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醫生譚秦東舉報鴻茅藥酒遭跨省抓捕案又有了新劇情。

中共《刑事訴訟法》規定,對於需要補充偵查的案件,應當在1個月以內補充偵查完畢。5月17日,是譚秦東取保候審後案件退回補充偵查1個月的截止日。就在這之前的5月11日,譚秦東被廣東車陂派出所傳訊了12小時。

據大陸媒體報道,傳訊結束後,譚秦東便開始胡言亂語,回到家後將自己關閉在房間內,並有哭泣、自言自語、情緒失控搧打自己耳光,甚至以頭撞牆等自殘行為。家人被他嚇得不行,趕緊將其送往醫院,醫生初步診斷他的病情為「創傷後應激障礙」。經過兩天的治療,譚秦東的病情稍許穩定,但血壓較高,偶爾還會說胡話。目前,他正在廣東省人民醫院綜合一科接受治療。

人們不免納悶:為何好端端的一個人被警方詢問了之後就突然精神失常了呢?

其實事情早有先兆。

大家還記得嗎?譚秦東剛從看守所出來時曾接受過大陸媒體「局面」的專訪。當時,在看守所孤立無援苦熬了97天重獲自由的他相信「春天來了」,儘管只是取保候審,仍有被判刑入獄的可能,但譚秦東堅持認為,〈中國神酒「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這篇文章寫得值,不再後悔。「舉頭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人不能光為著賺錢昧良心。」這是他面對鏡頭,對鴻茅藥酒管理者最後說的話。

給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譚秦東在整個採訪過程中一直都說自己不後悔,但採訪結束後卻突然問記者:「我這種實話實說的,不會又把我抓回去吧!」這一問真是問得太讓人心酸了!原來,別看譚秦東從看守所出來後自以為「春天來了」,其實並沒有真正擺脫內心的恐懼,這個可怕的怪獸冷不防就會狠狠地瞪他一眼,嚇得他一哆嗦!

譚秦東妻子劉璇的話也充份印證了這一點。據她披露,其實,4月17日譚秦東從看守所被放出來後就有失眠、擔心等症狀,精神狀態已不是很好,「在接受心理干預」。近1個月裏,他們每天都帶著「嫌疑人」的標籤,做人做事都不能自如,就希望能趕緊撤案,給一個說法。

可見,對於重獲自由後的譚秦東來說,最擔心的莫過於「又把我抓回去」,最希望的莫過於「趕緊撤案」。正是在這種背景之下,警方的詢問不但沒使譚秦東原先的症狀減輕,反而突然一下惡化了!

事情很清楚,譚秦東之所以突然精神失常,直接原因肯定跟警方的詢問有關。儘管我們目前並不知道警方在12小時裏究竟是怎麼詢問譚秦東的,但有一點顯然可以肯定,那就是這場詢問不但沒有減輕譚秦東對「又把我抓回去」的擔心,讓他看到「趕緊撤案」的希望,反而加重了這種擔心,打消了「趕緊撤案」的希望。總之,被警方詢問了之後,一直盤踞在譚秦東心底的恐懼又抬頭了。否則,詢問結束後譚秦東原先的症狀即使沒有消除,也理應有所減輕才對,是吧?

這一點從醫生對譚秦東的診斷裏也可以得到佐證。何謂「創傷後應激障礙」?我上網查了查,這是指個體經歷、目睹或遭遇到一個或多個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實際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脅、或嚴重的受傷、或軀體完整性受到威脅後,所導致的個體延遲出現和持續存在的精神障礙。譚秦東先是遭跨省抓捕,接著又被關進看守所,不但失去了自由,還承受著判刑坐牢的威脅,可以說足足被嚇得不輕,雖然後來取保候審,從看守所出來了,但並沒有真正打消心裏的恐懼,緊接著又被警方詢問,不早不晚,詢問後立馬就精神失常了。醫生說的一點沒錯,這確實是典型的「創傷後應激障礙」。也可見詢問中沒受刺激驚嚇怎麼可能呢?

從上網舉報到被跨省抓捕,從取保候審到被警方詢問再到精神失常,譚秦東這一百多天裏的遭遇和心路簡直就是一部電視連續劇,活生生地反映出了在當今中國說實話、真話者會付出怎樣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