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誕假期,本想回公司偷閒整理日常事務,但手機的訊息卻不因假期而有假期,仍然資訊不斷,公私俱忙。拜現今科技所賜,人須臾不離手機,只要電話在待機狀態,上班便沒有放工期限,24小時都可以不停地運作,效率固然提高,但個人的身心精力卻無休止地消耗,疲憊更迷失。難怪有位朋友一放假便會離開香港,免得放假也要回覆上司,甚至更要被迫現身處理工作。「無眼屎乾淨盲」,放假離港,才可真正放下手機,放下工作。

一個佛誕的清晨,收到不少朋友送來的祝福,感恩有朋友的關心,聯絡互祝,珍惜點點善緣。當中看到一段翁靜晶在英國揭穿著袈裟行騙的假和尚,看似是個別事件,但這種人性淪落,以「行善作行騙」的劣行,其實無論社會各界都俯拾皆是,披著羊皮的狼,說著歪理的人,已經所在多有,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早已蕩然無存。「佛法僧」原來真係三寶,因為現世似乎已經全部都無。做和尚不修出世佛經,卻擦鞋抄讀現世報告,貪做行政CEO,真不知有何顏面歸西見佛祖?

我佛慈悲,有位朋友在佛誕祈願身陷囹圄的眾生,「有罪的贖罪,無罪的脫罪。」可惜「罪」已經成為一個「抽象」的用詞,不同年代,不同人物,不同動機,不同政見,便可以想像出不同的罪。同樣的行為,昨非今是還是昨是今非,就只憑人的想像或利害傾斜去界定。「罪」已經不是甚麼對錯標準,是非善惡。現世的老大哥當然看著你,但出世的阿彌陀會否明白你?斷惡修善,問心無愧,人生對錯是非自有天道判定。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因果報應幸好並非抽象更從來不虛!

兩棵樹立了70多年的老樹,不知是生不其地還是長不逢時,不幸處於死地更適逢現世,如果原有的樹幹及圍牆,能夠加點想像或辦法,增強保育和鞏固,可不可以挽狂瀾於既倒?一切未做就大刀闊斧,砍伐淨盡,生命的消亡,實在無奈。特別是那些美好的人與物,在某些土地,往往受最無情的摧殘。看著兩棵老樹的下場,再想想以往建立的種種,是我們不鞏固珍惜、自我摧殘?還是內部已絕對枯朽腐化?斬甚麼?樹甚麼?究竟還剩幾多?

佛陀的誕生,帶來定慧慈悲,因果循環。壞人對待好人儘管沒有慈悲之心,好人看待壞人亦可生出憐憫之情。也許現在得意忘形甚至意氣風發,如果壞事做盡,自然種瓜得瓜,果報一定悲慘「瓜」得。珍惜自己的慧命,珍惜一切的善緣,無須信誓旦旦,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