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孩政策導致中國人口急劇老化,即使在2016年生效的二孩措施亦未見成效,這個14億人民大國正面臨嚴重人口結構失調的挑戰,中、長線經濟發展也蒙上層層陰霾。日本經濟就是因為碰上了人口老化問題,影響經濟及股市發展,日經225指數歷史高位38,915點已經是29年前的事了,更於2009年低見7,054點,現在亦只能回復到22,000-23,000點水平。

罪魁禍首乃城鎮化

2016年伊始,中國實施二孩政策,首年活產數目(活產即妊娠滿28周及娩出後有心跳、呼吸、臍帶搏動、隨意肌可收縮的嬰兒)升13%,新生兒數目達到 1,846萬,當中為家中第二個孩子的佔45%。乘風破浪,二孩於次年繼續上升,但一孩出生率急跌,卻令整體活產數目下降88萬,僅錄得1,758萬。二孩出生前載性強,不少夫婦對放寬政策無動於衷。勢頭不妙,市場上星期傳出當局或完全廢除生育限制,欲挽救如夕陽西墜的嬰孩人數。

日本逾65歲人口佔26%,乃全球銀髮族比例最高國家,其次是意大利(22%)和希臘(21%)。這些國家的股票市場沉寂多年、毫無起色。法巴日本經濟師表示:「自城鎮化後,出生率一落千丈。日本西岸的家庭仍有3個小孩的,但東岸則不見孩子蹤影。中國在城鎮化過程如取經日本,便可避免重蹈覆轍。」

城鎮化乃一把雙刃劍,它能短暫刺激經濟泉噴式增長,但卻會反過來因社會的高度壓力而導致生育率銳減。大陸無序城鎮化令國家負上沉重代價,外來人口困境造成社會失衡、家庭紐帶斷裂,同時破壞生態環境,如華北污染情況每況愈下。北京官員們開始在城鄉接合部剷除外來人口社區,驅逐前約有800萬外來人口居住北京,他們從農村追夢湧入,從事低端工作,但始終無法好好棲息下來。北京、上海等城市生活壓力如刀鋒逼人,生育率分別為0.9和0.7,全國是1.04,一般來說生育率至少要達到2.1,才能完成世代更替。

一胎難保集體變老

一胎不保,何來二胎?生育意願主宰生育率,一想到經濟壓力、就業歧視、養育難題即令育齡夫婦卻步。去年一孩出生數字不及二孩,年輕人連一孩都不想生,曾被分析員看好的承德露露(A股:000848)和貝因美(A股:002570)兩家「二孩紅利」股,皆受盡苦頭,深陷艱苦經營。

女性財政得以獨立(中國女性投身職場比率高達80%)、擇偶對象多了(尤其是國內男多女少)及不依賴愛情而嚮往單身等種種因素,均導致未婚率上升,生育率下降。20-24和25-29歲組別的女性,未婚比例分別由1999年的53%和8%大幅提升至73%和26%,晚婚現象越發普遍。情人節的「冷清清」,光棍節的「鬧哄哄」,形成強烈對比,中國就這樣在11.11的歡呼聲中集體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