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帳戶實名認證為「北京粉筆藍天科技有限公司CEO」的博主@粉筆張小龍在微博上抱怨,表示自己在北京僅個稅交400萬(人民幣,下同)、企業交稅8,000萬,但孩子仍無法上學,痛斥北京的教育制度。該條微博引發社會熱議後被刪除。當晚粉筆張小龍在微博上做出回應,說其本意只是在批評北京的教育制度,沒有任何冒犯北京人的意思。

粉筆CEO微博引熱議

5月22號下午,張小龍發文說,自己沒有北京戶籍,孩子因此不能上北京公立學校,花了2年時間終於申請到私立學校,結果臨入學被告知,5月31號前須有北京學籍。 

他透露自己在北京工作4年,僅個稅就交了400萬、加上企業各種稅,沒有一億也有8,000萬。他說:「沒有享受任何社會福利待遇就算了,為甚麼連孩子上個私立學校也不讓?!這是甚麼政策!」 帖文最後表示,如果這次孩子不能上學,他絕對離開北京,把公司搬走。 

旅美前浙江師範大學教授黃繼豪表示,看似教育問題,其實這是一個人權問題,中共至少觸犯了3條世界人權宣言。 

旅美前浙江師範大學教授黃繼豪:「中國的戶籍制度觸犯了世界人權宣言第13條,人人在各國境內有權自由遷徙和居住,第25條是人人有權享受為維持他本人和家屬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必要的社會服務,教育就是必要的社會服務,第26條第一條款,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第三條款,父母對其子女所應受的教育的種類有優先選擇的權利。」 

這條微博引發熱議,有網友說,條件這麼好,孩子上個學都這麼難,讓我們普通人怎麼活。也有網友說,離開這個流氓統治的國家吧!如果有一點能力和機會我都會毫不留戀的移民。也有一些網友為他的敢言擔心。 

張小龍隨後刪除了這條微博。 

黃繼豪:「中共它害怕人口自由移動,它害怕各種不確定性會導致它失控,它的政策是為維護它自己黨的穩定性服務,在這樣的一個政策之下,不管是有錢還是沒錢,都是一樣遭殃的。」 

22號晚間,張小龍再次作出回應,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希望孩子能正常上學的父親」,確實情緒有些激動,本意只是批評北京的教育制度,如果有北京朋友感覺被冒犯,他表示歉意。

大陸中產階級之憂 

粉筆CEO的不滿並非個例。 

近兩年來,中國大陸來自中產階級和富有階層對這個體制的不滿和無奈不斷湧出:紅黃藍猥褻幼童案、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自殺案、杭州保姆縱火殺人案、雷洋案,受害者無不是中產或中產以上的較富有階層,更遑論頻頻湧現的自殺、墜樓、被關的官員和企業高管了。

有些中產儘最大可能,給孩子買外國奶粉,用零殘留洗護用品,讓孩子吃有機食物,挑選高價格的補習班。各種胎教早教,他們唯一焦慮的是:如何買個學區房,怎麼讓孩子一路名校,出人頭地,但紅藍黃事件讓他們猛然驚醒。

今年中國新年前夕,網絡上熱傳一篇文章《流感下的一個北京中年》,文中顯示家中一人感染嚴重的流感,就幾乎擊垮一個收入還不錯的中產家庭。 

此外,食品安全,各類污染,財產安全,人身安全……各種因素正促使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中產階級選擇移民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