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就「倒插國旗」事件提出譴責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議案,民主派議員表明反對,批評建制派提出動議是赤裸地打壓政治異已的行為,意圖以此DQ民主派議員,對反對意見趕盡殺絕。動議最後在非建制派的反對下被否決。

立法會昨日下午正式辯論譴責鄭松泰議案,在議員發言前,公民黨郭榮鏗提出規程問題,指民建聯主席李慧琼桌上的國旗及區旗,不符正式規定。但遭主席梁君彥打斷稱:「這個不需要你提醒。」郭繼續指,根據正式規定,國旗必須高於區旗,且面積須比區旗大,指出李慧琼的做法不尊重國旗,但梁反指不是規程問題,拒絕處理。

接著首位發言的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明反對譴責議案,他強調不認同鄭松泰倒插國旗的行為,但其行為早前法庭已做出懲處,他批評建制派企圖提出譴責動議去取消鄭的議員資格,是法庭之外變成欲加之罪:「是赤裸地打壓政治異已的行為。」他指一年半前謝偉俊提出有關動議時公民黨已表明反對,因鄭「倒插國旗」行為並非大過:「建制派小事化大,以此作為借口,實際是DQ議員削弱反對意見為目標。」

憂譴責成打壓少數派工具

他並批評建制派強行成立一個全是自己人的調查委員會,結果出來的報告內容理據薄弱並自相矛盾。又指,立法會過去沒有就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詞作出定義,指調查委員會要確立此指控,必須有充份證據,否則會導致一個嚴重的後果,就是為取消一名由數萬名選民選出的議員資格,立下先例,令譴責動議成為多數派打壓少數派的工具。

他表示,鄭松泰「倒插國旗」可能有很多原因,表達以國旗代表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的某些行為,或是手持國旗的建制派的某些言論,不能因此行為就斷定其是分裂國家不遵守誓言:「這是欲加之罪的做法,是對反對派趕盡殺絕,為威權管治鳴鑼鼓道的行為。」他並指威權社會有三大特質:「一是有一個行政霸道的政府,處處以效率及發展的名義去踢開一切批評政府施政的異己。二是有一個以國族為中心的政府,處處以國家之名欺壓百姓。三是有一個偏幫政府的議會,所有事情皆包裝成多數人的民意,在議會內以大欺小,在議會內行使多數票的暴政。」

香港本土議員毛孟靜表示,自己認同要譴責鄭松泰,形容有關行為「幼稚」,但若要剝奪其議席,則是太離譜。她批評李慧琼的發言是「九唔搭八、不知所云」,「用舊的指控去扣新的帽子」。她又反駁李慧琼指鄭松泰非民主派獨斷獨行,但強調「民主」就是要相信不同異見,「如果人人都唱同一個音階,其實你是沒有真正的和諧聲音,即是一黨專政,全部都是紅色」。

梁繼昌也代表專業議政表明反對動議。最後立法會在民主派24票及醫學界陳沛然反對下,否決針對熱血公民鄭松泰倒插國旗區旗事件的譴責動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