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不到一星期,先後兩名本港記者在中國大陸採訪時遭到不明人員的暴力毆打,引發外界廣泛關注。業界人士表示,中國從來就沒有輿論自由空間,外媒記者接連被打,社會的輿論環境將更加黑暗。

5月16日,北京維權律師謝燕益因代理銀川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上訴案,被當局指涉違規行為,北京市律師協會就此召開聽證會。

當天,多名境外記者跟隨謝燕益夫婦赴聽證會採訪,遭到北京警方暴力阻撓。其中Now TV新聞台駐北京攝影記者徐駿銘在採訪過程中受到便衣等警察暴力毆打後被押上警車帶走。在被警察控制數小時、被迫簽下悔過書後,徐駿銘才被釋放。

而在之前的5月12日,即汶川地震十周年當日,有線電視新聞組記者陳浩暉在四川都江堰聚源中學舊址採訪時,遭到被指是當地村官毆打,身體多處受傷。

短短幾天就發生兩宗毆打港媒記者事件,引發外界強烈關注。國際記者聯合會(IFJ)以及香港記者協會(HKFA)16日發表聲明,譴責港媒記者在京採訪遭毆並被強行拘押事件,以及記者在都江堰被毆事件,要求特首向北京施壓。

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對大紀元表示,香港記者在中國大陸採訪,地方政府敢出手毆打記者,事件本身說明,香港記者在中國大陸正當採訪的空間逐漸被壓縮。

林雲飛說,近年香港遭中共嚴重打壓,如果香港記者的採訪內容觸及到中共的敏感問題時,「地方政府就會行使一些野蠻的手段去打壓、逮捕。香港公民在大陸採訪被毆打不會是最後一次,以後香港記者在中國大陸採訪人權律師及相關敏感案子,被毆打的情況會進一步增加。」

早在2009年,就曾經發生多宗港媒記者在中國大陸遭到中共公安的騷擾、誣蔑、毆打。

2009年7月,《南華早報》記者在烏魯木齊採訪時被公安拘捕;8月12日,Now新聞台記者黃嘉瑜採訪四川異見人士譚作人案,被公安以「涉嫌藏毒」為由搜查酒店房間,記者被困七小時。9月4日,無線電視記者林子豪及攝影記者劉永全、Now新聞台攝影記者林振威在烏魯木齊採訪遭武警拳打腳踢,其中無線電視記者林子豪更被武警用槍指嚇,其中兩人被反綁雙手跪在路邊。有線電視記者拍到現場畫面,在媒體反覆播放,引起全港震驚。

林雲飛表示,此次記者被打事件也折射出整個中國社會的輿論環境在大收縮。「現在很多意識形態的東西又被搬出來,加上很多高官是從宣傳部門提拔上來的,因此在新聞宣傳這個領域的管控就會更加嚴厲、空間會更加封閉,對境外記者的干預會加強,記者在華採訪空間會受到更大擠壓。」

1月30日,北京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發佈了2017年在華工作環境報告。報告稱,2017年,在受訪的外國駐華記者中,超過40%的記者認為在華採訪環境惡化,而2016年這一比例為29%。

此外,在2017年前往新疆採訪的受訪記者中,73%的駐華記者被官員告知報道被禁止或限制,這一比例在2016年僅為42%。

大陸調查記者黃金秋對大紀元表示,記者是一個社會的良知,記者的主要工作就是發現真相,「任何對媒體的暴力恐嚇、打壓行為只能說明其做賊心虛、想掩蓋真相」。

黃金秋說,在中國從來就沒有輿論自由空間,新聞輿論一直遭受打壓,「國內記者被打被迫害的就更多,包括揭露地溝油的記者被捅了十幾刀死在水溝裏,很多揭露貪腐的記者都被抓捕,我以前做維權報道訪民去北京上訪,被警方騷擾驅趕。所以,在中國做媒體輿論監督是非常困難的。」

無國界記者組織上個月發佈的2018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顯示,中國的新聞自由指數維持在第176名,排名全球倒數第五。排在中國之後的國家依次為敘利亞、土庫曼、厄立特里亞、北韓。

黃金秋表示,現在馬列主義這部份人控制了中國輿論陣地、控制了中國的政法隊伍,導致中國司法黑暗、意識形態宣傳方面的黑暗,未來或許「整個社會的輿論環境會更加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