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80後,懂事時正好趕上電視上大量播放動畫片,當時每天在家要做的就是看動畫片。上初中後又接觸到了網吧的電腦遊戲,特別是高中住校後,有時通宵打遊戲,學業荒廢了,致使父母不得不花錢走後門把我送進大學。

當時有三個專業可以選,為了讓家人給我購置一臺很貴的電腦,我選擇了計算機專業,就這樣由開始的偷偷摸摸玩遊戲變成了光明正大的玩遊戲,大學三年慢慢地連課都不去上了。上班以後,因為經濟獨立了,更是在這無盡的網絡深淵中越陷越深,又常去遊戲廳玩電子賭博。

工資不夠用,就透支信用卡,並想盡一切能賺到錢的方法去弄錢,致使工作了八年的我,手頭都沒存下多少錢。

痴迷遊戲 健康急速下滑

我每天都在遊戲中度過,在單位裏玩、在家裏玩、放假了還叫朋友去網吧玩,一玩就是一天,直玩到身體一點精力都沒有才罷休,我的世界完全被遊戲佔用了。

父親對我充滿了憤怒,妻子變得痛苦憔悴,我的本性被一點點地侵蝕,遊戲就像鴉片一樣控制、麻醉著我。長輩們無數次的規勸,還有襁褓中剛出生的孩子,根本就拉不回我的心,我的道德和身體狀況也隨之下滑,現在回想那時自己的內心世界,感覺都不配做個人。

我原本健康強壯的身體,出現了由小到大不同程度的不良症狀:包括頭髮脫落、眼睛近視,長期玩遊戲憋尿不上廁所導致膀胱漲、前列腺疼,臀部坐出了痔瘡,天天流血,腰、頸椎和頭部也整日疼痛,三、四節頸椎上還長了個包,致使整個人含胸駝背,沒有了一個年輕人的形像。

我在母親的勸導下看過法輪大法的書。為了做痔瘡手術,我想要做心臟檢查,當我帶著大法護身符做心電圖時,竟然怎麼都測不出心律來,可我當時悟性太差,還是執意要做手術,結果一個小小的痔瘡手術,過程中狀況百出,使我吃盡了苦頭,最後在2016年10月1日,兩條腿突然無力行走,腿上的筋變成一坨一坨的大筋包。

走進淨土獲新生

一天,我因為病痛躺在沙發上苦苦哀嚎,和母親一起修煉法輪功的同修突然造訪,讓母親和妹妹去參加本地年輕大法弟子的學法交流會。本來名額是留給妹妹的,看到我這個樣子,同修建議母親帶我去。

在交流會上,我看到了很多陌生而又年輕的大法弟子,我和大家一起看李洪志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

之前,我接觸過法輪大法,但僅限於知道大法好,因為母親一身的病全好了。母親希望我也能夠得法修煉。但受無神論和中共宣傳的毒害,我一直沒有走進來。

這次跟那些年輕人坐在電視前觀看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這是我首次系統地、完整地聆聽師父講法,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明白了法輪大法是度人的佛法,我的世界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每天聽完師父的講法,大家還會一起煉五套功法。跟著大家學法、煉功、交流,三、四天過去,我完全變了一個人。腿上一坨一坨的筋包消失了,上樓母親都追不上我了。

師父在講法中說:「這是人間僅剩的唯一的一塊淨土。這裏能使人真正的道德高尚,能使人變好,能使已經變得非常不好的人從新再回歸到最好的狀態中來。」這句話我深刻而又真實的感受到了,大家在學法交流時,沒有社會上的爾虞我詐、利益爭奪,只有祥和與寧靜。

一位位不曾相識的同修,對我的關心和幫助比親人還多,我心中對法的迷惑、生活中的煩惱、工作上的無奈都可以和大家交流,每個人都會真誠地幫我解答,設身處地為我著想,像是幫我解開了一條條綑綁在身上的繩子,讓我受益良多。

是大法師父的慈悲,喚回了我的本性,使我迷途知返,浪子回頭!如今,我已經徹底戒掉全部惡習,包括玩了近二十年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