,而是極之弧形,現在港鐵已改用石屎做穩固。

他並提到存在更深層次的問題,自他於2001年擔任九廣鐵路公司管理局主席至今,全港九成鐵路工程只有2間「A字頭」顧問公司承接,20多年來沒變過,他過去在立法會已經多次提出質疑,這次明顯是顧問公司出錯:「這次是明顯設計顧問出事的,那你怎樣?你有膽罰它嗎?罰幾多?你半年不讓它投標,香港就癱瘓,沒東西可建,所以一直以來就『死死地氣』又作罷,讓它再投標。可能這個罰半年又給另一個,另一個罰3個月又給另一個。帶出我們香港現況是極之不健康。」他又認為香港應引進至少3至4間顧問公司。田北辰質疑現在還有7條鐵路要建,又是給這間嗎?未來還有新的怎麼辦?他認為至少4間顧問公司彼此間才能有制衡:「有甚麼理由顧問公司收大筆錢,連金屬的拉力,彎位和直位可以提供同樣的工程設定(assumptions)給建築商去做呢?」他又說今次事件凸顯2A獨大:「這次事件出現好像是很小的風波,背後是因為我們是2A獨大,橫行了20年!」

有報道引述消息指,涉事顧問公司為「奧雅納工程顧問公司」(Arup),該公司曾因偷用政府橫州項目機密資料,協助新世界發展的橫洲住宅項目申請改劃土地用途,被發展局罰停投標3個月。奧雅納亦是港珠澳大橋香港段的工程顧問,曾因去年3月工程臨時工作台倒塌導致2死3傷,被勞工處票控。

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委員、公民黨的陳淑莊指,從高鐵列車的變形及磨蝕問題中,看到很多不尋常的問題。她直言今次失誤很罕見,希望港鐵交代顧問公司計錯數是公司本身人為問題,抑是港鐵提供的資料數據有問題,導致顧問公司計錯數。

她又指,在類似事件中,政府的角色同樣重要。她質疑港鐵及政府中間有沒有通報機制,政府又是否得悉事件等。陳淑莊認為,市民關注高鐵的安全,以及維修費用等開支,因當中涉及到納稅人的金錢,並批評運房局局長陳帆不應只叫議員理性對待事件,而應做好監測港鐵的工作。

另外,多名民主派議員計劃昨日限期前,就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提交修正案,包括限制站內大陸執勤人員的權力。陳淑莊表示,辯論時會儘量小心,避免指離題遭禁止發言。

高鐵香港段屢出問題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自動工以來,安全問題層出不窮,包括隧道漏水、預製組件破損及石屎裂痕等問題。

2016年《傳真社》揭露,由中國製造的新加坡地鐵列車出現裂紋,其中國製電池更曾在維修期間爆炸,高鐵香港段的列車正是由同一生產商「南車四方」製造,質素成疑。2011年7月溫州動車追尾(動車脫軌),造成逾200人死傷,事故中兩列列車都是由南車四方製造。

另外,港鐵採購高鐵列車時又主動放棄本來沿用的歐盟防撞標準,最終購入防撞能力較低的列車,測試報告顯示列車只可抵禦時速25至30公里的撞擊,遠低於歐盟標準的36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