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1989年突發心臟病去世後,引發了「六四」愛國運動。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親眼目睹了胡耀邦發病過程。

1989年4月8日,胡耀邦在出席中共政治局會議時,突然心臟病發作。4月15日,胡耀邦去世,終年74歲。他的猝死引發北京大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中共當局於6月4日動用數十萬軍隊血洗天安門,這就是震驚中外的六四事件。

5月23日,中共自由派大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在《紐約時報》上刊出她與鮑彤一年前的部份談話內容。鮑彤向李南央回憶了當時胡耀邦發病的情景,鮑彤當時就坐在胡耀邦的斜對面,趙紫陽坐在鮑彤的左邊。

當時政治局會議是討論大學的教育問題,會議開始時,一個人唸文件,大家聽,然後做決定。

剛剛開始唸,胡耀邦就舉手說:「紫陽,我請假,我有點不舒服。」趙紫陽立即問:「耀邦你有沒有心臟病?」胡耀邦說:「過去我也不知道,後來我出差到⋯⋯」說到這裏他就講不下去了,就趴下去了(做頭伏在手臂裏趴在桌子上之狀),鮑彤邊說邊示範。

趙紫陽立即對胡耀邦說:「你不要動,你不要動。」馬上又問:「誰有硝酸甘油?」沒有一個人說有。

過了大約兩分鐘,江澤民說:「我從來不帶這些東西的,這次我老伴一定要我帶。」說著就把硝酸甘油拿出來。

鮑彤嘆氣道:「唉,過了兩分鐘。他猶豫呀,拿出來就好像是『我身體不好』,會讓大家覺得他心臟有病。」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硝酸甘油怎麼用,沒有一個人知道。後邊站著的一個工作人員說:「我知道,我知道,放在嘴巴裏含著。」就把藥片給耀邦含進去了。這個時候胡耀邦根本不會說話。

趙紫陽立即要求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通知大夫來。中南海的醫生趕到後,在懷仁堂舉行的政治局開會議轉到常委會開會的勤政殿繼續開,懷仁堂留給醫生搶救胡耀邦。

鮑彤說,胡耀邦發病大概在9點到10點之間,到了12點左右的時候,溫家寶跑過來,說:「搶救過來了。」

鮑彤說,胡耀邦後來的去世是因為上廁所,便秘,使勁撐,心臟又發生了問題。

鮑彤否認了當時學生中流傳的說法,說胡耀邦是在政治局的會議上氣死的,因為激動,犯了心臟病。

但外界普遍認為,胡耀邦突發心臟病去世,與中共高層不斷批鬥他有關。胡耀邦1980年上台後,他的一系列打擊太子黨腐敗活動,引起很多中共元老的不滿;同時,胡耀邦公開說「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在中共十三大上就可以實現,這讓鄧小平也非常不滿。

1986年底至1987年初,中國各地爆發八六學潮,合肥、武漢、上海、北京、昆明、廣州、天津等17個大中城市,爆發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倒,反腐敗」的口號聲,震驚中南海。

八六學潮引起了中共元老的震怒,他們認為胡耀邦縱容了知識份子的「資產階級自由化」,胡耀邦應該對學生運動的失控負責,要求其辭職。鄧小平曾責問胡耀邦:「你難道沒有責任?」

1987年元旦當晚,鄧小平將陳雲、薄一波、彭真、王震、宋任窮等中共元老召集到家裏,商議胡耀邦的去留問題。

1987年1月10日至15日,在由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主持召開的「黨內生活會」上,二三十名高級官員連續幾天指責胡耀邦的「問題」。

薄一波在會上率先發飆,當眾斥責、辱罵胡耀邦三四個小時,還給胡耀邦歸納了「遊山逛景,嘩眾取寵」等「六大罪狀」。楊尚昆、王震指責他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鄧力群發言五個小時,痛斥胡耀邦的「作為」;宋任窮批判胡耀邦對鄧小平的態度等等。

在連續六天的批鬥之下,政治局於1月16日召開擴大會議,以舉手的方式批准了胡耀邦的辭職,並推選趙紫陽為代理總書記。

《炎黃春秋》曾刊登胡耀邦政治秘書劉崇文的回憶文章說,胡耀邦生前最後半年裏對此次揭批會一直心有餘悸,總覺得對他的批評還沒完,心存恐懼,憂傷苦惱,鬱悶壓抑。

胡耀邦下台不到三個月,就在政治局會議上突發心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