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政府刻意扶持,不顧道德,矽谷風險投資家擔心中共很快在人工智能和自動駕駛汽車等領域趕超美國。

因為中共刻意放鬆行業監管,讓中國科技初創企業通過訪問更大的數據集來訓練人工智能(AI)算法,而在中國,沒有法律能約束政府不違背道德、介入企業合法經營行為。

這個想法出現在本周在加州灣區舉辦的辯論中,知名風險投資公司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合夥人弗爾納爾(Mike Vernal)表示,中共政府和中國企業正朝著創新邁進,「我認為,在三到五年的時間裏存有現實風險。」

紅杉(Sequoia)可以說是矽谷最成功的風險投資公司,它在近五十年中投資了蘋果、谷歌、甲骨文、YouTube和雅虎等科技巨頭。弗爾納爾於2016年加入紅杉,之前他在臉書(Facebook)工作了八年多,主要負責其搜索團隊。

參與討論的另外四位風險機構的投資人——貝塞(Bessemer)的考恩(David Cowan),Greylock的莎拉.郭(Sarah Guo),Lightspeed的奎恩(Nicole Quinn)和Redpoint的通古斯(Tomasz Tunguz)在很大程度上同意弗爾納爾的預測。

弗爾納爾表示,在中國,中共政府渴望清除自動駕駛汽車、數據共享或工廠自動化的障礙。

《科學》雜誌在2月發表文章說,中共發展人工智能有著「陰險的一面」,它尋求利用人工智能的技術進步進行監控和審查以及用於軍事目的,人工智被打磨成當局執政的工具。

該文引述美國人工智能促進協會(AAAI)主席Subbarao Kambhampati的話說:「這正是令西方人對於人工智能心懷恐懼的地方。」

在本周的矽谷辯論中,美國最古老的風險投資機構貝塞的考恩持不同意見。他認為,技術不是贏家通吃的局面。

風頭公司Greylock的莎拉・郭駁斥了這個觀點。「技術總體上不是零和遊戲,但對於我們投資的任何一個公司而言,有時候就是這樣。」她說。

根據科技研究機構CB Insights的調查,中國的人工智能初創公司已經吸引了更多資金,他們獲得全球人工智能投資的48%,而美國只有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