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5月23日,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發佈健康警報,一名大使館的員工在感受到「異常」的聲音後,被診斷出有輕微腦損傷。隨後美國主流媒體接連報道了這個疑似聲波攻擊事件,互聯網上的討論也是幾乎刷屏。不過一名美國學者在實驗室通過逆向工程模擬出那種神秘的聲音後,他提出了另一種「竊聽器失靈」的假設。

這個疑似被聲波攻擊事件,發生在去年底到今年4月。一名美國外交人員在被派駐廣州總領事館期間,出現了「對聲音和壓力有不正常的敏感」。於是他(她)返回美國就醫,結果被診斷為「輕度創傷性腦損傷」。

隨後美國駐華大使館向所有在華公民發出健康警告,在中國停留期間,如果發現有任何的聽覺或其它不適,不要試圖尋找這個東西的來源,要立即遠離那個地方,同時要找醫生幫助。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23日在國會眾議員外交委員會聽證會上作證說,在中國廣州的政府僱員報告的「聲音襲擊」,與以前美國外交官在古巴遇到的情況有相似之處。他說這名僱員的「醫學症狀與在古巴工作的美國官員身上曾經出現的非常類似,完全一致」。

中共外長王毅在同一天作出了回應,稱中共正在調查這個事件,沒有發現任何組織或個人對這個「聲波影響」負責。無法知道中共是否真的進行了調查,但是根據中共處理以往的類似事件的情況,可能不會去做調查,甚至有可能就是中共幹的,所以調查會有甚麼結果呢?

那麼蓬佩奧說的美國外交官在古巴遇到的是甚麼情況呢?據自由亞洲電台消息,2016年,美國駐古巴外交人員曾報告,出現聽力下降、頭暈、疲勞和認知等問題。當時外界一度認為可能是受到聲波的攻擊,但古巴方面矢口否認,說聲波襲擊的指控就像是科幻小說。

蓬佩奧5月23日在國會眾議員外交委員會聽證會上作證說,在中國廣州的政府僱員報告的「聲音襲擊」,與以前美國外交官在古巴遇到的情況有相似之處。圖為蓬佩奧資料圖片。(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蓬佩奧5月23日在國會眾議員外交委員會聽證會上作證說,在中國廣州的政府僱員報告的「聲音襲擊」,與以前美國外交官在古巴遇到的情況有相似之處。圖為蓬佩奧資料圖片。(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在去年8月,美國和加拿大駐古巴的外交人員聽到了一種奇怪的噪音。美國之音報道,這些外交人員聽到這種聲音後,集體出現了頭痛、頭暈、聽力喪失等症狀。美聯社在10月份發佈了一段6秒鐘類似蟋蟀鳴叫的尖銳音頻,據稱正是駐古巴首都哈瓦那的美國外交官聽到的聲音。隨後美國驅逐了15名駐美國的古巴外交人員,指古巴方面沒有盡責保護美方外交人員的安全。

對這段音頻,美國密歇根大學電腦科學和工程系副教授傅佳偉(Kevin Fu)和他的團隊做了研究。傅佳偉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們設法製造出了一段類似的音頻,可能是用於監聽的秘密設備出現故障,形成了這些噪音。他說,構造出這樣的聲音,技術上是完全可以實現的,不過他認為是竊聽器失靈的可能性更大,比聲波武器攻擊更合理可信。

但是他說的另一番話,卻不免讓人汗毛孔發作,美國之音引用了一句網絡用語「細思極恐」。他表示,「如果你是一個國家傾一國之力對付的目標,我覺得你還真沒甚麼辦法。」他還說,「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真正的原因」,「所幸的是,我們大多數人都不值得他們這樣做。」

傅佳偉的這段話,就是在肯定地告訴人們,中共是有這種攻擊能力的。只是中共使用這種攻擊,一定會針對它認為值得使用的人,不是隨隨便便就拿出來用的。

中共很有可能是有這樣的技術能力的,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美國為甚麼遏制中共的那個野心計劃《中國製造2025》?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擁有了高科技技術之後,不是用它造福人類,而是為了維護它的統治,對人進行迫害。就像網友所說的,「壞人有了武器,那就會變得更壞。」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