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廿六日開始,特區政府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將開始為期五個月的「土地大辯論」,讓市民大眾討論專責小組所提出的十八項增加土地供應的建議。嚴格地說,這些建議不算創新;不過專責小組承認土地供應的嚴峻形勢。

最令市民失望的是其實梁振英政府雖然非常重視增加土地供應,但五年下來,情況未見改善,甚至繼續惡化。而小組所提的各種建議,四、 五年之內恐怕難有成效。意思即是在林鄭月娥的第一個任期,房屋問題根本上難有明顯的改善。

過去五年,未來五年,房屋供應難望顯著改觀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政府無能,不敢碰觸種種既得利益,特別是大地產商的利益。目前的重大挑戰不是找尋可發展的土地,而是加強政府劃定新發展區後迅速收地的權力。整個新界尚有大量在私人手上的農地和棕地。這些土地如果靠近市鎮,平整和提供基建設施的時間不應太長,可以迅速開拓土地的供應。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承認利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很多時候會遇到困難,包括業主提出司法覆核的挑戰。政府應該可以提議修訂法律,亦可要求法院較為迅速處理發展土地的有關訴訟。泛民議員應該會支持政府增加土地供應,挑戰既得利益的政策。特區政府是否一定要保持政治正確,確保建制立法會議員的支持呢?

政府不是沒有討價還價的力量。囤積在地產商手上的農地、棕地,一天不變成屋地,一天也不能為地產商賺錢。政府若能以合理的條件,迅速收回這些土地供房屋發展用途,自然能夠改變市民對房屋供應的預期。

不少市民也明白上述的道理,所以粉嶺高爾夫球場和私人遊樂場就成為市民關注的焦點。170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可以興建十三萬個公屋單位,而目前享用這個球場的大概只有二千多人。這些權貴自然可以輕易到珠三角地區享受他們的高爾夫球活動。

同樣不少私人遊樂場只供極少數的會員享用,而其中多個有關會所利用場地出租作飲食業用途,這顯然有違公共利益。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特首的777張選票從何而來,它們主要來自大財團。

土地供應不足從曾蔭權以降歷屆政府難辭其咎;它們的懦弱與無能令市民飽受房屋短缺之苦。事實上絕大多數市民的生活質素均因而有負面影響。現在林鄭月娥政府把責任推給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而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又建議在政府架構外成立一獨立機構處理土地、房屋問題。這是政治公關,不是解決方案。

林鄭月娥最近承認在2007年她出任發展局長時已了解土地供應問題形勢不妙,但一眾高官至今並未承認責任,仍然未有顯示魄力去解決問題。到今天市民只見一個專責小組從事諮詢工作,土地供應有明顯增長依然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