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國務院發佈一項健康警示,美國駐廣州總領事館官員因數月「異常」聲音襲擊致腦部受傷。事實上,名為「腦控」的科學研究早已是中共的機密項目。有受迫害親歷者揭露中共惡行,呼籲國際社會作出規範與監督。

綜合媒體報道,美國國務院表示,這名被派駐廣州的官員回報,在去年底至今年4月間,聽到「模糊微弱但又奇怪且令人感到壓力的聲音」,其身體出現一系列症狀,已被送回美國檢查。

美駐北京大使館發言人李基妮(Jinnie Lee)說,使館於5月18日得知該官員之評估報告,符合「輕度腦部損傷」的臨床結果;國務院「非常嚴肅」對待此事,正努力確定原因與影響。

在1995年上訪反映「農民負擔」的安徽網絡作家呂千榮向大紀元表示,他被中共打到政治對立面,長期遭受迫害,受到電磁波和聲波「腦控」迫害。基於經驗,他懷疑,中共的目的是用於實驗及竊取美國國家機密。

「一是腦控實驗,看對外國人操縱會怎麼樣;第二,用腦控技術進入他的大腦竊取信息或機密。」

2017年,美國駐古巴哈瓦那大使館有至少21人出現失聰、耳痛、耳鳴、頭痛、暈眩、方向感與注意力出問題等症狀,均與腦部有關。幾乎所有患者都表示,病發前聽到某種高頻率聲音。

當時美國國務院認為是受到蓄意襲擊,撤離六成哈瓦那使館人員,並驅逐15名古巴外交官。古巴當局否認與此事有關,事件至今成謎。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本周三於國會聽證會上表示,從醫學角度看,此事件和美駐古巴大使館外交人員所受聲波攻擊「非常相似」。「我們正在努力弄清楚在哈瓦那和現在在中國發生的事情。」

同日,中共外長王毅於華府宣稱,沒有發現任何組織、任何個人做所謂的聲波干擾;不希望個案擴大化、複雜化、政治化。中共喉舌媒體發表社評稱,要求美方對此客觀調查。

前安徽檢察官沈良慶分析,利用某種聲波對人進行傷害,技術上可行;過去有很多人說「腦控」。「安徽這邊也有人說。把古巴大使館、廣州領事館的事連在一起看,會不會是在做某種實驗,拿人做實驗?」

沈良慶說,中共有很多做法很邪惡,它自己不報道,外界是不敢相信的。「比方王立軍發明的腦幹撞擊機,在瞬間致人腦死亡,達到保護器官、摘取器官用。這個發明非常邪惡,中共官方不披露,人們也很難想像。」

據《蘋果日報》2014年3月份的報道,「兩會」時,中共軍隊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被記者追問,當局是否在進行名叫「腦控」(人工大腦控制)的科學研究?劉源說:「『腦控』是我們的機密項目。更多情況無可奉告。」

該報道刊出不久即被全面封殺,但相關視像擷圖在網上瘋傳。誠如沈良慶所說,中共喉舌不披露,外界難以想像。

原中國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賈甲之子賈闊表示,用「波」這種形式傷害人體,看不到,但是它存在。「我就是一個受害者,我對這方面有些研究。人身體會收到聲波和電磁波,兩種波達到一定頻率和強度時,會對人體造成傷害。」

賈闊認為,廣州事件報道中說,腦部有輕微受損。「那應該是一種電磁波的干擾。輕微,人就會感覺暈和迷糊,血像裏金屬元素大量消失;強度高,會出現驚厥、休克,大腦皮層黏膜會加厚等症狀。但真實要等專業人士調查。」

呂千榮披露,受到中共腦控者在網絡公開的約有20萬中國人;2016年,全國有20多個省的腦控受害者上訪。「兩代會上,安徽退伍殘疾軍人王焰因軍人安置問題上訪,受到中共腦控迫害,在美國白宮網上請願半年。」

呂千榮說:「中共是邪惡的、共產主義是邪惡的,有大量迫害人民的黑幕,對訪民的腦控迫害,對政治犯、良心犯的活摘器官。」

美國務院23日還發出警告說,任何在中國經歷「不尋常的急性聽覺或感覺現象」的美國公民,均應遠離噪音來源並尋求醫療協助。

賈闊說,聲波通過耳朵,電磁波通過大腦,在一定範圍之內人就能接收到。這種技術是存在的,所以每個人都可能成為目標,已有很多受害者,所以在主要公共場所設置對波的檢測裝置進行監控,非常有必要。

賈闊強調說:「我知道這種形式對人構成的傷害是非常痛苦的,也是非常不為人知、非常隱形的一種傷害。所以要有國際規範、準則,而且立法,監督、監控機制,不僅有專門的設備,還要專門人員進行監測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