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在尋求縮減對華貿易逆差的行動中,凸顯出這兩大經濟體之間各種商品進口關稅的差異。而在中國高速發展的經濟及其工業政策,這種關稅的不對等備受質疑。

白宮高級經濟官員本月訪華,開啟解決兩國貿易爭端的談判,美方施壓北京每年減少1,000億美元雙邊貿易逆差。預計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本周訪美會繼續談判。與此同時,美國也開始因對華關稅舉措而受影響的美企召開為期3天的聽證會。

《華爾街日報》報道, 中國於201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1996年至2005年期間,其關稅下降了約60%。自那以來,中國的關稅一直徘徊在比美國高約兩倍的水平。

根據WTO數據,近幾年來,按照雙方最惠國條款﹐美國的平均關稅在3.7%左右﹐而中國約為10%。

特朗普3月份曾表示:「我想用的詞是互惠。中國對進口汽車徵收25%關稅,而美國只對進口汽車徵收2%關稅,這不公平。」

該媒體對可比較關稅進行評估後發現,北京當局在調降主要產品關稅方面還有很大努力空間。

北京當局對進口農產品維持最高關稅,對進口玉米徵收65%的關稅;而美國對玉米進口不徵收關稅。

為了報復特朗普總統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北京日前宣佈將玉米關稅再上調25%。

美國大豆出口到中國享受3%的較低關稅。但中共政府已表示,將把美國進口大豆關稅提高25%。而美國不徵收大豆進口關稅。

此外,北京還維持對家電6%-30%不等的最惠國關稅稅率;美國針對進口家電的關稅稅率約為3%。

當然,並非兩國所有商品的關稅稅率都有如此大的差異。美國對進口服飾徵收較高關稅,約在10%-29%之間。中國對進口服飾的關稅稅率與此相仿,為10%-25%。

中國對進口葡萄酒實施65%的最惠國稅率,但目前已降至14%,並每年進行評估。而美國對進口葡萄酒不徵收關稅。

美國也有些保護行業,例如花生。這是美國東南大部份重要農業區的支柱。

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首席亞洲經濟學家Alicia Garcia Herrero認為,特朗普最終的談判目標是想讓中國朝市場經濟的方向更進一步。但對於談判的美中官員來說,未來的談判可能是漫長而艱難的。◇