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夫婦在墨爾本華人圈裏小有名氣。多年來投資房產的成功、教育他們身體不好、資質一般般的孩子出現奇蹟,大法讓他的孩子身強體健、開智開慧,加上夫婦倆樂於助人的開朗性格,使他們成為朋友們仿傚的對像。

Sam和太太Annie雖然都快60歲了,但看起來非常年輕,充滿活力。夫妻倆都在北京出生,青梅竹馬,一起在軍隊大院長大。

「我是1995年來澳洲和Sam團聚的,他1990年就來了。」開朗健談的Annie手捧一杯熱茶,在幽幽的茶香中,將他們的故事娓娓道來。

Sam夫婦合照。(Sam夫婦提供)
Sam夫婦合照。(Sam夫婦提供)

「我在國內就對氣功之類的特別感興趣,那時候各種名目的氣功講座特別多,軍隊家屬很多人都練。我媽媽也喜歡,到處去聽,然後就把我當她的學生,無論聽到甚麼,回來就第一手教我。」Annie笑著說。從小她就對修煉的書特別有感覺,一直在找尋生命的真諦,找尋能引領自己返本歸真的正法正覺。也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她耳濡目染地練過幾種氣功和密宗等其它法門。

1998年Sam的一位朋友借給了他們一本《轉法輪》,Annie一看就特別喜歡,只用兩、三天的時間就將《轉法輪》看完了。

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中明確指出「不二法門」的問題,Annie當時在其它宗教中修行,所以她面臨到底要選擇哪一門。「在猶豫了幾天之後,我想先把法輪功都了解透了再決定,就把師父當時所有出的書都看了。」Annie說。

「當時師父的講法有幾句特別打動我的心,師父講,修煉就是修這顆心,還有就是『修煉』這兩個字,甚麼叫『修』、甚麼叫『煉』,不是我們以前理解的『修煉』就是一個名詞。所以當時我就明白了『修』與『煉』的關係,一下子就打到我的心裏,我覺得這個功法就是,你不在師父的身邊,但你只要修心,師父就管你,所以我就放棄了其它宗教。」Annie堅定地選擇了法輪功,Sam也和她一起成為了大法弟子。

得法受益奔波各地講真相

修煉法輪功不久,Annie的咽喉炎、小葉增生、腰部骨質增生都不知不覺地好了,胸部腫塊也消失了。Sam因遺傳了家族性鼻炎,以前一直困擾他的流鼻血,在煉功後也消失了。

正當Sam一家人每天美滋滋地習煉法輪功時,江澤民因為一己之私,於1999年在中國大陸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由於信息封鎖,外界無法了解實情,海外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制止迫害,開始自發地組織了很多講真相的活動,讓人們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身在墨爾本的Sam夫婦也與眾多法輪功學員一起參加了很多講真相的活動,例如在中領館前靜坐、參加「SOS」步行活動等。2004年,墨爾本成立了腰鼓隊,這個後來在很多大型遊行中備受歡迎的具有濃厚中國特色的隊伍,使用的就是Sam夫婦出資訂購的三十支腰鼓,並一直沿用到今天。

在Annie記憶中,那時一年到頭就是奔波於澳洲各大城市,甚至世界各地。「2004年在美國曼哈頓講真相,我們帶著孩子在美國一住就是一個月;2004年全世界律師年會在紐西蘭召開,從美國回來,印象中沒在家裏待多長時間就又去了紐西蘭……」雖然旅途奔波,但他們並不覺辛苦:「這更多的是出於一種使命感,我們就覺得應該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應該這樣做。」

「笨孩子」身強體健開智開慧

由於Sam夫婦修煉法輪功,一雙兒女也在他們的引導下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來規範自己的品行。特別是兒子Eddy,大法讓他強身健體、開智開慧,奇蹟不斷。

說起撫養兒子的經歷,Annie感慨萬千:「Eddy小時候身體特別不好,從五個月開始就一個月病一次,非常難帶。到澳洲來之後也是,我的同學看見我兒子之後都說這孩子和難民一樣,太瘦了。」為了兒子的健康,Annie給兒子吃了很多營養品,但身體依然不好,直到他們開始修煉法輪功,Eddy的身體才徹底地好了起來。

曾經在國內擔任教師的Annie,非常了解兒子的資質:「他真的不聰明,只能說是一般般的孩子。大法給他開智開慧,不知不覺中,他變聰明了。」

當年Eddy小時候的一件事至今讓Annie印象深刻:「我姐家的小孩非常聰明。有一次我去我姐家,我姐夫就教我兒子唸詩,我兒子唸了一天也沒唸會,我姐夫就對我說:『你就把他當個殘疾兒養著就算了!沒見過這麼笨的孩子,教了一天也沒學會!』我估計我姐家的小孩肯定是教一、兩遍就過目不忘了。」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當年這個別人嘴裏的「笨孩子」在學煉法輪功後,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父母都喜歡教孩子背詩詞,Annie也不例外。但她教的不是「床前明月光」,而是帶著小Eddy背誦李洪志先生所著《洪吟》裏面的詩。Annie回憶道:「我記得背的第一篇就是《苦其心志》,就這一篇,我就教了他整整一個星期才背下來。」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很慢,Annie從不灰心,一直帶著兒子一遍一遍地背,每次學新詩之前先把舊的溫習一遍,Eddy就這樣將《洪吟》和《洪吟二》兩本著作熟記於心,神奇的事情也在這時發生了。

「大法真的是太超常了!我們就感覺孩子在一點一點地開竅了。開竅體現在甚麼地方呢?兒子初中畢業時竟然考上了墨爾本市立精英公校。」

其實,在Annie這個做媽媽的心裏,根本沒指望兒子考上這個尖子生雲集的精英中學。兒子能順利考取,讓Annie意識到Eddy在大法中不知不覺地變聰明了。

澳洲學校通常鼓勵學生學一門體育或音樂,所以Eddy開始學吹薩克斯風。等到薩克斯考過八級之後,從高二開始,他又開始學吹雙簧管,並且僅僅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就考過了五級。雖然正值高中的緊張時期,但Eddy將學習和學音樂的時間平衡得很好,畢業時順利考入了很多學子夢想進入的莫納什大學經濟系。學習了兩年後,因為對雙簧管的熱愛,Eddy又再次奇蹟般地考入了世界排名前50、全澳排名第一的大學——墨爾本大學深造雙簧管。由於成績優異,他每年都拿到獎學金。

Eddy大學一畢業,就考入了畢業生擠破頭都難以進入的澳洲皇家海軍軍樂隊(Royal Australian Navy Band)。Eddy沒有安於現狀,他還有更高的追求,正在攻讀雙簧管的碩士學位。

說起對兒子的教育過程,Annie發自內心地感謝法輪功創始人:「看到Eddy順利地走在人生路上,真的是師父給他開智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