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迄今(23日),據官方媒體公開披露過的,重慶市與吉林省都有不下於兩場的會議召開,而在這些主題不同的會議當中,也都有一個相同話題是「肅清流毒影響」。

重慶市方面,據報道,5月22日,市委深改組會議召開,市委書記陳敏爾主持會議並講話,會議上指出「堅決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熙來、王立軍流毒」。此前一次,5月15日,全市網安會議召開,會議上除了「肅清魯煒流毒」,還是「堅決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熙來、王立軍流毒」。

吉林省方面,據報道,5月21日,在吉林省委書記巴音朝魯主持召開省委常委會議上,討論了「全面徹底肅清孫政才、蘇榮、王珉流毒影響」。此前一次,5月7日,吉林省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省委書記巴音朝魯強調「堅決全面持續徹底肅清孫政才、蘇榮和王珉流毒」。

其實今年以來,從公開報道中得知,重慶與吉林當局已在多次會議上不斷提及「肅清流毒」,而造成兩地如此密集放話的直接原因可以說是因為今年5月8日審結的孫政才案。

由於孫政才在擔任重慶市委書記前,曾在2009年到2012年期間,任職吉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因此目前重慶與吉林兩地合計5個流毒要肅清,且各以3個流毒的數量並列地方官場首位。

而肅清一詞通常表示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這也讓人想到這些年這兩地的民眾受到多大的危害。概括地說,重慶打包的三個流毒孫政才、薄熙來和王立軍,危害地方時間長達10年(2007年至2017年)。而吉林省打包的三個流毒孫政才、王珉和蘇榮,其中連續兩任省委書記王珉、孫政才危害達8年(2004年到2012年),至於蘇榮,雖然官階未達吉林省委書記,但他自1968年到2001年,在吉林工作30多年,曾長期在吉林任職重要領導崗位,對吉林地方與民眾而言可謂「資深流毒」。

不僅重慶吉林兩地,這些人曾經主政過的地方也都成為有流毒要肅清的地方,如薄熙來還是大連流毒,薄熙來、王立軍、王珉同為遼寧省流毒,蘇榮在江西甘肅兩省都是流毒。

除了官方所謂的流毒,外界看這5人共同的背景是江派要員,仕途竄升與貪腐權力都來自於江澤民重用迫害官員。如今風水輪流轉,江派的這些官員成為反腐重點,和習近平上台後掃蕩江澤民的勢力有直接關聯。

徐才厚病亡多年,郭伯雄、周永康、薄熙來等入獄多時,但黨政軍各領域還充斥相關「流毒」,這顯然與這些流毒的後台曾慶紅、江澤民不放棄運作有關。所以長期以來,包括今次重慶、吉林等黨政軍高層肅清流毒的放話,聽者除了流毒餘黨,更是針對江派勢力總後台曾慶紅、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